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蒲妹

蒲妹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1-07 09:23:44

古时候,库尔滨河岸上住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猎人。他跟前只有一个小儿子,名叫彦焦毛的路根。一天清晨,彦焦一箭射中了一只飞在云彩里的白鸟。白鸟飘飘悠悠地掉在河里,等他赶到,奔流的河水已经冲走了那只受伤的白鸟,彦焦心里很不痛快。

这时,河对岸来了一个头上插着红罂粟花的姑娘,手里提着桦皮桶到河边来取水。她灌满水后,望着彦焦唱道:

库尔滨河的猎手啊,
为什么垂头丧气?
你的力气比老雕还大,
快乐和幸福一定属于你!

彦焦什么话也没回答,拉开弓,一箭穿透了那盛满了水的桦皮桶,姑娘用手堵住箭洞说:“这算什么本事?如果你是好样的,去把你父亲那匹七层镫的大马找到骑上,我才佩服你。”姑娘说完就向那座灰蒙蒙的大山走去。

彦焦回到家就问老人:“阿玛,你的那匹七层镫的大马呢?我想找到骑上。”老人说:“别胡闹了!它会活活摔死你。我已经好多年没敢动它了。”彦焦非要不可,老人说:“那你就去到三道岭外的一座黄石砬子上看看,那块有个木盆,如果木盆里的水已经没了,那你就到岭下草塘里去找它。千万小心啊!”

彦焦刚走上黄石砬子,那匹大马喝光了木盆里的水,向他迎面走来。只见它的蹄子比摇车还大,鬃已经拖地了。和这大马一比,彦焦就像个吃奶的娃娃,他不由的退了几步。可是他想,“我不是为了骑它才来的吗?光怕不成。”于是他就往大马跟前凑合。大马甩动长鬃不让他靠近,眼看大马要走远,彦焦绕过草塘,爬到一棵大松树上,大马从树下经过,他一下跳上了马背。

这匹马瞪着眼睛嗷嗷直叫,震得群山嗡嗡响。彦焦抓牢马鬃,大马尽管竖前蹄、蹬后腿,横蹦乱跳,彦焦像安在马背上一样。太阳落山了,大马浑身冒着热气,喷着响鼻……它驯服地驮着彦焦往家里走去。快到河边的时候,那个戴罂粟花的姑娘又在打水。彦焦对着桦皮桶又是一箭,姑娘抬起头来慢慢地说,“啊,你把马找到了,这也算不了什么。如果你真是个好样的,就到两千里外的盘古河岸去找一个叫蒲妹的姑娘,她在等着你。如果你能受得了一路上的艰险,那个姑娘就会嫁给你,帮助你照顾老父亲。怎么样?能行吗?”姑娘说完又往那座灰蒙蒙的大山走去。

彦焦回到家对老人说:“阿玛,盘古河岸上有个叫蒲妹的姑娘等我去娶她,好来照顾你老,让我去吧!”老人一听马上摆手说:“去不得,那是条绝路,多少人都是走半截就吓跑回来了。如果你没事可干就到河边抓兔子去,让别人去娶蒲妹吧。天不早啦,睡觉去,别胡思乱想啦。”

彦焦望着满天星星,星星好像眯缝着眼睛,嘲笑他在一个提水姑娘面前丢了脸。彦焦越想越不是滋味,当天边的云彩刚刚变成粉色的时候,他看父亲睡得正香,便偷偷地骑上大马,一溜烟往盘古河驰去。

彦焦趟过了库尔滨河,来到了那座灰蒙蒙的大山脚下,奇怪,这山连一棵树都没有。再近看,这山似乎会动。啊呀!眼前这座大灰山原来是条滚动的大土龙!他急忙退到附近石崖上一看,这土龙盘成一个圆圈,包围着三十八个姑娘。姑娘望见骑着骏马的彦焦,便一齐唱道:

骑大马的好汉哪,不要在一边闲站!
我们被困到这儿快要闷死啦,
不知道多咱才能回到亲人身边!
带弓箭的猎手啊,不要在一边闲站!
我们是被魔龙给卷来的,
虽不是你的亲姊妹呀,
可是总不该看着不管!

彦焦感动地回唱道:

被围困的姊妹们哪,
我不忍看你们受磨难。
可是我要射不死土龙,
你们千万别把我埋怨。

彦焦对准龙头猛劲拉弓,“嗖”地箭头像流星一样射中了土龙头穴。彦焦催马奔向姑娘们,喊道:“好啊,你们得救了!”此时,土龙挣扎着怪叫,一股黑色的血浆喷到他的胸口上。彦焦来不及闪开,他喊:“啊呀,好烫!”刚喊出口,他立刻就从马上跌了下来,像死人一样横卧在马蹄旁。姑娘们围着彦焦想着各种办法,她们从土龙头穴里掏出一颗闪光的宝珠,把它放在彦焦的胸口上,还在他头上洒着清凉的泉水。大家围着他,扯起手来绕着圆圈唱道:

醒醒啊,勇敢的猎手!
你救活了我们三十八个,
你若为我们死去,
叫我们多么难过!

