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聪明少年唐伯虎》大闹新书院(10)藏书楼捉鬼3

《聪明少年唐伯虎》大闹新书院(10)藏书楼捉鬼3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20-07-27 19:01:57

 《聪明少年唐伯虎》大闹新书院(10)藏书楼捉鬼3

 
  上午,唐伯虎除了按照沈先生的安排准备晚上的行动,还是若无其事地继续上课。祝枝山等江南才子三人组见了他,又谈起昨晚扮鬼的事情,小龙也不知小虎半夜又回到藏书楼,还代替哥哥一一拆穿他们扮鬼的破绽。祝枝山说“可惜我们只用了甲方案,乙方案还没来得及用就被拆穿了,一点都不好玩!”
  说着,大家笑了一回。
  很快,又到了半夜,唐伯虎和沈石田师生进了藏书楼,又听见地底下传来“咚咚咚”的声音。
  “小虎,你听到了吗?”
  “听见了,是挖掘打洞的声音。”
  师生正在低声说着,地下传来“轰隆,哗啦哗啦;咕咚咕咚。”小虎说:“老师,您听,石门已经打开了。”
  “快,我们快去入口。”
  唐伯虎手持宝剑,沈先生提着灯笼,朝藏书楼后面的一个杂物间走去。正走着,一阵阴风吹来,吹灭了灯笼;“呜呜呜呜”一阵鬼叫,昨夜那个鬼又出现了。接着,窗户纸被捅破,一根小竹管伸进来,一些毒气吹进来。
   “哎呀,我晕。”
  “啊啊,我也好晕。”
  师生两个几乎同时倒地。
  “大哥,快来呀,墓道打开了。”
  “老二,爹呢?”
  “进去了。这两个人怎么办?”
  “别管他们,让他们睡到天亮!”
  被称作大哥的那个人转身走出藏书楼后院,唐伯虎和沈石田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跟踪上去。原来,唐伯虎弄清了沈老师和自己突然睡着的原因,是装鬼的人从窗外用竹管朝里面吹出迷魂烟雾,他们才昏睡的。今晚,他们已经有了防备,鼻子里塞了防毒棉花,那人再朝屋里吹出迷魂烟雾时,立即闭嘴屏住呼吸,还装作已经昏睡。其实,下午他们就已经查明藏书楼后院地上有碎土,大概推断地下的声音应该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只是,他们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问题所在。现在,他们悄悄跟踪那个哥哥,只见他朝几口巨大的水缸走去,然后钻进一个洞口消失了。唐伯虎师生走近一看,哦,终于明白了!原来,藏书楼为了防止火灾,特意在后院摆放了几口大水缸,水缸里平时都装满了水,火灾发生时,就用水灭火!
  沈石田低声说:“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有人在挖洞盗墓!”
  “对,洞口居然在水缸下面,够巧妙的。”
  “跟上去!”
  一条很狭窄的通道,就像一根水泥管,人体刚刚只能在里面爬行。为了不惊动盗贼,沈石田师生等那人进入以后,悄悄跟着爬进去。大约爬行了两丈多远,前面传来灯光,再爬行几步,他们看到,前面是一个比较开阔的空间;下面是一个竖井,竖井很深,有一丈多高,一把梯子前端露在井口外面。一个人站在井口,用绳子从里面拉起一个蔑篓子。
  “不准动!”
  唐伯虎大喊一声,朝井口那个人冲过去,准备制服他。那个人被突如其来的喊叫吓呆了,真的站着不动了。沈先生也走过来,对着竖井喊叫一声:“下面的人听着,不准动,你们跑不掉了,一个个上来!小虎,先把他绑了!”
  “老实点!”
  小虎反抓着那个人的双手,沈石田开始用绳子捆绑。可是,突然之间,身后闪出一条黑影,“碰碰”两声,一根棒子分别砸在沈石田和唐伯虎的头上,他们顿时踉跄起来,可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身后那个人飞起两脚分别踢在两人身上,“啊—啊---”冷不防中,沈石田和唐伯虎先后栽倒进竖井中。
  “快,把洞口封死!”
  “可是,大哥,爹还在下面!”
  “管不了啦!快!”
  哥哥说着,开始推动一块巨大石门,老二也来帮忙。石门缓缓移动,已经关闭了一半。竖井下面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老大、老二,快让我上去!”
  “爹,对不起了,我们不想被抓!老二,快呀!”
