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睛雯屈夭

睛雯屈夭

来源: 时间:2018-11-09 07:50:01

睛雯屈夭

王夫人见宝玉的丫头晴雯纤纤细腰,瘦削肩儿,眉眼好似黛玉,又聪明透顶,伶俐十分,心里就不喜欢。宝玉的屋里人袭人又暗中加码,在王夫人面前说她轻狂。王夫人以“狐狸精”的罪名叫人把她从病炕上拖下来,撵了出去。晴雯父母早丧,十岁时赖大买来,见贾母喜欢,就孝敬给贾母。她在大观园时就重病在床,撵出以后,住在她表哥家,无人照料,反而受着哥嫂夹七夹八的胡噪,病情更为加重,只剩下一口气,奄奄待毙了。宝玉与晴雯虽为主仆,情同兄妹,性情相投,这一撵出,他心里难分难舍,悄悄出来看望她。宝玉进得屋来,见她睡在一领芦席上,不禁掉下泪来。她病体沉重,刚朦朦胧胧入睡,忽闻有人唤她,强展双眸,见是宝玉,又惊又喜,又悲又痛,一把死攥住他的手,哽咽了半天,方说道:“我只道不得见你了!”宝玉感动得热泪直流。晴雯呜咽道:“我已知道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我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咬定我是个‘狐狸精’!我今儿既担了虚名,况且没了远限,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时——”说到这里,气往上咽,便说不出来。两手已经冰凉。宝玉又痛又急,又害怕,便歪在席上,一只手攥着她的手,一只手轻轻给她捶打;又不敢大声叫,真是万箭攒心。半日晴雯才回过气来,把手用力拳回,搁在口边,狠命一吱,只听咯吱一声,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咬断,将指甲搁在他手里。又回手挣扎着,连揪带脱,在被窝内,将贴身穿着的一件旧红绫小袄儿脱下,递给宝玉。宝玉会意,连忙褪下自己的袄儿,把她的这件穿上。晴雯睁眼道:“扶我起来坐。”宝玉只得扶她,哪里扶得起?好容易欠起半身,晴雯伸手把宝玉的袄儿往自己身上拉。宝玉连忙给她披上,拖着胳膊,伸上袖子,轻轻放倒,然后将她的指甲装入荷包里。晴雯哭道:“你去罢!今日这一来,我就死了,也不枉担了虚名!”宝玉走后,晴雯直着脖子声唤一夜,五更时永远地离开人间。晴雯死后,大观园里的丫鬟或死或卖或撵,竟是星落云散。

上一篇:野叟曝言

下一篇:黛玉归天

声明:睛雯屈夭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