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百科 > 鲍超

鲍超

最后更新时间:2020-07-31 18:36:39

鲍超简介

鲍超

鲍超

 鲍超

鲍超(1828年—1886年),初字春亭,后改春霆,夔州安坪藕塘(今重庆奉节)人,清朝晚期湘军名将。

行伍出身。先从向荣赴广西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后调充湘军水师哨长。先后战岳州、武昌、金口,赐号“壮勇巴图鲁”、官记名水师总兵。咸丰六年(1856年)募湘勇创立霆字五营,改领陆军。转战湖北、安徽、江西、浙江、广东、河南、陕西各地,再赐“博通额巴图鲁”名号,历官湖南绥靖镇总兵至浙江提督,封一等子爵加一云骑尉世职。同治六年(1867年)率部赴陕西镇压捻军,在安陆之战中被劾误期,辞官。光绪六年(1880年)起任湖南提督,再募军驻直隶乐亭防备俄国。光绪十年(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率部驻防云南白马关外备战。鲍超一生参加过500场以上战役,身被伤108处。光绪十二年(1886年)逝世,谥忠壮。

人生生平

少年时期

鲍超幼年丧父,后随母刘氏入奉节县城,住五里碑红岩洞。刘氏给人当奶母,鲍超在铁匠街一家豆腐坊当杂工,冬季在碛坝盐场拣煤炭花为生。

咸丰二年(1852年),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广西提督向荣在湖北宜昌募兵,组建“川勇营”,鲍超应募入伍。初当伙夫、兵勇。

咸丰四年(1854年),鲍超因作战勇猛,被调入曾国藩水师任哨长,随湘军攻陷岳州、武昌、汉阳、田家镇,升守备,赏戴花翎。

咸丰五年(1855年),武昌再次失陷,鲍超前去赴援,胡林翼将其提拔为营官。鲍超在汉阳小河口、鲇鱼套击败了太平军,屯驻在沌口,击破了宗关的太平军,被提升为都司。适逢金口的清军陆军溃败下来,太平军大举进攻驻扎在高庙的胡林翼。鲍超回转援救胡林翼。德安、应城的太平军又自涢口方向来犯,鲍超烧掉了他们的战船,救出了胡林翼。进而直捣太平军大营,激战中右肋被炮火所击,鲍超包扎了伤口继续作战,克复了金口。战后论鲍超功劳最大,屡立奇功,胆识过人,忠勇冠军,被提拔为游击,赐号“壮勇巴图鲁”。

镇压太平军

咸丰六年(1856年),胡林翼上疏推荐鲍超英勇善战,精通兵法,举荐为水军总兵。这年夏天,鲍超参与汉阳战役,肃清了长江沿线的太平军,晋升为参将。胡林翼收复武昌后,派鲍超去长沙召募了3300人,组成霆军由他统率。十二月,鲍超攻打小池口,乘夜色率军急攻。被滚木击伤左臂,仍指挥进攻更猛,又被击伤右腿,犹不退,后头顶被铅弹击中,鲜血迸流,被救回后休克数日。

咸丰七年(1857年)一月,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攻占黄梅,各路清军相继挫败。唯霆军独挡太平军,死力相争。七月,太平军败走,鲍超因功升总兵。鲍超率军攻打小池口,在孔垅大败太平军,又率部救援黄梅。当时清军在濯港被太平军打得大败,诸将都主张防守反对出击,只有他力主速战速决,得到多隆阿的赞赏,派出骑兵兵团帮助他攻下亿生寺,此战中他左膝和右臂都负了伤,仍坚持战斗,取得歼敌5000人的重大胜利,被提升为师长。率军驻防宿松,与太平军陈玉成部在枫香驿大战十三场,不分胜负。十二月,鲍超与陈玉成再战于太湖,相持二十五日,因清军势众,终败太平军,清廷加授鲍超提督军衔。后以李续宾部在三河之战中被歼,西退宿松。

咸丰八年(1858年),鲍超率部收复黄安,与多隆阿一道进攻太湖。他率军攻入北门,焚烧了太平军的火药库,并在雷公埠大败太平军,取得歼敌10000人巨大胜利,晋升为军长。再率部进攻安庆,在三河镇被陈玉成打得惨败,退守二郎河。不久与多隆阿会师在宿松取得花凉亭大捷,击毙太平军成天侯韦广新,歼敌8000人。

