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袁崇焕遭遇”反间计”

袁崇焕遭遇”反间计”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09 16:13:12

袁崇焕是明末杰出的军事将领。他胸怀大志、关心国事,在国家遭受后金侵犯时,挺身而出,受命于危难之际。他先后取得了宁远大捷、宁锦大捷,扭转了辽东战事明军连败的局面,保证了国家的安全,但因遭受阉党的嫉恨和攻击,他最终竟以通敌叛国罪含冤而死,成为旷古未闻的奇冤。有人说:“满族能够入主中原,这件事是太偶然了。如果不是明代的崇祯帝中了敌人的反间计,冤杀了袁崇焕,清兵就进不了山海关,历史上就不会出现一个大清王朝。”

受命于危难之际

万历十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年,大政治家张居正累死任上,人亡政息;二十岁的万历皇帝开始了他二十五年不上朝的亲政,中国一下子从辉煌灿烂的顶点跌入了黑暗不幸的深渊。万历四十五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起兵攻明,压垮大明帝国这一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了。而腐朽的大明帝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打一场惨败一场,天启二年广宁一役,王化贞的十三万大军全军覆没,四十余座城落入了后金手中,明军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正是在这一年,袁崇焕挺身而出,投笔从戎,开始登上了悲壮的历史舞台。四年之后,努尔哈赤率兵十三万,攻打孤立无援的宁远,却被袁崇焕的一万守军打得大败而归。努尔哈赤纵横天下数十年,第一次尝到了惨败的滋味,还在战斗中被打伤,不久郁郁死去。这是明清的长期交战中,明军取得的首次胜利。又过了一年,皇太极欲为其父报仇,亲率两黄旗两白旗精兵,围攻宁远、锦州,攻城不下,野战不克,损兵折将,连夜溃逃。袁崇焕从此威震辽东,令清兵闻名丧胆。

智守辽东却遭疑

崇祯即位,招回因宁锦大捷反而被魏忠贤罢官的袁崇焕,拜兵部尚书,督师蓟辽,赐尚方宝剑。兵部尚书是最高军事行政官,督师是最高军事指挥官,袁崇焕身而兼之,达到了其军旅生涯的顶点。

袁崇焕把自己的大营设在宁远,对辽东各地的明军做全面整顿。根据以守为攻的战略原则,只用少数训练有素的精兵固守坚城,保护老百姓安心耕种,军民团结,共同御敌,努力实现“辽人守辽土,以辽人兼辽人”的计划,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兵力和粮饷。他估计像这样坚持三年五载,后金的物资缺乏,补给困难,各部之间的内部矛盾激化,就会发生动乱。到那时候,明军再全面出击,兴师问罪,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袁崇焕这次出镇辽东,在一年多中间抓紧做了三件大事。一是整顿军队,杀了有通敌嫌疑又飞扬跋扈、不听使命的总兵毛文龙;二是为了争取修筑边城的时间与皇太极议和,议和事虽不成,边城却已修好;三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用全力修筑边城与相关的防御共事。

袁崇焕虽然官为督师蓟辽,蓟州其实是他所管不到的,因此上疏请朝廷务必加强遵化的防守,增设团练总兵。连上三疏,朝廷却因为他推荐的总兵人选被弹劾,不予理睬。朝官还在那里互相推诿扯皮,而皇太极已接受汉奸高鸿中的建议,果然如袁崇焕所料,在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皇太极率领满兵十余万,以蒙古兵为前导,从喜峰口窜入长城,攻陷遵化。这些地方都属蓟辽总督刘策管辖(总督比督师低一级),与袁崇焕无关,但袁崇焕为国家计。于二十八日闻警,即与祖大寿、何可纲率兵入援,沿路经过的抚宁、永平(都在河北东北)等地逐路置防,逐城设守,计划截断满兵的归路。十一月初十,袁军到达蓟州,与满兵交锋,满兵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遭遇袁军,大惊,于半夜越过蓟州向通州退兵,渡北运河,直逼北京。袁崇焕率五千骑兵急速追赶,士不传餐,马不再秣,两天两夜急行军三百多里,竟比满军早到北京三日。崇祯见袁军赶到,大喜,召见袁崇焕,赐御馔和貂裘,但袁崇焕要求让士兵入城休养,却没被批准,只得驻扎在广渠门外。满兵一路上攻来,到高密店时侦知袁军已在北京,无不大惊失色,以为袁军从天而降。二十日,两军在广渠门会战。袁军后来又到了四千骑兵,合起来也不过九千人,以这九千人大战十万满兵,以一挡十,从早打到晚,满兵终于不支败退,连退十几里才稳住了阵脚。