……彦焦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胸口起伏着,宝珠滚落了。他被搀扶起来,向四外一看,姑娘们对他微笑着。小伙子害羞了,想马上跑开。姑娘们喊道:“走可不成,怎能不叫我们报答一下救命大恩呢?”其中一个大一点的姑娘说:“你的功劳实在大,我们没别的办法表示感激,就请你从我们中间挑个可心的做媳妇吧。”

彦焦说:“不用费心,盘古河的蒲妹在等我,我就是为了她才出远门。”姑娘们说:“忘掉你的蒲妹吧,天底下最好的姑娘都被土龙卷来了,你还上哪去找啊?”彦焦推辞不过,就向四外看了看,当他看到站在远处的一个少女时,那姑娘马上低下了头。彦焦觉得很面熟,顺口说:“好,就要她啦。”

姑娘们用麦面包上宝珠,捏成马形,又从大马身上扯下些鬃毛插到麦面马身上。迎风一吹,麦面一点点地变成一匹神气活现的高头大马。她们把它做为最好的礼物送给了姑娘,他俩告别大家就打马上路了。

走到一片长满红莓果的地方,彦焦问姑娘:“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库尔滨河岸上的那个提水姑娘?”她笑道:“天底下模样相同的人多着啦。我,谁也不是。”彦焦说:“我看你也不像,因为那个姑娘的头上是插着红罂粟花的。”说着他俩已经走进了宽阔的林中空地。姑娘禁不住地笑出声来问他:“你看我怎么样?”他打量一下说:“嗯,怪好看的。”

姑娘认真地说:“你真傻,既然有了我,你干嘛一定要去扑奔那个素不相识的蒲妹呢?”彦焦说:“你可别怪罪我,我总不该走到半路就变卦呀!”姑娘说:“没什么,如果你愿意,咱俩就像亲兄妹那样相处吧。好不?”彦焦说,“妹妹,那太好了!我给你娶了嫂子后,一定帮你选个中意的好小伙子。”她说:“先谢谢吧,就怕到时候你一高兴,把我给忘光了。”

走出密林,就是一条波涛滚滚的大河。河面上有座从对岸石洞里伸出的独木桥。他俩打马浮过大河,马到洞口便猛劲地往后退,怎么打也不迈步了。

彦焦下马往石洞里一看,有八个凶恶的怪人喝得醉醺醺,把头枕在一根通往江心的大木头上。在洞口有一个带着大枷锁的瘦弱女人,正背着脸低声哭泣着。听到有人来,她打量一会儿说:“年轻人,你怎么敢在这儿停留?这八个东西是吃人的劫道鬼,它们嗅到人味就会很快地醒来,像疯了一样扑上来……你看洞后的人骨堆已经快赶上大松树高了!”

彦焦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到这来了?”女人唉声叹气地说:“我叫诺敏姣,那天到河边给孩子捡贝壳,被它们抓来逼我煮人肉,若不干就把我也煮上。”彦焦气得不行:“妹妹,这事咱们不能不管!”

这时候,靠边睡的鬼头哼了一声,诺敏姣赶忙把彦焦推到洞口说:“快到洞后大松树下把宝斧挖出来,不然是斗不过他们的。”彦焦刚一出洞口,就听里边鬼头叫道:“怎么有生人味?”诺敏姣赶忙说:“啊,这是我的妹妹,从远道来送礼的,这荷包你不喜欢吗?”

彦焦累得眼前直冒金花才挖出宝斧,然后片刻不停地奔回石洞。等鬼头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把七个鬼剁成十四节。

彦焦忽然听到诺敏姣喊:“快躲开!”话音没落,鬼头已经从背面窜上去捏住了他的喉管,逼着他放下宝斧。彦焦疼得汗流满面,妹妹赶忙抽出那烧得通红的扒火钩,烙在鬼头的脊背上。

鬼头一松手,彦焦挣脱出来,把鬼头一劈两半,接着打开了诺敏姣的枷锁。诺敏姣万分感激,把那散发着香气的荷包送给了彦焦。妹妹对彦焦说:“哥哥,你骑着我的宝珠马先走一步吧。我用你的大马去送这位嫂嫂一段,不然她会迷路的。”彦焦说:“好,反正到盘古河也不远了,你就顺着我的马踪找吧。”

彦焦刚刚上了大岭,天上阴云密集,把阳光遮得严严实实。

上一篇:东坡肘子

下一篇:护国菜的由来

标签:鄂伦春族
故事:鄂伦春族的故事
声明:蒲妹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