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童话故事 > 老虎和黑熊打仗

老虎和黑熊打仗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管桦时间:2017-01-01 20:17:13

在一座没有人烟的深山里,有一只老虎,一头黑熊。老虎住在北山洞,黑熊住在南山一棵千年大树的窟窿里。山上长着枝叶拍天的树林,开着红的、白的、紫的、蓝的野花。还有野藤和碧绿的山草。悬崖绝壁的云团一般古松上,垂挂着的紫罗兰,随风飘动,好像天女的裙带。底下满坡直立着白杨树的山谷里,哗哗流着清凉的泉水。住在这样仙境一般的山野,老虎和黑熊本来应该自己过自己的和平日子,可是不行,它们翻脸成仇,谁也不饶谁。

一天清早,黑熊脊背靠着一棵大树,扭动着肥壮的身子蹭痒痒。蹭得那树就像风吹一般摇晃。走出山洞寻找吃食的老虎,远远瞧那摇晃的大树,心里纳闷儿,便蹿山跳涧过去。

老虎和黑熊打仗

老虎和黑熊打仗

它们怎么也不能闭上同时张着的嘴巴,两个对头冤家面对面地站在那里了。

“啊哈!原来是你这捣蛋鬼呀!知道你虎王爷要逮只羚羊兔子什么的吃顿早饭,你小子就摇撼大树,给它们报信儿是不是?”老虎摆出王爷的派头,严厉地叫道:“你这狗熊连狗都不如。狗还摇着尾巴舐自己主人的手心哪,你在虎王爷面前大摇大摆。谁见了我都要弯腰鞠躬,唯独你摆臭架子!”老虎越说越有气,把眼一瞪:“今天你就来填补填补虎王爷的肚子吧!”

黑熊虽然由于对方这番狼烟大话,出乎意外地使它惊得呆住了,却还有足够的聪明准备回答。它起初把脑袋歪成这样一种姿势,仿佛是在耐心地听对方的说话似的。可是它终于忍耐不住了。

“住嘴!”黑熊用忿怒的声音喊:“你竟敢黑着心眼子歪派熊大爷!该天杀的龟孙子,耍什么威风,什么虎王爷,呸!一只小小的斑毛虫罢咧。你洗干净身子请熊大爷吃,还赚你肮脏哪!连你喷出来的唾沫星子都有一股子臭气。快给我滚他妈一边去,别叫熊大爷一巴掌揍扁了你兔崽子!”

老虎气得呼哧呼哧吹动着胡须,嘴巴一张,仿佛从那里滚着的雷声,又沉重又响亮,几乎把山都震得摇动起来。要是羚羊兔子,早吓得三魂出窍,没命地逃跑了。可是黑熊压根儿就没有把老虎放在眼里。

“你吓唬谁?”黑熊说着也张起嘴巴大吼一声,远处山谷里的回声,直似狂风一般呼啸。可是谁也没有把谁吓倒。

接着是突然沉默。日不转睛地互相瞪着眼睛,运足浑身力气,同时猛扑上去,扭打起来。往返扑击,都想制服对手。黑熊晃着两只肥胖的耳朵,扭动着滚圆的腰,挥起橡树一般粗的胳臂,两只熊掌抓住老虎的肩。老虎的爪也抓紧黑熊的膀子。

黑熊的屁股撞着一棵小白杨树。杨树摇着绿叶的头,跌倒地上。它瞪着眼,猛力往前推。老虎稳不住脚跟,撅着尾巴一步一步后退。恰巧尾巴伸进一团野藤里,铁棍似的一挑,藤条都拦腰折断。它们不管嘴巴、脖子、耳朵,互相乱抓乱咬。一会,抱着在山坡上滚。一会,又翻身站起来,仍旧扭在一起,一个金子一般黄,一个炭一般黑。浑身沾满沙土草叶和压碎的野花。老虎的脑门儿、脖子、胸脯,已经被汗水浸湿。左耳朵底下被黑熊刀子般的牙齿咬了一口,流出血来。渐渐地支持不住。一纵身,脱出黑熊的手。黑熊愣怔起黑玉般小眼睛,心里说:“跑啦?”它扭着短粗的脖子,左看看,右看看,见老虎正弓起腰,两爪在地上按一按,带起一阵狂风从半空里蹿过来。黑熊一闪,老虎扑了个空。没容动身,被黑熊按住脑袋,气得沸儿沸儿地叫道:

“小斑毛虫敢和我挺腰子,非撞扁了你不可!”

