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卜宽智取羊群

卜宽智取羊群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1-10 14:32:25

卜宽在头人家打工,做了一趟早工回来,尼宽对他嘟嘟哝哝说:“快过年了,你不见头人家里买了好多年货?我们呢,买盐钱都找不到。你也不去找头人结个账,领点工钱!”卜宽笑着说:“下半天去领钱就是拉”下半天,卜宽天黑才从山上回来,他把牛送进栏里,又到塘里把脚洗了洗,才登上头人的木楼。头人一家正在吃饭,见卜宽进来,头人问:“下半天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卜宽说:“头人,我想烦你结个账,领点工钱。”

听说要领工钱,头人的倒眉紧皱一下,他吞下一块酸肉,抹了一下嘴巴,说:“领工钱可以呀,但要依我一个条件。”

问:“什么条件?”

 

头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人人都说你足智多谋,善哄能骗。这样吧,你能设条巧计骗过我,把我的羊群偷走,不但工钱给你,连羊群也送给你;偷不了,你就莫想领工钱!”

卜宽领不到工钱,心中压着一团火,回家去了。从此他再也不跟头人谈起领工钱的事情,但总想找个办法治他一下。

头人自从和卜宽定了条件,心里很高兴,他想:愉不了,我不用给工钱;偷去了,我就告你偷我的羊,县官还不是判你给我打工赎罪。你说我跟你打赌,有谁来作证呢!他想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天,卜宽路过头人家门口,正准备上山,头人的老婆喊道:“卜宽!缸没有水了,你快去挑两担吧!”卜宽说:“头人叫我去翻冬田哪,没有时间挑水。”说完抬脚就要走。头人的老婆怒骂道:“今天硬要你听一下婆老我的铺派,还不快给我挑水!”

卜宽放下农具,无可奈何到火塘边要了水桶,到井边挑水去了。挑满了一缸水,卜宽见火塘无人,灵机一动,从吊篮取下吹火筒,安上一块芦笙舌簧。路过头人房间时,又顺手从窗口把头人老婆放在衣桶上的火锅、火石、火绒拿走,这才唱歌悠悠上山去了。

下午,卜宽向邻居借来一头羊,把它杀了,剥下羊皮,他交待尼宽说:“今晚有羊肉吃,羊血不要煮了,留到明天再吃吧!”晚上,一家人高高兴兴饱吃了一顿羊肉。眼看夜深了,尼宽和包宽都睡熟了,卜宽轻轻开了门,拿起羊皮、羊血、羊肠、羊眼珠,朝头人家走去。他翻过篱笆,钻进头人木楼底,开了门,轻手轻脚摸上头人的火塘。先把羊血放在脸盆里,羊肠挂在水缸沿,又从衣袋取出两颗羊眼珠,埋进火灰里,来到楼梯口,把羊皮翻转铺在楼梯上。一切安排妥当,这才走出头人家,慢条斯理朝羊棚走去。

 

头人梦到卜宽偷羊

头人梦到卜宽偷羊

头人为了防备卜宽来偷羊,一连几晚没有睡好了,这一晚睡下,做了一个好梦,梦见卜宽偷羊被他抓住,县官当真罚他打工抵罪。正当梦里哈哈大笑,一阵羊叫声把他惊醒,仔细一听,羊棚方向传来羊的脚步声。“啊呀不好!卜宽愉羊了!”他一脚把被窝踢下床,摸到门背抓起五尺棍,三脚两步奔出房,谁知刚踩下两级楼梯,脚下一滑,“乒另乓郎”,连人带棍滚下楼梯,跌得他爬也爬不动,喊也喊不山大声了。老婆听见响声,赶忙披衣起床,想点灯,左摸右摸摸不着火镰、火石、火绒,却打翻了桐油灯。这时,才听清楼底头人喊:“死婆老!睡死了吗?还不快来扶我!”老婆赶忙扶起桐油灯,摸到火塘,从吊篮取下吹火筒,用铁夹扒开火塘里的灰,对着火塘吹起火子来。谁知一吹,吹火简却‘别”的一声响,她连吹几次,吹火简响几下,越吹声音越大。头人在楼底骂道:“死婆者你发颠了,人家在楼底起都起不来,你还在楼上吹芦笙!”骂声刚断,又听见火塘“啪啪”响两声,原来卜宽宽埋在火塘的两颗羊眼珠爆了,弄得头人老婆满脸火灰,滚烫烫的实在难受,眼睛也难睁开,顺手到水缸舀水洗,“啊呀,一条大白她”退到脸盆架,一摸盆里有水,赶紧洗了一把脸。好不容易点亮桐油灯,跑下楼去,刚踩下两级楼梯,脚下一滑,“乒另乓郎”,也滚跌下来和头人做一起,灯也跌黑了。两公婆你抉我,我扶你,一拐一拐摸黑来到羊棚,棚门已经大开,卜宽和羊群去得无影无踪了。两人只得叹着气回家。老婆赶忙拿出衣服给头人换,脱下头人内衣,只见头人跌得青一块,紫一块,背脊骨也被刮了长长一条红杠。头人治头一看,更是惊叫起来:“婆老你跌得满脸都是血!”老婆顺手一模,满手粘糊糊的赶紧找脸盆舀水来洗,发现脸盆装的不是水,而是满满的一盆血。老婆哝刮说:‘谁不知道,卜宽这死鬼一肚子坏水,你呀,偏要和他打什么赌?”

第二天,卜宽来到头人家。头人只得把一年工钱算给他。卜宽工钱拿到手,笑着说:“多谢头人开恩,今年寨上穷人过年都不愁没有肉吃了。”原来卜宽把羊分给穷人过年了。头人听说他把羊分给穷人过年,知道穷人都向着他,众怒难犯,也不敢去告他了。

标签:侗族 >
故事:侗族的故事 > 羊的故事
声明:卜宽智取羊群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