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武丁中兴

武丁中兴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09-06 09:46:08

武丁中兴是指在商朝国王武丁统治年间,国势强盛,政治清明,百姓富庶。商王武丁惟才是举,衣食朴素,得到甘盘、傅说、禽匕、女儿小臣妥、王后妇好等众多男女贤臣的帮助;吞并了土方、西羌、工方、鬼方、虎方等81个敌国,分封了许多新的诸侯国,把殷商文化传播到了长江流域,加强了与西北各族的融合;甲骨文和金文被大量使用,玉器铭文开始出现;版筑和铜锡铅三元合金被发明,大片荒地被开垦。妇好墓中甚至发现了和田玉,可见当时殷人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西域地区。这成为了商朝最鼎盛的时期。故史书将武丁统治的59年间(前1250年—前1192年)称为“武丁盛世”。

武丁中兴

武丁中兴

历史背景

在商代之前期,其统治状况有起有落,其都城位置亦移徙无定。据载,在第十九王盘庚之前,国家凡“五盛五衰”,都城凡“六迁”。到了盘庚即位时,才把都城迁到殷(古称“北蒙”)。

盘庚迁殷避开了水患和宗室内部斗争的混乱局面,稳定的了商朝中央的统治,为以后的商朝中兴奠定了基础。使得殷商这个奴隶制国家,摆脱了困难的处境,并且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生产力、生产技术、制作工艺魏有了相当成就。

殷商后期由于武丁的前两代商王小辛和小乙统治无方,商王朝的统治一度衰微。据说,武丁即位以后,决心使商王朝的统治强盛起来,可是,却没有得到有才能的人为辅佐。于是,在三年的时间里,武丁对于政事不闻不问,一切政务都由冢宰决定,而自己则在暗地里观察国家的风气。

开创中兴

任用贤德

武丁少年时,父王小乙便把他下放到民间,与普通民众们一起劳作,武丁不仅锻炼了自己,还访得了一批人才为己所用。象贤人甘盘,尊之为师;罪犯傅说,举以为相。

武丁就在上述两位人才,还有祖己等大臣的辅佐下,开创了“天下咸欢,商道复兴”的大局面。这些都是先秦文献中提到的,甲骨文中并没有记载,包括什么武丁夜梦傅说、初即位三年不言、放逐王子孝己等等。

赏赐功臣

对新的领土,或直接封给征伐的大将等,象雀就被封为“雀侯”;或封当地臣服的氏族方国首领为侯伯,象犬侯、祝伯等。甲骨文中被封的侯有五十余个,伯有近四十个,这一方面也可说明,被商征服的氏族方国何其多了。此外,臣服于商的氏族方国,对王朝不仅有贡纳义务,还经常奉命征伐,象仓侯虎曾奉王命伐免方,侯告也奉王命伐夷方等。

联姻

甲骨文中常能见到商王族与氏族、方国联姻的事。一般是商先通过征伐使之臣服,然后再联姻,或娶诸侯之女为妃,或将王室之女嫁于侯伯等。这对巩固商与诸侯的关系,加强国家一统的力度,还是颇有效的。纵观中外历史,联姻都是国与国联络的一种重要手段,5000年来乐此不疲。

开疆拓土

武丁在位期间,不断向南面的虎方、东面的夷方﹑北面的鬼方(既匈奴)以及羌方﹑周族等进行大规模征伐。其中对对方作战动员的兵力,有时三千,有时甚至达五千;对鬼方用兵三年才攻克。据殷墟卜辞记载,武丁的配偶妇好还亲自率兵征伐羌方。作为武丁的妃子,妇好并没有呆在豪华王宫里,享受锦衣玉食,而是经常率兵东征西讨、南征北战。除了“伐羌”之外,卜辞中还有许多“获羌”﹑“用羌”的记载﹐即抓获了羌人的俘虏并用作人祭的牺牲,且数字惊人。

武丁向四方连年用兵﹐征服了周围的许多小方国。这些征伐战争,为王朝形成“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的广大疆域,奠定了基础。同时武丁征伐成功后,也任用方国的首领为将,比如武丁早年征伐西北的沚国,征伐成功后,清除叛商势力,任命沚国首领为将领,沚国也成为商王朝西北的重要支柱。

面对环伺四周的强敌,武丁不畏艰险,迎难而上,以硬碰硬,以强对强,四处征伐中建立了伟业。最大的对手来自北方,这应该是冷兵器时代,吾华夏亘古不变之铁律了。当时,商王畿北的土方和西北的工口(应是上下结构,打不出来,只好如此,下同)方,最为强劲,对商的威胁也最大,多次侵入商王畿。他们是两个较大的游牧部落,活动区域大致在今河北、山西北部,内蒙古西南部和太行山以西一带。