这一仗,与宁远之役、宁锦大捷大不相同,并非据城固守,而是硬碰硬的野外作战,连明军最为倚重的红衣大炮也未能派上用场,在军事形势上并无优势可言,而能击败十倍于己的敌军,靠的是誓死保卫京师的高昂士气,赢得十分侥幸。气二鼓而衰,三鼓而竭,士气是不可长期依赖的,作为一个高明的军事指挥官,袁崇焕深深知道这一点。即使是这一仗,他也并不想打,而是不得不打,侥幸以少胜多,他也没有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而是按兵不动,等待随后就会赶到的大批步兵和各地勤王兵。崇祯一再催促他出战,他都以兵困马乏,等待援兵为由加以推迟。其实即使援兵赶到,他也未必就愿意立即跟满兵决战,因为打野战,明军不是能骑善射的满兵的对手。袁崇焕对满兵的战略向来是“战虽不足,守则有余;守既有余,战无不足。”这一次皇太极以倾国之师深入大明腹地,本来极其冒险,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是不利。袁崇焕的计划便是截断满兵退路,把满兵围困住,等到各路勤王兵云集,时机成熟,再四面合围,进行决战,毕其功于一役。即使不能在此役全歼满兵,也能给以重创,自己先前向崇祯夸下的“五年全辽可复”的海口,隐隐有了希望。这时有两路勤王兵赶到,袁崇焕并未把他们留下守卫北京,而是一路派去昌平保卫皇陵,另一路退至三河截断满兵后路。他自己的主力预计十二月初三、初四日即可赶到,可以开始实施合围计划了,不料初一日自己被捕下狱,使历史因之改写!

对袁崇焕的这一番部署,生性多疑的崇祯越想越不对头:为什么他能料敌如神,说满兵要来就真地来了?为什么打败敌军后不乘胜追击,反而按兵不动?为什么勤王兵赶到他反而把他们驱散?而这时朝中、城中的舆论对袁崇焕也非常不利。这是满兵首次打到北京城外,北京的官民何曾见过这种阵势,巴不得早点把满兵赶跑;高官贵族大多在城外置有家产,现在惨遭满兵蹂躏,自然心疼得狠,见袁崇焕按兵不动要打持久战,官民们便把怨气都发泄到了袁崇焕头上,骂他“纵敌”。我国人民历来喜欢用顺口溜抨击时事,历代统治者对这种民谣也很重视,把他们当成预言看待,而这时候也出现了这么一条民谣:“投了袁崇焕,鞑子跑一半。”这时的民心竟然认为要赶跑满兵,必须先逮捕(“投”)袁崇焕。这些舆论,自然也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崇祯耳里,更加深了他的疑虑。

崇祯中“反间计”杀忠臣

皇太极比他的父亲狡猾的多,他摸清了袁崇焕的意图之后,知道大事不好。如果让袁崇焕的计划实现,后金就会被困死,再也不能雄据一方。如果集中兵力,与袁崇焕部下训练有素装备优良的明军正面交锋,就难免会走努尔哈赤的老路。