扬起铁锤般的熊掌,刚要向老虎的脑袋打下去。

“住手!”老虎在底下叫道,“咱们歇一会再战!”

“歇一会就歇一会,”黑熊拖长着得意的声调说:“歇一会你也逃不出熊大爷的手心儿!”

老虎跑到山坡底下流着泉水的小河旁边,咕咚咕咚喝够水,顾不得擦掉挂在胡须上的水珠,叫一声“唉呀!我的妈!”仰八脚躺在草地上呼哧乱喘。

黑熊在山坡上坐不住,立不住。扭着短粗短粗的脖子,滴溜溜转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看看前后左右密密扎扎的小枫树、小柏树、小杨树,有的被撞折,有的被撞倒,还有几棵撞得斜歪了身子。黑熊摸摸屁股,暴躁地叫道:“呸!都给我滚蛋!”它顿达顿达地走过去,抱住一棵小松树,往上一提,连根拔出来,扔在一边。又抱住一棵小杨树,往上一提,两棵,三棵,四棵……仿佛一把大剃头刀,给这山坡剃个光头,树木和藤条都不见了。黑熊还是坐不住,立不住。扭着短粗短粗的脖子,滴留溜转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看看前后左右一块块的石头,用手一指:“呸!碍手碍脚,都给我滚蛋!”走过去,抱住一块石头,撼动撼动,往上一提,抱起来。顿达顿达扔在老远山洞里。一块、二块、三块、四块……大石头把它两腿压弯,哼吃哼吃地喘。

这时候老虎已经恢复了力气,回到山坡,大叫一声:“虎王爷吃你来了!”两个又在山坡上打起来。

渐渐地,老虎的脑瓜门儿、脖子、胸脯,又渗出汗水。一个措手不及,被黑熊掀倒。黑熊骑在老虎的脖子上,叫道:“这回看你还霸道不霸道!非要整治整治你不可!”

老虎在底下又喊叫起来:“住手!咱们还是歇一会再战!”

“呸”黑熊挥一挥手,满脸骄傲的神情:“跟你这样的打仗真不痛快!滚他妈的一边歇着你的去吧!”

老虎到河边喝泡水,吃了一只白兔,一只灰兔。躺在草地上,眼望那黑熊,象个走马灯似的在山坡上转圈儿。黑熊扭着短粗短粗的脖子,两只圆圆的小眼珠,瞪着小树和石头搬掉以后留下的土坑,用手捶自己的脑袋:

“你呀!你呀!简直要变成个笨蛋啦!怎么刚才没平了它们。这要是不留神,还不歪了脚脖子?”

它动手把一个一个土坑填满土。又用宽大肥厚的脚掌踩得结实光滑。这时候,老虎已经恢复了力气。回到山坡,弓一弓腰,抖抖毛,大吼一声:“看我吃你!”两个又滚在一块。

渐渐地,黑熊浑身发酸发痛。张着大嘴呼呼地喘。肚子咕噜噜响起来。

“这该天杀的小斑毛虫,在山下吃饱啦,喝足啦,可我呢?”黑熊心里这么说:“舔舔脚心吧!又累又饿,受不了啦!”它一边抵挡着老虎,一边回头看,仿佛要在退却时预先选个最安全的地方似的。

可是老虎没容黑熊舔自己的脚心,就把它四爪朝天地按倒地上了。黑熊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气说:

“这——回——该——该我——歇——歇会去啦!”

老虎哈哈大笑说:

“先吃了你这大傻瓜再歇着吧!”

【作者简介】:管桦,生于1922年。原名鲍化普,河北省丰润县人。当代作家。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小英雄雨来》、《管桦中短篇小说集》,诗画散文集《生命的呐喊与爱》、《墨竹画册》(苍青集),长篇小说《将军河》第一部。

上一篇:孔雀的焰火

下一篇:杜鹃声声叫

标签:中国童话 >
故事:熊的故事
声明:老虎和黑熊打仗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