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基诺族故事《阿推偷竹箱》

基诺族故事《阿推偷竹箱》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2-23 11:17:52

基诺族口碑文学中的机智人物故事相当丰富,它也具有异于成文文学机智人物故事的明显特点。下面讲述一个机智人物已有一个统一的名称——“阿推”,来看看他为什么会成为基诺族的机智人物。

阿推白天睡懒觉,晚上倒处玩。有一天他趁山地农忙全寨人都出工,把全寨人家的“卡茂”——装婚礼陪嫁物的竹箱全部背到石岩洞内。众人晚上收工回家发现自家装贵重物品的竹箱被盗,便立即寻找,并不约而同地想到白天不劳动的阿推。

到阿推家时他人已不在,人们便四处寻找,终于在大石岩洞口发现了阿推的脚迹。大家对着洞口问:“洞里的阿推,你偷了我们的竹箱吗?”阿推答:“偷了!”众人请阿推把偷的竹箱背上来时,他佯称无力气。众人说:“你不把竹箱背上来,我们就用火熏你出来。”

阿推答:“你们想要竹箱就不要熏,请你们放下一根绳子,我把竹箱捆在腰上,你们拉上了我也就把竹箱一起带上来了。”

众人将绳子放下,阿推被拉上时身后果然拴着一串竹箱。

但人们打开竹箱一检查,竹箱内的贵重物品已不翼而飞。大家不依,指责阿推偷走了贵重物品。阿推则矢口否认,还一本正经地指着洞口说:“谁不信就到洞里去看,如果在洞里发现有你们的东西,我甘愿受处罚。”

人们见山洞又黑又深,相视之后竟无一人敢下。因为无阿推偷东西的证据,大家就不再追究。结果,留在洞内的各家的贵重物品都为阿推占有。

这一故事与前面几个故事的不同处,在于其重要情节是真正的偷窃,即使在无国家机器的基诺族社会,这也属于违法行为。而前边的几个故事是属于谎言欺骗,按照习惯法是不能绳之以法的。这一阿推故事情节的奇异处,在于阿推的行径并非小偷小摸,而是把全寨各家放贵重物品的竹箱全部偷走,而众人又无可奈何。这一故事在渲染阿推以智力胜众人方面,可谓登峰造极。

以上阿推故事的情节,都发生在基诺山寨,而不涉及其他民族。这一类型的阿推故事在数量上居于大多数,但都没有长篇。在阿推故事中也有少部分涉及其他民族,其情节就比较曲折,有的已是万言长篇。这种涉及其他民族的阿推故事别有角度,以下仅援引其中的一个中篇代表作——《大象换腌菜》:

阿推与祖母一家,一老一少,都不能进行山地劳动。有一天少年阿推将自己小男根的龟头翻起,把包皮中的黄色污垢放在一根小棍上,立刻招来一只名叫“阿末乃乃”的苍蝇①,阿推即乘机把它用线拴在小棍上。他走到一家人的门前,这只苍蝇被这家养的大公鸡吃掉。阿推叫喊:“你们家的公鸡把我玩着的令人喜欢的苍蝇吃掉了,请你赔我的苍蝇。”主人不信,阿推说有物为证。主人去看时,果然见公鸡口中有一根线,但苍蝇已拿不出来。阿推则乘机大讲这苍蝇如何乖,坚持要公鸡的主人赔苍蝇。主人无奈,只好将吞了苍蝇尚余一根线的公鸡赔给了阿推。

阿推得到一只大公鸡后就想到了斗鸡,于是在这大公鸡腿上拴了一根绳,拿着它串到邻寨。他一进寨就听到哭丧歌声和报丧的火枪声。阿推到村头的一家问:“寨里死了什么人?”

一老奶答:“是一个老奶奶。”阿推即向这家的老奶说:“老奶奶,今晚我在你家住下吧!我这公鸡是斗鸡,打架厉害,报时也准。”老奶奶同意后阿推就把公鸡放入老奶奶的鸡笼内。

阿推在老奶奶家吃了晚饭后住下,在夜深人静时,他把公鸡杀了一刀后立即掐死,然后从鸡圈走到死人家,沿途都滴有鸡血并走几步拔下一根鸡毛丢在地上,到了停尸处便在尸体的口唇部抹上鸡血沾上了鸡毛,再把鸡头扭到翅下放在死尸的腋下。

阿推悄悄干完此事后回到老奶家入睡。鸡叫一遍后,老奶听不到鸡笼的公鸡叫,就问阿推:“你说你的鸡报时准,为什么别家的鸡叫它不叫?”阿推默不出声。等别人家的鸡叫二遍后,老奶又问阿推,阿推即故作不信,并约老奶到鸡笼去看,看后便惊叫自己的斗鸡已不见了,点起火把后又看到有鸡血鸡毛,便声言这斗鸡被别人偷吃了。