他就在和一些汉人幕僚(也就是汉奸)反复商量之后,制定了以阴谋为主,用兵为辅的两手策略,攻击的目标是袁崇焕,袁崇焕不除,后金绝对没有出头之日。所谓的“阴谋为主”就是不择手段的拉拢、收买魏忠贤的余党,尽量捏造事实,散布流言,用反间计陷害袁崇焕,动摇崇祯帝对袁崇焕的信任;所谓“用兵为辅”,就是避实就虚,避开袁崇焕的正面防守,用奇兵绕道偷袭明朝的后方,到处骚扰,配合反间计,嫁祸袁崇焕,给攻击袁崇焕的人制造口实。不把袁崇焕拉下台来,绝不罢休。

他们认为,虽然崇祯帝对袁崇焕非常信任,委以全权,但是仍有空子可钻。一是崇祯帝太年轻(当时不到20岁),不世故容易上当受骗;而且他生性多疑,很难相信某一个人(他在位17年一共换了50个宰相,就足以说明这一点),用反间计有得逞的可能。二是朝廷内外,袁崇焕得罪的人的太多,魏忠贤的余党对他切齿痛恨。

于是皇太极立即付之行动。他们有计划的制造了许多流言,说是袁崇焕只守不攻,是受了后金的贿赂。通过被俘后释回的明朝太监,使这种流言一直传进宫廷。又不惜重金,一再派人收买魏忠贤的余党,让他们不断的攻击、诬陷袁崇焕,使得北京城里谣言满天飞,以动摇崇祯帝对袁崇焕的信任。崇祯皇帝忘记了袁崇焕所说的“以臣之力,制全辽有余,调众口不足”,“谋敌之急,敌亦从而间(用反间计)之”这些话,在盛怒之下,对袁崇焕下狱论罪。

当时在场的大学士成基命算是头脑比较清醒的人,叩头请崇祯务必慎重,不要轻信流言,目前敌军兵临城下,局势危急,非平时可比(即不应该像平时那样想抓谁就抓谁)。崇祯自以为证据在手,慎重即是因循,不理(《明纪》)。在兵临城下之时,把自己的最高军事指挥官逮捕下狱,不仅在中国历史上,大概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的创举了。

主持袁案会审的是梁廷栋,此人曾在辽东与袁崇焕共事,合不来,终于抓住了机会公报私仇。他起初判定的处罚是夷三族。当时的兵部郎中余大成是为袁崇焕喊冤最力的一位,这时吓唬上司说:我在兵部当郎中,已换了六任尚书,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你现在开了夷三族的先例,想想你自己的三族吧。梁廷栋倒真地给吓着了,便与温体仁商量,对袁崇焕减轻处罚,判处凌迟,兄弟妻妾流放三千里,籍没财产。

崇祯三年八月十六日,四十六岁的袁崇焕在北京西市口被凌迟。所谓凌迟,便是千刀万剐,是极刑中的极刑;而北京市民先是认为袁崇焕纵敌,现在又都相信袁崇焕通敌,清兵是他引来的,无不以争食袁爷的血肉泄恨为快,使这次凌迟更是空前的惨烈。把袁崇焕误为大汉奸的明末史家张岱津津乐道地记下了这个血腥的场面:

“遂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尽,止剩一首,传视九边。”

而袁崇焕在整个行刑过程中,一直在叹息,即使皮骨已尽,而“心肺之间,叫声不绝,半日而止。”(《明季北略》)他所悲叹的,不是百姓的愚昧,那对他来说毫不意外,他所悲叹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遗憾,即使身受极刑,萦绕在脑子里的依旧是民族的存亡,国家的安危:

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保辽东!

《明史·袁崇焕传》说:“崇焕无子,家亦无余赀,天下冤之。……自崇焕死,边事益无人,明亡征决矣。”袁崇焕一死,辽东的战局更是不可收拾,明廷离败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是崇祯皇帝自毁长城的恶果。

标签:明朝
故事:明朝的野史揭秘
声明:袁崇焕遭遇”反间计”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