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2)

《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2)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20-06-21 19:04:54

 《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2)

“遵命,大人!把杜苗按住,拔光了衣服!”捕快副队长祝枝山当然明白,这又是聪明的唐伯虎出的主意,他立即叫四个捕快把杜苗按在一张长凳上,并且开始脱衣服。唐伯虎看着祝枝山偷笑,祝枝山会意,故意大声问:“你说,先割哪里的肉?”

  唐伯虎说:“割屁股吧,屁股上面肉多,还不疼。大人,我去拿称。祝捕快,你要割得准一点啊!”

  “祝枝山,你还等什么?动刀割肉!”宫县令从竹筒里抽出一枝令箭,扔到地上。两班衙役同时大棒“砰砰砰”打在地板上,齐声高喊“威武-----”

  “大人,大人饶命啊!妈,妈救命啊!孩儿以后一定听娘的话,再也不赌博了,孩儿一定养娘一辈子!妈,您快点向老爷求情啊!妈,呜呜呜。”

  “饶命啊,青天大老爷!老身不告了!求求您,饶了我儿这一次吧!只要杜苗改过自新,我不告了,不告了,求求您,放过我儿子吧!呜呜呜呜!”

  不出唐伯虎意外,杜妈妈果然给儿子求情了,她跪在地下不停地磕头。 “好吧,看在你老母亲的面子上,本官今天饶你一回,以观后效。下次再犯,你先准备好身上的六斤四两肉!签字画押!”

  “妈,亲娘,谢谢您!大老爷,谢谢您!”杜苗不停地给大人磕头,又给母亲磕头,早已泪湿衣襟了。

  宫县令看看手里拿着杆秤的唐伯虎,又看看手里举着大刀了祝枝山,偷笑了。祝枝山让衙役放开了杜苗,唐伯虎让他在记录上签字、画押,然后,他搀扶着老母亲走出县衙。

  “退堂---”

  “哈哈哈哈。”宫县令带头大笑起来,大堂里所有人一起笑起来。宫大人离开后,祝枝山对小秀才说:“唐伯虎,弱弱地问一句,‘割肉还母’这么损的招,又是你出的吧?”

  小秀才摇着手里的折扇,浓眉一扬,大眼放光,脸上笑出两个小酒窝,朗声说道:“学生自有妙计!祝兄,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伟大的母爱啊!我想,你这种铁石心肠的人也被感动了吧?和为贵,毕竟是亲母子,像这种自诉的案子,只要母亲自己不告了,儿子感动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就听见县衙大门外响起“咚咚咚”的击鼓声,又有人来告状了。

  “升堂----”

  “威武----”

  这一上午也够忙的,宫县令刚刚回后衙,还没喝一口水,接着又回到大堂。唐伯虎和祝枝山各就各位,准备升堂审案。

  现在进来的是兄弟两个,是弟弟告哥哥独占了父亲的遗产,弟弟哥哥比弟弟大十几岁,两人都像是有钱人打扮,进门后,双双跪下堂下,磕头。

  宫县令问道:“堂下何人?谁是原告?谁是被告?所告何事?快快讲来!”

  年轻一些的回答:“大人,我是原告。草民胡二,状告亲哥哥胡大独霸父亲遗产。”

  “有诉状吗?”

  “有。”

  “呈上来。”

  祝枝山从胡二手里接过诉状,递给宫县令,站在唐伯虎身边,低声说:“又一个亲人告亲人的,这世道怎么啦?真是人心不古啊!”

  唐伯虎白了祝枝山一眼,用手里的笔杆指指宫县令,示意他不要说话。一会儿,宫县令看完诉状,低头问道:“胡大,你弟弟的诉状上说他五岁死了母亲,七岁死了父亲。父亲临死前留下一大箱子金银珠宝,当着你的面说这些遗产等他长大了,你们兄弟平分。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并且结婚成家,你为何不把那一箱子金银珠宝拿出来,分一半给你弟弟胡二?”

  “启禀青天大老爷,草民冤枉!”胡大听说,立即磕头喊冤,辩解说:“大老爷啊,您有所不知。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弟弟胡二才七岁,当时我已经二十岁,并且娶妻生子。我并没有辜负爹爹的嘱托,含辛茹苦把他养大,并且让他读书,虽然没有考上秀才,但至少能识字做生意,我还帮他娶妻成家。至于他说的父亲遗产,完全是子虚乌有,请大人明察!”

  胡二立即反击道:“你胡说!我说的才是实情!当时父亲临终前确实有一大箱子遗产,他一再嘱咐要你等我长大了分一半给我的。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就在安葬父亲后的当天晚上,我看见你把箱子里的金银和珠宝都取出来了,放进一口大缸里。当时我还太小,不懂事,也不敢问。后来,就再也没有看见那口大缸了。大人,我现在长大了,要立业,想做点生意,却没有本钱,找大哥要,大嫂一口咬定说爹爹留下的钱早就花光了。我猜想大哥怕老婆,就私下跟他说,爹爹留下的遗产,至少分一小半给我,没想到他也一口咬定没有钱了。大哥,你太无情了!”