  “让我上去,你们两个畜生!快放我上去,救命啊----”
  声音从石门闭合之前的缝隙里传出,越来越微弱,那声音交织着愤怒、恐惧、绝望等情绪,却被井口上面的人残忍地忽视了。两兄合力用石门封堵住了井口,把竹篓里的东西倒进口袋,吹灭墙壁上插着的油灯,提着火把从水泥管一样的通道爬进了出去;接着,是地面上洞口被巨大水缸封死的声音。
  再说竖井地下,也就是古墓墓道中,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抬头看着被封死的巨大石板,老泪纵横,垂足顿胸,声嘶力竭哭喊:“畜生啊,畜生!呜呜呜!为了钱财连亲爹都害死呀!我前世做了什么孽呀?怎么养了这样两个畜生啊!呜呜呜!想我刘省吾也是个秀才,为了这两个不孝子居然盗墓!死了都没脸见列祖列宗啊!呜呜呜呜!”
  “刘秀才,想不到真的是你干的呀!”沈石田苏醒了,他坐起来,推了推身边躺着的唐伯虎,焦急地喊叫:“小虎,快醒醒!”
  “我没事。沈老师,您没事吧?”小虎站起来,看看蹲在地上哭喊的刘省吾,问道:“老师,您怎么知道是他?”
  沈石田探口气说:“唉,半个月前他找过我,说是要借几本书给小儿子读,让我带他来过藏书楼。来了以后他楼上楼下、屋前屋后到处看。哦,对了,他也查看过早上我给你看的《苏州地方志·五代吴越志》。当时我怎么就没想到他是预谋的呢?”
  “沈老师,这么说,藏书楼下面有古墓,您早就知道?”
  “是啊,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我们家祖辈就是吴越王的大臣。吴越王钱俶被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杀死以后,他本人埋在洛阳,而他的后妃还埋在苏州,这个古墓就是他的一个贵妃的墓葬,比吴越王早死,因此,墓葬里有不少陪葬品和珍贵的文物。刘秀才呀刘秀才,想不到你也会做刨坟掘墓的事情!”
  “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呀,呜呜呜呜,都怪两个畜生儿子啊!”
  唐伯虎呵斥道:“哭什么?站起来说话!”
  沈石田也说:“快带我们看看墓室!”
  刘秀才站起来,手里举着松油火把,照亮了整个墓室。沈石田和唐伯虎跟着他来到墓室。墓室规模不大,有一个主墓室,两边还有侧室,零散地摆放着一些陪葬品,有车马和两个侍女的雕塑,还有油灯、梳妆台、酒坛子、瓜果盘等;墓壁上还有壁画,画的是春天贵妃出行踏春的景象,画工一般,但场景比较生动,画的颜色也很鲜艳。主墓室中间有一个两层棺椁,外层的椁已经撬开,内层的棺材还没撬开。
  作为小画家,唐伯虎被壁画吸引,赞叹道:“好漂亮的壁画呀!”
  “是啊,这是五代时期的作品,以后我们可以好好研究研究。终于看到那个时代的真迹了,可能宋徽宗也是学的这种画法吧?真是天赐良机呀,哈哈哈。”
  “是啊老师,太好了,哈哈哈!”
  “我们马上就要闷死了,你们还笑的出来!等死吧,报应啊,呜呜呜!”
  唐伯虎坚毅地说:“胡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定有办法出去的!”
  “小虎说得对,刘秀才,现在我们一起想办法出去!”沈石田从刘省吾手里接过火把,带头四处查看,三个墓室看来没有出路,他们三个回到竖井里,抬头看着井口,井口被巨大的石板给封堵住了。
  “老师,我先上去看看!”
  “好的,小心点!”
  小虎顺着一丈多长的竹梯爬上去,快到井口时双手用力托举,嘴里喊叫着“嗨嗨,嗨---”但是,石板很重,任凭小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纹丝不动。“太重了,动不了啊。我再试试用宝剑撬!嗨嗨嗨嗨!”小虎从腰间拔出宝剑,试图从石板与井口的缝隙中撬动,但是,井口也是花岗岩石头,与巨大的石板门咬合在一起,根本动不了。扭头对井下说:“老师,看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撬不开石板门的,要是你们两个也能上来一起用力可能还有希望。”
  沈石田抬头,说道:“是啊。可是,只有一把梯子,不能站两个人,再说,井口也只能容一个人啊,怎么办呢?”
  “小秀才呀,算了,别费劲了,撬不开的!那个石板就是墓室的门,我们父子三人在上面用了两个晚上才撬开的,你一个人从下面怎么可以打开呢?哈哈,也好,反正出去了我也要坐牢,也好,到了黄泉路上有你们两个读书人陪伴,我们一起到地府靠进士吧,哈哈哈哈!”刘秀才绝望地又哭又笑。
  “刘秀才,你这是什么话呀?你们父子作恶盗墓,凭什么拉别人一起陪葬?”唐伯虎从竹梯下来,生气地推了刘省吾一把。
  刘秀才从地上坐起来,现在表情反而轻松了,笑着说:“哈哈哈,这也不怪我呀?你们不追查,放我们父子拿些东西走,我们发财,你们平安,大家都好呀,现在可好,都只能死在里面了。”
一向好脾气的沈石田叹口气,摇着头说:“子曰:非礼勿听,刘秀才,你也是个读书人,这种龌蹉的话也能说出口?刘省吾啊刘省吾,你的名字叫省吾,反省自己,你怎么到现在一点悔悟也没有?”
