当前位置:首页 >  > 艳囮

艳囮

来源: 时间:2018-12-06 20:50:01

艳囮

明神宗万历年间,扬州徐氏在京师任工部侍郎,死后不久,邻家来一沈老太婆,一天来徐家串门,说自己有一子沈瑀,是国学生,善于鉴别古玩,现在郑贵妃之兄郑国泰皇亲家当门客,她也常到郑皇亲家去,知道他有一娇女名赛姑,年已十八尚未许人,要同貌才双绝、并有官职的名门之子为婚。她说徐氏少子必可中选。第二天沈瑀来拜访,人物俊伟,谈吐娴雅,与徐生(徐氏少子)相谈甚洽。徐知沈善识古器,将自己古玩罗列供沈鉴赏,沈又在徐生处极言赛姑之美,徐颇动心。中秋之夜,沈家院中艳妆少女济济一堂,将一极端标致的丽人围绕在中间,气度高贵,徐氏母子在楼上窗前一一望在眼里。第二天沈老太婆到徐家说昨晚降临的就是郑皇亲的爱女赛姑,是去大兴隆寺进香归程中路过进来看看。这时徐氏母子已被赛姑的富贵和美貌所迷,请托沈老太婆为之撮合,老太婆立即承诺,并于次日即去郑皇亲家,商订于下月初一日在女贞庵见徐生。到时徐生盛装前往,郑夫人及赛姑见了徐生,双方满意。请沈氏母子去议定聘礼为二千两银子,四百端彩帛,另外给岳父母、内兄各以古玩数件,并指定要徐的传家宝双玉狮衔环。为了巴结皇亲,徐家也忍痛献出。沈又说皇亲叮嘱聘礼不送府第,而送上东门别第。届时簪花披红,热热闹闹,将聘礼财物送到上东门。后来沈家来要媒钱,先给八十两银子,后来又加绵帛四端、宝簪一对。第二天沈氏母子还来道谢。不久即音讯杳然。过了一个月,徐母从楼上看沈氏院内,空无一人。再到皇亲别第观看,门已上锁,邻居说这并不是皇亲别第,而是王阁老空宅,供人办事使用的。再去皇亲府第打听,既无姓沈的为门客,也没有沈老太婆常至家走动,方知受骗。

相关

上一篇:名捕传

下一篇:王天冲报仇

声明:艳囮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