咸丰九年(1859年),鲍超与诸军会师围攻太平军占据的太湖,陈玉成率领十万大军前来解围。清廷任命多隆阿为前敌总司令,主持太湖战役。他率部驻守小池驿。十二月,陈玉成大举进攻小池驿,激战二十多天,双方都伤亡惨重。 咸丰十年(1860年),忠王李秀成攻曾国藩祁门大营,所部由休宁冒死往救,挽回危局。次年春,鲍超被曾国藩派为赣、皖游击之师,转战赣东北饶州(今鄱阳)等地,机动应急。四月,援助湘军曾国荃部攻安庆,破赤冈岭四座太平军坚垒。六月,赴江西,堵截李秀成部太平军攻南昌,并败之于抚州、贵溪。

同治元年(1862年)春,由赣北入皖南,占宁国(今宣州),积极配合湘军曾国荃部进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今南京)。升浙江提督,所部扩编到1.3万余人。同治三年(1864年)夏,因湘军合围天京,外围各路太平军纷纷入赣,鲍超奉命援江西。八月后,以前后夹击、包抄分割的战法连败太平军汪海洋部于抚州,并迫降陈炳文部太平军六万余人。又会同曾国荃攻陷天京,清廷赏鲍超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赏双眼花翎。后克瑞金,搜获天王洪秀全幼子洪天贵福,清廷赐一等子爵,后赏加一云骑尉世职。这时,鲍超由于镇压起义军达到了他事业上的顶峰。同治四年(1865年)三月,鲍超所部因不欲远征新疆,于湖北金口(武昌西南)哗变。同治五年(1866年),清政府积欠霆军铜银200万两,筹补不易,超主动全部报捐,并请求为四川省、夔州府增加乡试名额文武举人14名,永加夔州府秀才12名。

称病引退

太平天国失败以后,北方的捻军重整旗鼓,日渐壮大。鲍超与捻军战于河南、湖北等地。同治六年(1867年),鲍超会同淮军刘铭传在湖北尹隆河(尹隆河战役)夹攻东捻军。刘铭传抢功先行攻击,反而被围,总兵唐殿魁、田履安被击毙,刘铭传及其部属坐以待毙。这时鲍超的霆军如期而至,猛攻东捻军之背,东捻军损失万余人,刘铭传得以逃走。后李鸿章袒护刘铭传,反而诬告鲍超以失机冒功罪请斩,清廷改为严旨斥责。鲍超见有功反被严饬,一怒之下,坚决称病辞职引退,霆军30营遂被李鸿章遣散。鲍超返回奉节之后,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大修公馆,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

同治九年(1870年),奉节县城几乎全部被特大洪水所吞没,水刚入城时,城中秩序大乱,一些人趁机打劫。鲍超派出家丁数十名维持治安,人心大定。洪水退后,超又捐资清除街道淤泥。

同治十年(1871年),鲍超捐资修复文峰塔、府学、报恩寺、府城隍庙等。

对外作战

光绪六年(1880年),鲍超被清廷授湖南提督,当时因伊犁事件中沙俄无理滋事,鲍超奉命召集旧部,驻守直隶乐亭(今属河北),加强防务。光绪七年(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签订,鲍超又称病辞职。

光绪十一年(1885年)春,中法战争进入关键时期,鲍超奉旨去云南边境作战,当时鲍超虽年老多病,但仍奋不顾身,星夜调集旧部,招募兵勇,驰奔云南,驻守云南马白关(今马关)外,后清政府与法国议和,鲍超闻后,愤怒已极,大呼:“圣上昏聩,有负天朝。”不久撤防回籍。