  “唉,我也后悔呀!本来我家世代耕读传家,考不上举人,做不了官我只能认命,安心做一个农民,想把两个儿子培养成读书人。谁知这两个畜生天生不爱读书,还好逸恶劳,这两年沉迷赌博,把家里的田地房屋都卖了还了赌债,最近又欠下赌场几十两高利贷,不还钱人家就要砍掉他们的手脚!可是,家里早就一贫如洗了,拿什么还?天下哪个做父母的忍心看着儿子被人打成残废?实在没办法,我才打起了藏书楼下的贵妃墓的主意。”
   “哈哈哈,你担心儿子的死活,他们管你的死活了吗?”
  小虎愤然,又伸手又要把刘省吾推倒,被沈石田拉住了。说:“大家都冷静点,现在首要的是要想办法出去。”
  刘秀才再次启动又哭又笑的模式:“出去?出不去了,等死吧。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呜呜呜。”
  我们先休息一下,节省一点体力,没法出去就只能等着外面的人找过来了。”
  沈石田的话提醒了唐伯虎,他喊叫一声:“赶紧把火把灭了!”
  刘秀才问:“为啥要灭灯啊?黑漆漆你们不怕吗?”
  “点灯要消耗氧气!”唐伯虎从刘秀才手里夺过火把,放在脚下踩灭了。墓室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因为是在很深的地下,显得特别安静,三人之间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安静了好久,沈石田问了一句:“刘秀才,既然你是盗墓人,应该有经验给自己留条出路的。”
  “经验,哈哈哈,老师,论盗墓,他就是个菜鸟!”看见刘省吾沉默不语,小虎接过话头说。“我读过一些盗墓笔记,过去,父子一起盗墓,墓室挖开后,都是儿子在井下取宝物放在篮子里,父亲在井上用绳子拉上去,这是规矩。”
  “为什么?”
  小虎笑着回答:“因为担心儿子丧尽天良啊!像今天这样,儿子拿到财宝后埋掉父亲的事情古时候出现过很多次!而儿子是父亲的希望,父亲必须在井上。”
  “哦,老师懂了,盗墓也有这么多讲究呀?看来,他还真是个菜鸟,呵呵呵。”
  再说那对盗墓的兄弟,拿到陪葬品后,他们既没逃走,也没有回家,而是又直接进了赌场。古代,赌场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有一些人是托,负责拉人进来参赌;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赌场故意放水,让新来的赌徒赢钱,尝到甜头人就会再来。因为,所有赌徒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就是钱来得太容易了!赢钱后花天酒地,很快花光,花光以后继续来赌,以为还能赢。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赌场十赌九诈,几乎所有的赌局都有专人作假,很多拉客进来的人就是托,陪着赌客一起输。赌徒还有一个心理,输了就想翻本,继续赌。最坏的是赌场里有放高利贷的,现场借钱让你赌,借的钱利息高得吓人,赌红眼的人只想赢钱翻本,根本不顾利息,只想赢钱还债。可是,赌场怎么可能让你赢回去呢?最终,只能是输了再借,利滚利,欠赌场越来越多,卖掉田地、房产等所有东西都不够还债,甚至,还有卖儿卖女卖老婆的!要不,怎么说赌博是绝对不能参与的呢?这对兄弟输红眼连亲生父亲都埋进古墓了!他们拿到陪葬后,赌场老板立即找来当铺老板,让他决定值多少钱。
  刘家兄弟拿来的除了几个金首饰,还有玉镯子,还有一个唐三彩的马。当铺老板也是古玩专家,他知道唐三彩马价值几千两银子,却说全部东西只能值三百两银子。兄弟中老大还说:“不止吧?这可是古墓里的东西,起码要值一千两,不行等我找古玩商问问。”
  “不想卖?行啊!今晚你们别赌了,等明天你卖掉再来。不过,你兄弟两个欠的银子已经半个月了,把账本拿过来!”赌场老板从马仔手里接过账本,打开,皮笑肉不笑地说:“刘老大,欠五十两银子,二十天,利滚利到今天要还一百二十两;刘老二,欠三十六两,十五天,利滚利,今天要还九十五两;你兄弟两个加起来今天要还两百一十五两。现在还,我发善心,算你们两百两吧,当铺老板给三百两,你们还有一百两啊,还可以继续玩啊,你们看看,今天庄家运气不好,那些人全都赢钱了!”
