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卢杞小人得志

卢杞小人得志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5 07:36:24

卢杞,字子良,是卢怀慎的孙子。卢杞长相丑陋,脸色发青,和蓝草一样,人们看到他像看到鬼似的。卢杞不在乎穿破衣吃粗茶淡饭,别人以为他能继承祖父卢怀慎的清廉品行,并没有识破他的真面目。卢杞担任御史中丞的时候,当时郭子仪生病,大臣们都去看望他。郭子仪为人宽厚,别人来的时候他也不让姬妾回避。听说卢杞来了,他赶紧让姬妾们走开,独自一人等卢杞进来。卢杞走后,家里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郭子仪回答:“卢杞这个人面目丑陋而心胸狭窄,她们看到他那张脸肯定会发笑,这样就得罪了他。如果他掌了大权的话,我们家就完了。”

卢杞很得皇帝的宠爱,很快就升任为宰相。但他不思报效国家,反而嫉贤妒能,陷害忠良,谁要是稍微违背了他的意旨,就一定会被他害死。杨炎因为卢杞长得丑,品行也不好,以前在御史台工作的时候就很看不起他。等到卢杞掌权后,杨炎就被诬陷,发配到崖州去了。朱舭谋反的时候,将唐德宗赶到了奉天,卢杞对崔宁老是提起这件事感到很不舒服,就在德宗面前诬陷崔宁和朱舭有勾结,结果把崔宁害死了。郑詹和张镒是好朋友,郑詹每次趁卢杞午睡的时候就去找张镒说话。卢杞知道后就假装睡着,等到郑詹来的时候,他突然起来跑进张镒的房间。郑詹赶紧躲了起来,卢杞装作没看到,就和张镒说起了机密的事。张镒说:“郑詹在这里,不要说这些。”卢杞装作吃惊的样子说:“刚才说的那些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啊。”因为偷听朝廷机密是很大的罪状,所以卢杞借这个机会陷害郑詹。结果郑詹被杀,张镒不久之后也被免去了官职。

当时,颜真卿是德高望重的老臣,朝野上下对他都非常尊重。颜真卿很正直,经常批评卢杞的所作所为,卢杞一直对颜真卿怀恨在心。他多次派人去问颜真卿愿意去哪个地方就职,想把他从朝廷排挤出去。颜真卿找到卢杞,对他说:“当年你父亲卢奕的首级被安禄山派人送到平原的时候,他脸上全是血迹。我不忍心用衣服去擦拭,都是亲自用舌头把上面的血迹舔干净的。你现在却容不下我,真的就这么狠心吗?”卢杞听了之后很吃惊,赶紧下拜。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对颜真卿恨得更厉害了。李希烈造反后,朝廷对他束手无策,卢杞趁机上奏说颜真卿威望很高,去说服李希烈投降肯定没问题。这件事传出去后,朝野震惊。谁都知道李希烈是不可能被言语说服的,颜真卿又是个刚烈的人,绝对不会屈服,让他去李希烈那里,肯定死路一条。后来,颜真卿被李希烈缢杀于蔡州。

当时各地方镇叛乱不断,朝廷连年用兵,财政开支很大。杜佑算了一笔账,朝廷每个月要支付军费一百多万贯,而国库里的钱根本就用不了几个月,如果能得到五百万贯的话,就能够维持半年,这样用兵就宽裕多了。卢杞出了个馊主意,要求凡是家产超过一万贯的商人,只能保留一万贯,多余的钱借给官府以供军费开支。德宗居然同意了这个建议,约定战争结束后偿还。结果条令颁布下去之后,负责办事的官员像疯子一样追着商人们要钱,稍微发现有隐瞒财产的就处以重刑。许多人被逼得上吊自杀,京城乱成了一锅粥。结果最后才凑到八十八万贯。然后又把当铺、钱庄等金融行业统计出来,不管店面大小,一律强借四分之一。长安城因为这件事而罢市抗议,成千上万的老百姓上街拦截卢杞的车申诉。卢杞吓得撒腿就跑,最后凑到的钱也不过二百万贯。德宗知道这件事办砸了,只好下令停止。

第二年,卢杞唆使手下又搬出条财政措施,将所有房屋分成三等:上等一间出钱两千,中等一千,下等五百。商业买卖包括朝廷赏赐,以前一贯钱要收二十文的税,现在改成五十文。弄得民不聊生,公家的收入反而比以前少了一半还多,天下人都对卢杞恨之入骨。

德宗在奉天避难的时候,李怀光前来救援。有人说:“李怀光心怀不满,认为皇帝逃亡完全是宰相胡乱执政的结果。现在他手握兵权,皇帝肯定要听他的。如果他的话被皇上接受了的话,那就完了。”卢杞听到这话后吓得要死,赶紧上奏:“我听说叛军现在毫无斗志,如果借助李怀光的兵威的话,就可以轻松打败敌人。如果让他来见皇上的话,那么一定得赐宴,赐宴就要停留好几天。时间一耽误,叛军借这个时间休整好的话,就不好办了。不如让李怀光赶紧去收复京城,不要耽误了时间。”德宗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下令让李怀光马上出发。

李怀光好心好意地赶来援助皇上,结果不光没见上面,连饭都没让吃饱就要他们出发。这件事把李怀光气得要死,从此就有了造反的想法。等到李怀光也反了后,德宗才知道他被卢杞算计了,把卢杞贬为新州司马。

不久,德宗又想重新任用卢杞,圣旨都写好了。谏官们纷纷劝阻,说卢杞误国害民,不能再起用他了。给事中袁高抓住圣旨坚决不肯颁布,这事只好作罢。第二天,德宗问宰相:“我想给卢杞一个小州的刺史当,怎么样?”宰相李勉说:“陛下就是要给他个大州也没问题,可是百姓失望又怎么办?”德宗说:“你们都说卢杞是奸臣,我怎么不觉得?”李勉说:“卢杞是奸臣,天下人都知道,只有陛下不知道,这正是他奸诈的缘故。”德宗为此沉默了很久,又对另一个大臣说:“我已经同意袁高的奏章,不让卢杞回来了。”那人说:“最近外面的人议论,都把陛下和汉桓帝和灵帝相比;今天我听到陛下这么说,才知道原来连尧舜都不如陛下呀!”卢杞彻底丧失了皇帝对他的信任,最后死在贬所。

史家评价:奸邪之人残害忠良,这种事情自古就有;让人惊异的是德宗为人之君,却摒弃忠良任用小人,听信谗言,以至于国将覆灭,尚且还没有了悟卢杞的真面目,真让人悲伤啊!

上一篇:李林甫口蜜腹剑

下一篇:李靖知足能退

标签:唐朝
故事:唐朝的野史揭秘
声明:卢杞小人得志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