光绪十三年(1887年)十月病逝。 [1]  加太子少保衔。照提督军营病故例从优议恤。并赏银三千两治丧,准于原籍及立功省分建立专祠。

主要成就

道光三十年(1850年)入提督向荣的川勇营,赴广西镇压农民起义。咸丰四年(1854年)入湘军水师为哨官,在湖南岳州(今岳阳)至江西湖口段长江屡战太平军水师。咸丰六年(1856年)奉湖北巡抚胡林翼命招募陆勇3300人,号称霆军,是湘军中最凶悍的一支,为胡林翼所倚重。咸丰七年(1857年),阻击太平军陈玉成部于鄂东黄梅、广济(今武穴西北)等地,每战皆有进无退。次年,进围太平天国西线重镇安庆(今属安徽),后以李续宾部在三河之战中被歼,西退宿松。咸丰十年(1860年)春,在与太平军陈玉成部作战中,以空心方阵、连环枪法,拼死攻占安徽太湖。后随曾国藩进驻皖南,所部增至6000人。10月,太平军开始二次西征,皖南祁门曾国藩大营告急,率所部由休宁冒死往救,贵溪。

同治元年(1862年)春,由赣北入皖南,占宁国(今宣州),积极配合湘军曾国荃部进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今南京)。升浙江提督,所部扩编到1.3万余人。同治二年(1863年)五月,鲍超督师再入皖北,连占巢县、含山、和州(今和县)等地,使太平军“进北攻南”以救天京的计划落空。同治三年(1864年)夏,因湘军合围天京,外围各路太平军纷纷入赣,奉命援江西。八月后,以前后夹击、包抄分割的战法连败太平军汪海洋部于抚州,并迫降陈炳文部太平军6万余人。

同治四年(1865年)三月,所部因不欲远征新疆,于湖北金口(武昌西南)哗变,鲍超遂奉命改赴广东,参与击灭太平军余部于嘉应州(今梅州市梅县区)。同治五年(1866年)二月,鲍超与淮军将领刘铭传部夹击东捻军于湖北京山尹隆河,转败为胜(见尹隆河之战)。战后因与刘铭传争功,负气离营回籍,所部被遣撤。

光绪六年(1880年),以中俄伊犁交涉紧张,奉命出任湖南提督,募兵1.4万驻防直隶乐亭(今属河北),旋裁归。光绪十一年(1885年),鲍超在中法战争中,再奉诏募勇1.3万赴云南,旋和议成,又被裁归。

人物评价

总评

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

历代评价

《清史稿》:①曾国籓湘军初起,赖塔齐布为助,及规江宁,清江、皖后路,则鲍超之力为多。②鲍超攻战无敌,动招众忌,功成身退,亦以保全之。③超治军信赏必罚,不事苛细,得士卒死力。

曾国藩:汝真善战者。

光绪帝:①忠勇性成。不避艰险。②每于军务危急之时。出奇制胜歼除巨寇。屡克名城。

陈玉成:官军名将堪为敌者,一鲍二李而已。

官文:非超勇鸷坚强,以二千人独御前敌,血战兼旬,则援应各师,必有缓不济急之势。 

轶事典故

勇救江忠源

江忠源领兵去救太湖,太平军军师钱江设计了一个圈套,太平军占领安庆后,钱江命令清军俘虏脱下号衣,让一批太平军战士穿上,由李世贤率领,伪装成清军部队。这支太平军打着清军的旗号,朝潜江进发。

当晚,这支“清军”便抵达潜江城下,朝城内守军大喊道:“安庆失守,蒋巡抚杀出重围,要与江忠源将军会合,同保庐州!”江忠源闻报,急忙登上城楼观望,认出是清军旗号,便命令军士打开城门,吩咐只让城外部队的首领进城,叫其余军士在城外等候。可是,城门一开,太平军便掩杀进来,守军没有防备,无法抵挡太平军,城中顿时大乱。江忠源率领守军在纷乱中奋力拼搏,杀开一条血路,丢弃潜山,朝桐城方向奔去。所余军士已不足一万人。

将近天明,江忠源策马奔到青草桥,眼前就是一条河,湘军无路可逃了。江忠源料定自己难逃一死,想到自己中计兵败,羞愤难当,拔剑就要自刎。正在这时,后军步队中跃出一员大将,飞身而至,夺过江忠源手中的利剑,扔到地上,营救江忠源的便是鲍超。江忠源脱险之后,对这位勇猛的四川汉子说道:“若非将军相救,江某今日死无葬身之地了。大恩不可不报,大才不可不拔,江某当奏知朝廷,破格录用。”江忠源到达桐城,立即写奏章自贬,并请求奖赏擢拔鲍超。

