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姊妹鸟

姊妹鸟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1-21 13:43:12

相传在很古的时候,苗家山寨居住着勤劳勇敢的苗族人民。

男的是骑马射箭的能手,女的是织布绣花的巧匠。男的出门随身带着弓箭,女的出门背上绣花针和线团,特别是年青姑娘,一边走一边绣,她们暗暗地相互比赛,看谁的手艺高,谁的围腰绣得美丽,个个都希望到了采花时节,自己跳起舞来,比孔雀开屏还美丽。

苗家山寨有一户姓金的人家,父亲早已去世,只有老母亲领着两个双胞胎姑娘度日,大双姑娘名叫金憨,二双姑娘名叫金丽。姊妹俩,论身材,相貌,完全一模一样,都长得秀气美丽,可性情千差万别。金憨为人诚实忠厚,能吃苦耐劳。白天,她帮阿妈种地、打柴;山寨的九座山峰,九个坝子,九条篙沟,处处留有她的脚印,洒下她的汗水,响着她的歌声。晚上,她点着松明火织布,直到鸡叫才入睡。因此,周围九十九个山村都传遍了她的名字,小伙子个个都来向她求爱。金丽呢?她为人刁钻古怪,好吃懒做。白天躲在家里收拾打扮,头发梳了九回,套筒绕了九遍还嫌不好,裙子围腰系了九次,还嫌不美。阿妈叫她帮种地,她嫌地里脏,姐姐叫她绣花,她怕针刺手。深夜里姐姐织布,她嫌织布机的响声吵醒了她的美梦。妈妈教训她四十七次,姐姐劝告她四十七回,她全当耳边风。到头来,她什么也不会做,吃的问妈妈要,穿的向姐姐讨。

苗族姐妹花

苗族姐妹花

阿妈的头上己露出白发,姊妹俩一天天长大了,金雀想飞出窝了。

大年正月三,是采花山的节日,小伙子要驾着马,吹起芦笙、洞萧来到采花山。姑娘们打着花伞,背上花挎包,穿着花裙子,系上花围腰,头缠鲜红的套筒,耳上戴着银耳环,手上戴着玉石镯子,唱着动听的耍山调,三五成群,时隐时现,向采花山翩翩而来。采花山上,桃李争艳,喜气洋洋,姑娘小伙子一碗甜酒下肚,心都甜透了。

这年正月初三,金憨穿上自己平时精心绣织的裙子、围腰,戴上平时积攒的钱买的首饰、玉镯,要去参加节日了。这可急坏了金丽,金丽只会穿不会绣,还不爱惜衣物,姐姐曾多次给她花裙子、围腰,她穿脏穿破就丢下了。妈妈也曾给过她耳环手镯,她已把它们抛去了。姐姐才出门,妹妹就流泪了。好心的妈妈劝道:“阿妹,莫怪天,莫怪地,只怪你平时不争气。莫哭了,穿戴上妈的去。”金丽只得穿戴上妈的衣物、首饰,匆匆忙忙上路了。

到了采花山,不管是骑白马的还是驾红马的;不管是吹芦笙的还是吹洞萧的;不管是东山头的还是西山头的,小伙子个个喜欢金憨姑娘,这个约她去唱歌跳舞;那个约她去观花。第九个小伙子被她看中了,二人手拉手来到黄梅树下,金憨问了对方的姓名和山寨,又定于明年正月三相会。金憨把自己千针万线织绣的挂包送给小伙子,小伙子又把一只精制的箭送给了她。一对情人在花树下告别了。

金丽穿戴着妈妈的一身衣物,初看时,倒象个老大妈,小伙子哪还来找她。她羡慕别的姑娘,也恨那些小伙子。她无力地坐在树下生闷气。就在这时,她看到姐姐有约会,于是,就屏住气,听完了二人的全部谈话,等姐姐她们走了,她才垂头丧气地回家。

从此,姐姐有说有笑,又唱又跳,象一只活泼的画眉鸟。妹妹却整天愁眉苦脸。真象雪地上的一只孤鸟。姐姐象一朵美丽的山茶花;妹妹却象一朵霜打过的阳雀花。

母亲年老了,她为大姑娘庆幸,也为二姑娘发愁,但她无能为力。金憨每当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总是翻出箭来看看,好象不如意的事情都被驱赶走了,她愉快地等待着那一天。金丽越来越怪阿妈,甚至诅咒抱病呻吟的阿妈早点死去。她嫉妒姐姐,希望老天给姐姐降下灾难。

第二年的采花山节又到了。老母亲重病缠身,奄奄一息。金憨想起自己从小死了爹,是妈一手抚养大,吃了不少苦,受到不少罪。如今理当先为妈妈请医生。苗山九十九个村寨,只有一个有名的医生,好不容易找到,但她还是去找。她临走时吩咐金丽好好看护阿妈。

金憨刚出门,金丽就忙把门关上,偷愉地打开姐姐的箱子,找到姐姐去年穿上采花山的那套衣物、首饰穿戴上,又带着那支箭,上采花山去了。

到了山上,她遍山走一转,回到黄梅树下等着。从中午等到傍晚,又从傍晚等到月出,小伙子来了。他见姑娘和手里的箭,可高兴啦!他还向金丽说明来迟的原因,是在作成亲的准备。金丽喜在心头,她暗暗地想:金憨呀金憨,你真是个老金憨,你做的窝,我占现成的了。于是,她跟着小伙子回家成亲去了。当时小伙认不出她来,只有天上的星星月亮认得出来,但又默不作声。

金憨早出请医生,下午才找来医生为阿妈看了病,她又拿着药方去买药,把买回的药熬好,又一勺一勺地喂母亲。天黑了,她才叫金丽,可没有人。她回到屋里,思念情人,又去找礼物,打开箱子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她断定是妹妹干的。夜幕已经降临,不见妹妹人影,她沿路去接妹妹。

一路上,她想起了今天失约的事,多惭愧呀!晚上见面,该多好啊!山上的大道小路,她记得清清楚楚,不一会儿,就到了她要去的寨子。只听寨子里热闹非凡,乐声阵阵。她躲在芭蕉树下,扯一片叶子掩着头,悄悄地窥视。她看到熊熊的松明火前一对新婚男女在敬酒。她惊住了:那不是自己的妹妹金丽和自己日夜思念的情人吗?她真想冲上去给妹妹一个耳光,说明真相。可她却咬紧牙关走回家去,把一切都告诉了阿妈,老人一气之下,断气了。

金憨穿着丧服埋葬了阿妈,她也跳井死了。

金憨死了变成村里树上的一只斑鸡,人们叫她憨斑。她死时的孝服上还粘有泥点,所以现在的憨斑鸟全身布满斑点。

金丽成亲后,仍不改旧习,使得丈夫不恩爱,公婆不喜欢,邻居很讨厌。她又想起被自己害死的母亲和姐姐,感到自己活着也没脸见人。有一天,她淘米时,把米搞翻了,又遭到婆婆的斥骂,她一气之下,穿戴上美丽的衣物首饰,也跳井死了。

金丽死后也变成了一只鸟,名叫金红鹏。它的羽毛十分美丽,就象她死前的衣着一样。

这两种鸟就是姐妹俩的化身。每年农历正月三,它们就来山村鸣叫。金红鹂总是赞美自己的羽毛:“金赞赞—金灿灿—”

而憨斑总是抱着对金红鹂的怨恨,它拖长声音骂道:“包骨—裸骨—”金红鹏听了,自愧地钻进窝里躲起来。

上一篇:杀虎救妻穿半裙

下一篇:捉财主

标签:苗族
故事:苗族的故事
声明:姊妹鸟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