  祝枝山低声对唐伯虎嘀咕:“唉,金钱面前六亲不认啊!”

  “案子还没审明白呢?你怎么知道弟弟说的就是正确的?当年他才七岁,也许他记错了?把这个递给大人。”

  小虎写了一张纸条,让祝枝山递给宫县令。宫县令接过纸条一看,微微点头。忽然一拍惊堂木,大声怒道:“大胆胡二,竟敢胡说八道。你自己搞不清楚,叫本官如何去查?来人,把他赶出去!退堂!”

  宫大人说完,起身回后衙去了。

  “大老爷英明!”胡大笑了,磕头谢恩,转身出门了。

  而胡二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继续磕头喊冤:“大老爷,您不能这样草草断案呀!大老爷,您要给草民做主呀!”

  “大人已经退堂了,回去吧!”

  祝枝山和几个手下,把胡二拉出了县衙,远远地还能听见胡二在喊叫“大人不公,草民不服啊!”

  祝枝山回来,唐伯虎刚刚收拾好诉状和记录,准备起身,被他拉住,抱怨说。“小虎,宫大人这样断案,未免有点草率吧?”

  小虎笑而不答,起身出门,朝后衙走。祝枝山追到后院,拉住唐伯虎继续问:“该不是宫大人收了胡大的好处吧?我看胡二说得有道理。”

  “有道理?那你有什么办法让胡大主动把钱来出来?”

  祝枝山被唐伯虎这么一反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有抓着头皮看在唐伯虎走进宿舍。“呃啊呃啊呃啊”,突然,拴住院子里的毛驴饿得大叫起来,他又追上去问:“搞什么鬼呀?小虎,还有这头毛驴呢?怎么办啊!”

  县衙后院每天都听见毛驴的叫声,吵得祝枝山坐卧不宁,几次想去给它喂草了,每次都被唐伯虎阻止了。终于,到了第三天早上,祝枝山和唐伯虎同时被宫县令叫进办公室。宫县令吩咐说:“祝枝山,你去把后院拴着的那头毛驴解开,让它自己走。你带几个人悄悄跟在后面,看毛驴会到哪里去。记住,换上便衣,悄悄跟着!”

  “哇,原来是这样啊!”祝枝山心里突然明白了,用长着六根手指的手指指唐伯虎,笑着说:“你真是诡计多端啊!”

  祝枝山出去了,宫县令对唐伯虎说:“唐主簿,你知道那个被人骗走大骡子的人住在哪里吗?”

  “知道的,他叫刘老幺,就住在城西绿水镇。”

  “好,你快去他家,把他带回县衙。”

  “遵命,大人!”

  再说祝枝山放开毛驴后,那头驴饿极了,一路小跑。祝枝山等几个人换上便衣,一路跟踪。毛驴跑出城外,进了城东不到一里路的一个村庄的一户人家。主人看见毛驴回来,急忙把它牵进院子,拿来草料喂它。尾随而至的祝枝山等人看见,院子里还栓着一头大骡子,也在槽边吃食,毛驴站在它的身边,还不怀好意地踢了一脚。

  “这下可好了,我不但白得了一头大骡子,连毛驴都自己回来了。哎呀,怪不得最近我的右眼皮总是跳个不停,原来是我的财运到了!我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哈!”

  “兄弟,你哪一只眼睛老跳呀?”

  祝枝山突然站在院门前,问了一句。

  “右眼皮呀?”那个人回答一句,忽然觉得不对劲,转身进门,穿过房屋,想从后门逃走,可是,刚打开后门,“啊?”两个彪形大汉站在门口,大汉手里拿着铁链;急忙转身再往前门跑,祝枝山的大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祝枝山大吼一声:“给我绑了!连同大骡子一起拉到县衙去!”

  “哎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官爷,我是右眼一只跳呀!”那人忽然一拍脑门,可是,一个衙役用力一扯,原来忘了双手被铁链锁住。

  “没错,你现在有牢狱之灾了。不过,你要是不抢、不骗,哪只眼皮跳都没关系。走,回县衙老实交代罪行吧!”

  祝枝山把犯人和大骡子带回县衙,唐伯虎也刚好请回了受骗的刘老幺。不用宫大人费事,刘老幺当堂对质,骗子全部承认,小虎写完案卷,骗子签字画押,被关进牢房,刘老幺牵着自己的大骡子兴高采烈地回家了,宫县令也退堂回自己办公室了。

  祝枝山现在真的很佩服唐伯虎这个聪明的小师弟,用胳膊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肩头。“小虎,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把毛驴饿三天,然后让它自己回家的?”

  “都说老马识途,老毛驴也是认识路的!”

  “哦,原来是这样!哦,对了,还有那个胡大,审案子时你写了一张纸条,让我交给宫大人了。难道也是欲擒故纵?”

  祝枝山似乎又明白什么了,看着唐伯虎,但是,他这个小师弟只是笑着说:“大哥,沉住气,好戏在后头!”

 

标签:
故事:
声明:《聪明少年唐伯虎》见习小县官(2)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