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卜宽的宝竹筒

卜宽的宝竹筒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1-10 14:48:42

县官爱财如命,几多平民百姓受害。穷兄弟对卜宽讲:“你能想办法作弄县太爷,给我们穷人出口气才算你卜宽真有本领。”卜宽心中也早想整县官一通。

一天,尼光叫他拿一卷家织侗布去卖,换点盐巴回来。这天,日头火辣辣的,晒得人头昏脑胀。卜宽走到十里风雨亭,躺在凉凳上,歇歇气,不一会睡着了。

这时,有个小偷路过风雨亭,见凉凳上睡着一个人,头下枕着一卷侗布。小偷找了个水车竹筒,一手扶起人头,一手抽出侗布,垫进竹简,又轻轻将头放下,神不知鬼不觉把布偷走了。

竹筒

竹筒

卜宽一觉醒来侗布不见了,只枕着一个竹筒。糟糕!盐买不成回家肯定要挨尼宽骂了。他看着竹筒,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主意。拿起竹筒转回家去了。尼宽见他空手回来少不了臭骂一顿。卜宽笑嘻嘻说:“谁说我空手回来,这个竹筒可是个宝筒咧!”

第二早,尼宽起床,找不见梳子梳头,桌底床头倒处翻遍,都找不见。问卜宽,卜宽不紧不慢地说:“不要紧,问我那宝贝它晓得。”

卜宽拿出竹筒,一手托着竹筒底,一手拍拍简身,问道:“的的咚,咚的的,梳子丢在哪地方?”问罢故意把耳朵凑近竹筒口一听,又念道;“的的咚,咚的的,梳子躲在簸箕底。”尼宽跑到簸箕底下一翻,果然找着了梳子,高兴地说:‘昨天我筛米把梳子故在这里,竹简却晓得,真是个宝贝啊!”她哪里知道卜宽昨晚偷偷把梳子收在簸箕底下。

找梳子的事,很快就风传开了。

卜宽的岳父丢失了一头水牛,翻山越岭找了两天都不见。寨上的人对他说:“你的郎仔有一个宝贝。快去找找他吧。财主外公平日最看不起卜宽这个穷女婿,如今丢失了水牛,只好来请卜宽。卜宽眯起眼睛,一手托着竹简底,一手拍拍筒身,问道:‘咚的的,的的咚,水牛躲在哪条冲?”接着把耳朵凑近竹筒口一听,又念这“的的咚,咚的的,水牛躲在南山冲。”外公佬跑进南山冲,果然找到了大水牛。这一天,外公佬第一次心甘情愿,杀了鸡招待这位大女婿。他哪里知道,那头大水牛,正是卜宽两天偷偷牵进南山冲的。

卜宽有宝贝的名声,传得更远了。

卜宽隔壁那个很会拍马屁的廖财主,很快给县官通风报讯。县官愿出十两黄金买下卜宽的宝贝。但这县官又比别人多个心眼,他想:卜宽那个竹队到底是真宝,还是假宝?可别上了他的当。昨夜丢失了大印,何不先叫他来找找看。找到了大印,再买也不迟。

第二天,卜宽收到县官的请帖还以为县宫已经上当,他的宝贝可以高价卖出了,扛着竹筒高高兴兴进丁县衙门。不料县宫对他说:“听说你得了一个宝贝,能寻找丢失的东西。本官十分欣赏。不过,是真是假,还得先试验一下。正好,县衙丢失了大印一颗,你先给我找回来。倘若找出县印,本官愿以十两黄金相赠,倘若不能,那就休怪本官要判你一个欺世盗名之罪!”

卜宽听罢,背脊上冒出一串冷汗。本想戏弄昏官一翻,卖掉竹筒了事,谁知节外生枝,骑上虎背,但卜宽能随机应变,故作镇定地说:“县印不是寻常之物,小人得打坐静心,供奉七天,方能启用宝贝。”

县官也放作内行地说:“本官懂得!但凡启用宝物,先得净身净心。请你住进城隍庙静心供奉,我自派人送饭送菜。”卜宽说:“我这宝贝是吃荤的啊”县官讲:“懂得!懂得!”

