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猎人射狼精

猎人射狼精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1-02 16:46:06

有一帮猎人,合伙上山里打貂皮。呼呼拉拉赶着马驮子,正好是“五花山”那咱上的山,冬至才下来,撵了不少毛管丰满的紫貂皮。

可谁都没想到,就在猎手们刚想拔锅回家的头几天夜里,一到太阳落山,就总是有只老虎,围着草窝棚前前后后,“闷啊闷啊”,瓮声瓮气叫个没完,整宿整夜地闹腾。说也真怪,一到天光放亮,嗯,它就走开了。

这天黑夜,老虎又来啦。老把头(从事采集生产最有经验的带头人)让大伙都把自己戴的帽子,扔以外边去。那谁敢不扔!按山里的规矩,谁扔出去的帽子若是被老虎抓走了,那个人就要单独留下来,在荒沟野岭里陪伴“山神爷爷”。是死是活,那就没法子说了。

这一夜猎手们谁都没合眼,不知道第二天会有啥大祸临头哩!等到天刚闪亮一看,嗬!别人的帽子全纹丝没动地搁在草窠子里,只有背锅扛米的年轻猎人嘎斯芬,他戴的那顶貉绒帽子,没啦!

老把头挺伤心地说:“唉!嘎斯芬呐,该着你是虎嘴里的一口肉。没法子,只好把你一个留在沟膛里啰!”说完,老把头和别的猎人给他留下几把米,搁下一口吊锅,又嘱咐半天,才含泪赶起驮子下山了。

眼巴巴地望着人家都走了,只剩下嘎斯芬孤单一个,留在四下透风的茅草窝棚里。他煮了点饭吃,天刚黑下来,就掖上一把磨得溜光锃亮的大斧子,悄悄爬上门口一棵老红松,在那顶尖上看动静。

星星都出齐了,老虎带着呜呜响的大风,真又上来啦。它围着松树,转悠来转悠去,蹲下来朝树顶瞅他,一点都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只是蹲在那儿巴嗒巴嗒直掉眼泪珠子。一晃,又过了一宿,眼见东边又放亮了,这时,只见那老虎纵身往高处一蹿,下落时不偏也不歪,恰好把脑袋紧紧夹在一棵大树卡巴上。挂得死死的,上不来也下不去。

狼精

狼精

看到这里,猎手们嘎斯芬啥都不顾了。他连忙爬下树,摘下腰间掖的那把大斧头,抡起来“咣咣”几下,就把大树卡巴砍成两段。老虎梆磴一下掉在苔地上,连纵几纵,就钻进柞木棵子里,自己走去了。

第二天晚上,嘎斯芬住的撮罗(是猎人在山野临时找搭就的简易小屋)里,见帘子一掀,进来一位老人。看模样,慈眉笑眼的,漂白的长胡子,好和善哩!进门来就问:“他们都走啦?”

嘎斯芬见问,就和和气气跟他说:“走了。这里还有几把米,咱爷儿俩拾缀点饭吃吧!”

说着,嘎斯芬上撮罗外头捡一抱干柴,把火塘挑旺,麻麻利利打点一顿粗米饭。吃完了,还留老头住下来。他边烤火边对嘎斯芬说:“明天,你呆在家里照看着,我给你撵貂皮去。多逮一些,你好回家!”

第二天,老人家真出去了,傍黑才见回来。他穿的皮大哈里,揣得鼓包溜丘的。一掏呢,全是翻肥翻肥、绒嘟嘟的紫貂啊!

“嘎斯芬啊,快剥皮吧!”

嘎斯芬怕老人肚腹空啊,早给熬好了米汤,炖了肉干,忙活着打点饭食。这晚上,老人又没走,坐在火塘旁边烤火,总也不去睡,一直等天亮才说:“你把兽肉也吃光了吧!等着,我给你拿点肉来!”

嘎斯芬出外,拾了一天柴禾。天黑下来,见老头背回一头大马鹿,腰带着掖着一串毛管乱颤的貂皮筒子。

说这话,很快就过了二十几天光景啦。下过头场小雪,树叶全脱光了。这天,老头忽地告诉嘎斯芬说:“小子啊,今儿晚上,你可要遭祸害啦!”

嘎斯芬不信,寻思大山里头,有啥大祸可遭的,就问:“老爷子,有啥祸呀?”

那个老爷子就一五一十地跟嘎斯芬说个明白,顺手还给他一个小包儿,叫他煞急时就把这小包亮出来,准能得救。老头子说完,恋恋不舍地走啦。

果真,就在老头离开撮罗的那晚上,嘎斯芬上林子去豁几张桦树皮,又背几捆草,想拾缀一下窝棚,挡挡风寒。刚走出树林,不知咋的,忽地就瞅他那撮罗里冒烟了。他觉得很奇怪,赶忙进去一看,见是一个女的,长得跟他家嫂子模样不差,只是总耷拉着脑袋,不敢给嘎斯芬正脸儿看。荒山野岭的,嫂子独自干啥来哟?这时,嘎斯芬忙从地上拿过一根拎棍儿(即木棍,赫哲语称“米塔儿”。狼精说成“塔米儿”)对那个女人说道:“你是谁呀?”

“是你嫂子,还不认得!咱是给你做饭来。”

一听,嘎斯芬忙把拎棍儿举起来,机灵地问她说:“嫂子,你说这叫啥呀?”

女的没抬头。答说:“塔米儿,塔米儿。”

嘎斯芬耳朵真灵,一听,就觉得她的舌根太硬,不像他嫂子,心里早明白了几分。接下去,又问挂吊锅子上边那个钩子叫啥?她说那叫“甘固”,把话也给说走音了。这下,嘎斯芬就更清楚了八九。他囫囵吞了几口饭,拾缀拾缀,暗中紧握住老爷子送给他的那个小包包。倒下来,假装着睡实啦。正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个佯装嫂子的家伙,一轱辘身,变成好大一条白眼狼,张牙舞爪地朝嘎斯芬猛扑过去。他躺那,早防备上了。见狼精过来,他赶忙打开那个小包包,猛然由里边飞出一支利箭,不偏不斜,正对准狼精胸脯,一下猛刺进去。只听“嗷”的一声惨叫,一溜火线就逃得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天亮,猎手钉个柞木爬犁(雪橇),装满皮子和兽肉,拖着就下山了。他到家一看,哥嫂还都以为他早丧了命,一见人回来了,都流着泪感谢天地。听说他活着回来,猎手们也都赶来看望他,称他是了不起的莫日根(赫哲语,英雄之意)。

上一篇:河堤柳虾精的传说

下一篇:白脸狼

标签:妖精 > 赫哲族 >
故事:妖精的故事 > 赫哲族的故事 > 狼的故事
声明:猎人射狼精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