征伐地区

西方——羌也是一个劲敌。他们大体分布于今青海的东南部、内蒙古西南部、甘肃大部、四川的北部和山西的西北部。羌与其说是一个民族,不如说是一个部落集团的总称,种类很多,互不统属。商与其的战争同样残酷激烈,卜辞中记载的有商出兵最多(数十万人)的一次战斗就发生在此。不过武丁时,确切地说终商之世也未将整个羌人征服,但臣服于商的也不少。还有鬼方,分布于今甘肃南部,宁夏、陕山西北部一带,武丁用兵三年征服之。

东方——东方之征伐相对较轻,但卜辞中也提到了征夷方(应在山东境内,东夷的一支)、龙方(可能在山东泰山东南部,应该是东夷的一支)等,皆取得了胜利,令其臣服。

南方——南方也有征伐。居于今安徽寿县东南一带的虎方,武丁也派兵征服过。至于荆楚之地,《诗经·商颂·殷武》中提到过,但甲骨文中未有,是否征伐过,尚需考证。

其他——被武丁征伐过的氏族、方国,远不止上述提及的这些,还有黎、串、亘、危方、印方、方方、马方、基方、免方等,多不胜数呢。

一个更要特别提到就是周。武丁没有想到,这个被其讨伐征服、当时还登不上历史舞台的氏族,后来竟一举推翻了他的后人的统治,夺了商的天下。

武丁之四方征伐,极大地拓展了商的疆域,北到河套、南达江淮、西抵周境,东至山东半岛东北部,都在他的战车之下。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疆域广大的世界强国了,说是仅有的两三个超级帝国之一也不为过。

武丁大征服,自然离不开能征惯战的将领。其实,武丁本人就是一个出色的统帅,常亲自带兵作战。他手下将星璀璨,主要是禽、望乘,还有雀、亘等等。

筑城

在征服的地方建筑城邑,后可能再武装殖民,甲骨文中就常有“在麓北东作邑于之”此类的记载。这对统治新的疆域应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了,代商而起的周,也是这么做的。当时,商四周的氏族方国不少还处于原始落后的游牧生活阶段,武丁们此举,实际上也算是在这些地区播撒文明的种子了。

后续影响

武丁在位59年开创的盛世,一般认为维持到他的儿子祖甲时。期间,哥哥祖庚当王,享了10年左右的清福,弟弟祖甲继之,又干了33年,国家持续强盛,民众安居乐业,对外的征伐不大,西戎的一次也是大胜而归。粗算一下,武丁至祖甲,大约百年,应该是商代最黄金岁月,文治武功都达至巅峰,完全可以称得上华夏有史记载的第一个大盛世。

祖甲以后,商又历经廪辛、康丁、武乙、文丁、帝乙,最后传至帝辛(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商纣王)时,亡了国,大约130余年。实际上,这段时期,商并不象古文献中所说的那么衰落,包括恶名远扬的商纣王时代。甲骨文便可佐证,其中并没有发现祖甲以后有什么大的异样呀,国家还是那个国家,也许不能和武丁时相比,但整体实力还是强大的。

对外关系方面,祖甲末期后,商王畿西南(今山西中部和东南部)一些氏族方国开始叛商,加之东夷时叛时服,还有西方羌人的不时侵扰,形势并不乐观,征伐也从未停止。不过廪辛、康丁、武乙、文丁时,大的征伐并不多,也可能是记载不详吧,但帝乙、纣王父子时,尤其是儿子,对外征伐非常激烈,基本上也都取得了胜利。

东夷,武丁时便有征讨(夷方、虎方等),直至商亡也未断过。商之初与其关系怎样,没有记载,不好确定。一些历史书籍,常会想当然地认为,商本来自东夷,刚开始应该关系不错,其实偏颇得很。东夷,从来不是一个民族,只是中原人对东方之人的统称,充其量也就代表了东方一群互不隶属的氏族方国的集团,后来随着东方外延的不断伸展扩大,东北,朝鲜半岛,甚至日本也包括进去了。在民族性上,东夷无论是后来不同的国家之间,还是初始的氏族方国之间,都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至于商是否有东夷之称,实际上也是一个疑问,因为甲骨文从来没有提及过。武丁时所说夷方。

而商也许来自东方(最流行的说法),仅此而已,作为一个氏族,他是独立的,后逐渐发展壮大,建立了一个王朝,搭建了华夏初始的轮廓(不管有没有夏)最后有武丁来完善。

历史贡献

在武丁统治时期,在丞相傅说的辅佐下,对内大治,对外征伐。  随着国力的日益强盛,商王朝开始不断地对外用兵。从武丁时期的甲骨文中可以发现,武丁时期,曾经对于四方用兵,武丁时期征伐的部落有西北向的土方、鬼方、羌方,江淮流域的虎方等。商人后裔在追述武丁的事迹时,也说武丁曾经奋起武威,攻伐荆楚。可见,在武丁时期,商王朝的势力已经达到了长江以南的地区。   商通过几十年的文治武功,结果使大商国家大治,经济发展,百姓生活安定,四方诸侯宾服,出现了繁盛的局面。  武丁在位一共59年,死后被尊为“高宗”。

上一篇:盘庚迁殷

下一篇:酒池肉林

标签:商朝
故事:商朝的故事
声明:武丁中兴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