卜宽来到城隍庙,在一间房里住下,一日三餐,鸡鸭鱼肉,自有差投朱红、黄苟两人送来。黄苟心中有鬼,趁着给卜宽送饭的时机、来试探卜宽的口气。卜宽心里也好比滚油煎,但脸上丝毫也没有表露出来,他有板有眼地说:“哼!谁偷走县印?我的宝贝一清二楚,待我供奉七天期满,一问就晓得。到那时,县太爷免不了要重办他的罪!。

转眼五天过去,卜宽越来越烦闷,黄苟也越来越忧愁。他放心不下,夜夜都来到卜宽的房外偷听。到了最后一夜,卜宽愁得连肉送饭也难吞下,一大盘酸鸭,半块未动。卜宽正盘算着,怎样才能泥瞅钻洞巧脱身,不知什么时候,一条黄狗偷偷溜进门来,把盘子里的酸鸭一口叼走。卜宽赶忙追过去,揪住黄狗的颈脖子,高声骂道:“黄狗吐出来!黄狗吐出来!不然你就找死!”恰好差役黄苟躲在庙外,听见这一喊吓得“啊”地惊叫一声。

卜宽听到门外有人惊叫,认为是小偷,唱斥道:“你以为我不晓得,等我出来你就死”黄苟吓得瘫钦下来,连声哀求道:‘卜宽师傅!求求你行行好。县印是我偷走的,我愿对你说实请,求你口下留情,饶我一条性命。”卜宽忙喊黄苟进去。黄苟跪在地上,求饶道:“卜宽师傅,我实说了吧,县印埋在公堂门口大台阶底,第一层左边第三块条石下面。”

卜宽忙说:“我的宝贝早就告诉我,大印是你偷走的。连埋在什么地方,它都晓得。我卜宽一向不愿别人倒霉,供奉七天,也是为了等你自己来找我。这次我就不说是你偷的,你自己也不要对任何人说,免得找死!”

黄苟连连叫头道:“多谢卜宽师傅,你是我的救命思人!”

第八天早晨,卜宽整齐衣裳,来到县衙公堂。县官和一班衙役早在那里等候了。卜宽坐在公堂中间,烧起一炉香,眯起跟睛,一手托着竹筒底,一手拍拍筒身,嘴里连声问话:“的的咚,咚的的,县印埋在哪地方?”又把耳朵凑近竹简口一听,念道:“的的咚,咚的的,县印埋在门口大台阶第一层左边第三块条石底。”

县官马上带领衙役走出公堂,找到那块条石,一挖,果然找到了县印,在场的人十分惊奇,纷纷喝起彩来。县官也信以为真,急切地对卜宽说:“十两黄金把你的宝贝卖给我吧!”卜宽说:“十雨黄金只能帮找县衙大印,百俩黄金才能把宝贝敬清。”

县官讲;“好!好!一百两就一百两。”

卜宽说:“看在大人脸面,卜宽忍痛舍宝,不过交宝以前,还要敬奉一十二天。’

县官心想:县境之内,唯我为大。县内宝贝,谁敢不交,就说:“好吧,本官先付你一百一十两黄金回家,十二天后我亲自去接宝。”

卜宽一一答应,背起黄金,抱起竹简回家了。卜宽帮县太爷找得大印,县太爷买卜宽的宝贝,这这件事传遍了全县。

回家后,卜宽把那个宝贝竹筒当作尿筒,天天装满了一筒尿,拿到屋背菜园边去倒掉。第十二天,廖财主的水牛在园边吃草,闻到尿味,撞进菜园里来,它喝光了人尿,还踩烂了竹筒。卜宽看见,拿着那个烂竹筒,到廖财主家大吵大闹:“县人爷的宝贝竹筒,我供串在后园,你怎敢放水牛进来把它踩烂”

财主佬一看,连声哀求:“我愿赔!我愿赔!卜宽师傅,要几多钱?”

卜宽说:“几多钱?让县太爷来断。”

正说着,县官来到,问明情由,竹筒已被毁坏,又不便对卜宽发作,灵机一动,就罚廖财主加倍赔还黄金,便打道回衙去了。

卜宽拿出那一百一十两黄金,买杉木,请众人,大家出力在家边溪河上造起了一座风雨桥。大家在风雨桥上歇凉闲谈时,哪一个不赞扬侗家的机灵人卜宽咧!

上一篇:茉莉花的故事

下一篇:凤仙花的传说

标签:侗族
故事:侗族的故事
声明:卜宽的宝竹筒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