  “大哥,三百两不少了,我看还是卖了吧?”刘老二的手早就痒痒了,他看到庄家今晚手背,每次都输,很多人都赢钱了,就劝大哥。刘老大内心又何尝不痒痒呢?自从进门后,嘴上一直在跟当铺老板讨价还价,眼睛却看着赌桌上猜单双的色子,一连三次庄家摇动杯子,揭开盖子以后,他都猜中了!心想,要是进门就下注,现在都已经赢了一百多两了!哪里还在乎讨价还价?算了!想到这里,他一咬牙,说:“三百两,成交!”
  “爽快!”赌场老板和当铺老板对视一笑,一起目送兄弟俩拿着一百两银子坐到赌桌前,迫不及待地大喊大叫起来。“单单单,哎呀,怎么是双呢?再来,下双,双双双,嗨,又变成单了!再来!”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刘家兄弟把一百两银子全部输光了,到天亮以后,反而又欠了赌场两百两!他们还想找赌场老板借钱,老板是个恶人,立马翻脸了,撇嘴让几个马仔把兄弟俩打了出来,限期十天还清债务,否则,砍掉他们的手脚!
  “完了,什么都没了,还害死了爹!啊啊,呜呜呜。”出门后,刘老二蹲在街角,抱头哭了起来。
  刘老大踢了弟弟一脚:“哭什么?都怪你,我原本要卖五百两的,你说三百两算了,现在好了?一文钱都没有了,还欠债!”
  “大哥,我们跑路吧?”
  “跑路?为什么跑路呀?”
  “我们盗墓了,抓住了,那是要坐牢的呀!还有,我们封死了出口,把三个活人埋进古墓,这是杀人。抓住了,是死罪呀!要千刀万剐的!”
  “哎呀,对呀,我一进赌场就忘记!我们得跑路。快!”刘老大忽然醒悟,双拳捶打自己脑门,带头跑了几步;又站住,转头跑了几步,又站住,看着前面十字街浑身发抖。因为,那里传出“咚咚咚”的鼓声,那是县衙有人报案,县令击鼓升堂的鼓声!“跑?咱俩能往哪里跑呀?再说,手上分文都没有,路上拿什么坐船坐车?吃什么?住哪里?”
  “那怎么办呀?难道我们现在去投案?”
  “投案?放屁!你找死啊!”
  “大哥,我是这样想的,爹和书院里的两个人虽然封死在古墓里,未必已经死了,不如,我们投案,县衙派人把他们救出来,这也算主动投案,将功折罪,青天大老爷一定会我们的!爹对我们多好呀,我想爹了,我不想他死啊,呜呜呜!”
  “你?你傻呀!爹也参加盗墓了,按照大明律,爹就是活着,不判死刑也要坐穿牢底!他都快六十了,能受得了牢房里的折磨吗?那还不如死了!”
  “可是,我们怎么办呀?”
  “怎么办?等。”刘老大扶起弟弟,帮他擦眼泪,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们做的事情非常隐秘,入口在藏书楼后院的大水缸下面,挖墓都十几天了,也没有人发现,发现的人被我们封死在里面了,就算外面的人知道有两人失踪了,也未必能找到。墓里的棺材都没撬开,里面一定还有更多的宝物。”
  “大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先在书院周边观察,看看有没有人发现?然后,晚上我们再进古墓?好呀,不过,再拿到宝物,千万别赌了!今天晚上就去。”
  “又胡说!就算没人发现,至少要等六天以后再去?”
  “为什么要等六天以后呀?”
  “你傻呀?据说,男人不吃不喝要到七天才能饿死。”
  “哦,还是大哥聪明!”
  于是,刘家兄弟在乱坟岗的树林里躲藏起来,白天用破草帽遮住脸去书院外面听动静。奇怪的是,几天来,书院照旧上课,只有郎朗的读书声,没有发现古墓、死人的惊叫,也没有官府的人进出,更没有发现沈石田和唐伯虎进出。看来,一切都跟刘老大预想的一样。
  就在这兄弟两个,赌场老板主动找到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当铺老板来了。唐三彩马是一对,只要配齐了,愿意出两千两银子收购。
  赌场老板说:“刘老大,我不问你唐三彩哪里来的,只要你搞到另外一个,我前面欠的钱一笔勾销,我再给你五百两银子,你可以把房子和土地都可以赎回来。”
标签:
故事:
声明: 《聪明少年唐伯虎》大闹新书院(10)藏书楼捉鬼3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