他与老奶奶顺着血迹和鸡毛找,一直找到死者的家,阿推问:“你家偷了我的鸡吗?”主人答:“没有。”阿推即把老奶鸡笼到沿途有鸡血鸡毛的事迹说了一遍,但死者家属不承认干了偷鸡的事。阿推根据鸡血鸡毛的痕迹指出死者偷吃了鸡,在揭开死者盖脸的布后,果然见死者的口部有鸡血鸡毛,再往下一看又发现了头被扭在腋下的死鸡,这正是供死者享用的杀鸡方式。死尸的家人见有事实为证,表示要赔偿金银,但阿推不要,坚持只要死尸。主人无法,只有把死尸赔给了阿推。

阿推把死尸搬到大路上,不久就听到牛铃声,他深知商人的牛帮快来到,立即把老奶的尸体用木棍撑在歪屁股果树干上,下边支上木柱,而撑干刚好占了路的一半。支撑好死尸后,阿推爬上了树,并叫喊:“奶奶接着,又摘下一个歪屁股果。”这话是有意让牛帮听的。接着又对牛帮说:“汉家大哥,我奶在接果,她年纪老,你们的牛走过时小心点。”牛帮商人讲:“不会踩到人。”

但牛刚走过几条,撑干被碰到,尸倒在地,牛一跳踩上了死尸,后边的牛又跟着跳,死尸的头和身部被踩烂。阿推即痛心疾首地说:“我事先提醒你们关照好牛不要踩到我奶,你们的牛还踩死了她,你们要赔我奶。”牛帮商人一看,老奶果然是被众牛踩死,就央求用实物赔偿。阿推要驮着盐巴的2帮牛(1帮牛12条)作赔命金。汉商无奈,只好如数赔偿。

阿推得了2帮驮牛后遇到本寨的人,便请其捎信:“告诉我奶,明天不要晒谷,把家内收拾干净,我要把驮着盐巴的2帮牛赶回家。”奶奶听了这口信后,照旧晒谷,因她知道阿推离家时没带一个钱,不会带来二帮牛的货物。谁知第2天听到叮叮当当的牛铃声,阿推走的赶来了满载盐巴的2帮牛。昔日穷困不堪的阿推一下成了寨内的首富。

阿推的家业令远近羡慕的重要一点是牛帮繁殖极快,不几年就遍山布满了阿推的驮牛。驮牛可驮东西,也可坐骑,坝子的傣家看后觉得比养象好,于是就想好了用象换牛的主意。

一天傣家人骑着大象上基诺山,大家背上的轿形木架坐着好几人,他们向阿推说:“我的大象力大,象架上可以坐几个人,象鼻子可以把水中的大木卷起,象耳朵还可给人扇风纳凉。”

阿推一一看过后,很是羡慕,便答应用满山的黄牛换了大象。

阿推用黄牛换了一头大象,可独象不能生儿,也不能帮家内做事。但阿推仍被大象巨大的身躯和力气所吸引,而且要乘象到景洪城去一显威风。阿推骑象到景洪时,沿途在路上顺手采摘酸别果吃,吃得多了就泻肚子。到了景洪看到街上摆卖的腌菜很新奇,从未吃过腌菜的阿推先尝了一下,越吃越好吃,结果把这一家卖的腌菜全部吃光。

但待卖腌菜人向阿推要腌菜钱时,身无分文的阿推心想:反正这家的腌菜已被我吃光,吃了腌菜后肚子已不再泻,而自己可以用来交换腌菜的东西只有大象。阿推终于用大象交换了吃下肚的腌菜。

基诺族人

基诺族人

《大象换腌菜》的情节的曲折奇异,想象力之丰富,为上述几个阿推故事所难以比拟。但无论是用1只苍蝇换1只公鸡,再用1只公鸡换1死尸,还是用死尸换了汉商驮着盐巴的2帮牛——24头驮牛,直到最后用满山的驮牛换1头大象,都是表现阿推非凡机智的不同情节。

这一故事的一个值得注意的特色是,阿推的机智在基诺山寨是应付自如的,而在施展于他族坝区社会时,就有些力不从心,特别是其最后用满山的黄驮牛换一头大象,又用大象换腌菜,就说明阿推的机智在与他族接触中具有了局限性。在与其他民族相关的一些阿推的故事中,都有类似特色,这恰好反映了文字前民族机智人物故事的一种现实性。这对一个小民族清醒地估计自己的大环境来说,是颇为相宜的。

标签:基诺族
故事:基诺族的故事
声明:基诺族故事《阿推偷竹箱》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