与曾国藩

曾国藩素有知人之明,所以,在他的周围多是些英贤之士。当时,曾国藩所力荐的人中,就有多隆阿和鲍超二人。多隆阿熟习军事,有勇有谋,攻守有方。鲍超是后起之秀,勇猛绝伦,能战能胜,功勋显赫,二人可谓不相上下。曾国藩扬长补短,使二人各自发挥作用。

曾国藩曾对多隆阿说:“鲍超粗鲁骁勇,不是良将,蒙你的保护才有今天。鲍超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望你今后还要好好照顾他。”而反过来他又对鲍超说:“多公(多隆阿)说你有勇无谋,你要多多努力,堵住别人的嘴,别让别人说闲话。”在一次战斗中,太平军的各路人马铺天盖地而来,鲍超兵少欲退,曾国藩派人骑马飞驰送信告诉他:贼冠虽然很多,但初来乍到并不可怕,你要学习胡林翼等人的忠勇谋划,把生死置之度外。你的英名已为世人所知,你要好自为之。鲍超读信后,信心为之大增,他重整旗鼓,奋力杀敌,终获全胜。

鲍超曾被太平军包围,请求曾国藩急派援兵救助却苦于不识字;只会写自己名字,急忙写一鲍字,再以毛笔圈一圆圈于上,飞信给曾国藩;曾国藩收信呵呵笑言:“鲍超需要我们去救他!”,派援兵出,遂得救。

新年突围

咸丰八年(1858年)冬,陈玉成在安徽三河全歼六千湘军,统将李续宾自杀。明年春,在官亭生擒李孟群。至此,陈玉成惺惺相惜的三位湘军名将已被他收拾掉两个,接下来,该轮到鲍超了。咸丰九年(1859年)十二月,鲍超率三千人驻小池驿,助攻潜山。陈玉成率兵五万来援,连营百馀里,修堡数百座,将霆军围得严严实实,拟以此役终结他个人对三位湘军名将的“仰慕”。陈玉成兵力占绝对优势,却不急于进攻,这是他高明之处。最大的恐惧,乃是对恐惧的恐惧;玉成老于军事,盖欲以猫捉老鼠的姿态,彻底摧毁霆军的士气。除夕日,霆军外出砍柴的一队炊事兵被陈军俘虏,这是两军对峙半月以来陈军首次军事行动。警报传到中军帐,鲍超沉吟片刻,传令:晚餐聚饮,并召戏班演剧。入席后,戏班曲目都是“古昔英雄名将战场健斗奏凯”的故事,观者以之下酒,皆为神往。

待到酒酣时,震耳金鼓之声一变为“丝管清幽之曲”,鲍超以此为背景音乐,起立致问:“日间探报,我营有人被俘,其事将如何?”冷不丁这么一问,众人一懵,旋有人长叹,曰:“死矣。”鲍超又问:“死?太容易了。只是,是毒死呢,勒死呢,还是被砍死呢?大家说说,怎么个死法爽一点?”此语峭冷,甚于腊月寒风,立时让众人清醒;此语又悲壮,足以激发勇气。立时便有人站出来,大声说:“吾诚死!吾拚一死冲贼,或贼死,吾犹可不死!”鲍超拊掌大笑,说声:“好男子!”旋又开始第二轮激励:“营中兄弟三千人,战而乐者,老子跟他一起去;怯而伏者,可以就地退伍,老子与他喝一杯离别酒!”随即吩咐各营统计欲战欲留人数,结果:无一人愿留营。于是,在新年甫至、天仍未曙之际,三千霆军一齐冲出营门,以军人特有的方式向陈玉成“恭贺新禧”。霆军此次突围,挑的是敌营驻军密集之处,十分高明。若冲击人少处,敌援很快就可再次组织包围,前功尽弃,徒劳无益;而冲击人多处,敌军仓猝接战,易致奔逃,一旦敌军奔逃,则阵脚大乱,反不易迅速组织包围。果然,一冲之下,陈军“大溃,相率奔避”,霆军成功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