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生死搏斗

生死搏斗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20-07-17 16:55:00

 生死搏斗

 
  广西桂北的大瑶山区,经常有狼群出没。这种狼,个体比草原上的狼要小,但动作非常敏捷,而且异常狡猾。据说,这种狼与猎狗天生亲善,即使是最好的猎狗,当遇上这种狼的时候,都摇头摆尾亲热得不得了,好似两个久别重逢的好朋友。所以,当地的老百姓就叫这种狼为“狗舅”,意思是狗的舅舅。 
  “狗舅”其实是一种豺与狼的杂交变种,它具有狼的凶悍残忍与豺的狡猾多疑的特征,是桂西北瑶山丘陵地带上一种非常善于捕猎的食肉兽。千百年来,它在维持生态平衡方面担当了重要的角色。可是人们为了发展生产,一直毫无计划地猎杀它们,使它们沦为桂西北地区最有绝种之虞的食肉动物。
  初战告捷    
  柳州市郊区有个养殖户,名叫林汉强。他是养鸡能手,这几年他靠养鸡发了大财。 
  如今,人们的生活改善了,越吃越讲究起来,对自然传统喂养的家禽情有独钟。于是,瑶山出产的用传统方法放养的鸡,大批出口到香港甚至海外去,成为我国的名牌产品“瑶鸡”。 
  林汉强是一个商业意识较强的企业家,于是,他决定将自己在柳州郊区的养鸡场,搬到瑶山去自然放养。 
  林汉强到了瑶山,与当地政府签了合同,租了一座名叫草帽岭的山,着手放养“瑶鸡”。因为是自然放养,第一道工序就是“清场”。也就是说,一定要将这山上所有的食肉野兽,赶尽杀绝。于是林汉强请了当地几个猎户,用了一个星期的工夫,将草帽山所有的食肉动物,如狐狸、野狼、獾、黄鼠狼等猎杀干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是,有一天深夜,鸡场成百只种鸡被莫名的动物咬死了。鸡场里虽然也养有两条猎狗,但是,整个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请的饲养员中,有一个叫盘老四,曾是当地的瑶族猎户,这盘老四仔细查看了现场野兽的脚印后,大惊失色地说:“场长!不好了,这两个坏蛋,原来是‘狗舅’啊。难怪猎狗没吠一声。这家伙,报复心极强。你若是惹火它,它会和你没完没了地对着干的!” 
  林汉强听了大怒。一气之下,向公安局申请买了几条双管猎枪。他咬牙切齿地说:“我就不信几只野兽,会有什么能耐,我就斗不过它?明天,我们全场出动,去端它的老窝。” 
  翌日,林汉强带了五六个员工,拿上猎枪开始搜山。草帽山并不算大,树木茂盏,山洞连着山洞。由于有经验丰富的猎户盘老四,他们搜了方圆五六里,果然在一条山旮旯里,找到了狼窝。窝里还有两只如小狗一般大小的“狗舅”崽子。林汉强大喜,就命人捉了这两只小狗舅崽,带领众人回去了。 
  想起被咬死了几百只种鸡,林汉强气不打一处来,也不听盘老四的规劝,不但将两只小狗舅崽子杀掉了,还命人将狗舅崽皮钉在木板上,放在鸡场门口示众。一是想杀一儆百,让其他野兽再不敢打鸡场的主意;二是引蛇出洞。不是说“狗舅”报复心极强吗?如果它们来报复,他正好守株待免,一网打尽。每天晚上,他都安排了人荷枪实弹守侯。一连好几天,鸡场倒是相安无事。
 损失惨重
  谁知,灾难还是来临了。林汉强见当地的牧草茂盛,于是使想办一个畜牧场,养些菜牛或奶牛。为此,他还花了几千美元,从加拿大买了一头种公牛试养,还在牛场四周种着密密麻麻的“鸟不站”山刺,围得如铁桶一般。谁知,那天早晨,负责喂牛的盘老四气急败坏地跑来报告说:“场长!不好了,种公牛被‘狗舅’咬死了!” 
  林汉强一惊,喝道:“什么?这么大一头公牛,居然也能被它咬死?” 
  原来,这头从加拿大进口的种公牛,体重800多公斤。这“狗舅”体重不过二三十公斤,何况这种公牛还有厚厚的皮,怎么会死在这小动物手里呢?林汉强马上走到牛场去一看,吓得目瞪口呆。倒在地上的种公牛肛门的肉已被“狗舅”挖出来吃掉,肠子拖出体外几尺长,屎尿泻了一地,惨不忍睹。可以看出这“狗舅”是一下子跃上这头种公牛的背上,用它锋利的爪子,直抠种公牛的肛门。虽然种公牛力大无穷,但是受到这样的袭击,再大的力气也是无用武之地。 
  林汉强百思不得其解,养牛场种着密密麻麻的“鸟不站”山刺做成围墙,那家伙是怎么钻进去的呢?原来前些日子,场里杀的那头牛的牛皮被他晒干后,卷成一筒挂在墙边后不见了。如今,在围墙角发现这卷牛皮。它被这狡猾的窃贼拖到这“鸟不站”的围墙中,从围墙的刺蓬缝隙推过去,再咬断这捆扎牛皮的绳子,这时,牛皮没有绳子的捆扎,有一定的弹性,就散开来,形成一个1米见方的圆形牛皮洞。这两只“狗舅”就是从这牛皮洞钻入牛场,对种公牛进行袭击的。林汉强看了这两只家伙的作案手段,头皮发麻,两只畜生的智商之高让他难以置信。 
  林汉强知道,若是不彻底消灭这两只漏网的恶棍,他的鸡场和牛场是没法在此经营下去的。 
  盘老四深谙野兽的习性。他知道,现在经过“坚壁清野”,“狗舅”日子非常难过,于是他到处下诱饵和铁夹。“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三天后,这个“狗舅”。娘终于让铁夹夹住前脚被擒住了。林汉强喜出望外,他将这“狗舅娘”连着铁夹吊在鸡场门口那株老松树根上示众。要活活饿死它。 
  一连几天,鸡场的夜空上,总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卡噢!卡噢!……”声音悲凉凄切,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样哀嚎了两日两夜,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声音渐渐弱下去了。  
 两败俱伤 
  过了几天,林汉强的太太何秀美从柳州来到瑶山看望林汉强。当晚,林老板叫人弄了几个妻子爱吃的菜,同妻子何秀美在房间里慢慢吃喝起来。吃到深夜,何秀美因坐车颠簸了一整天,感到有点劳累了,就回卧室睡觉。她打开房门,突然嗅到一股浓浓的腥臊味。看见墙旮旯伏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她以为卧室里进来一只大狗,使用手掩住鼻子嘟嚷说:“汉强,你怎么忘了关门,房里进来一只臭气冲天的大狗,今夜怎么睡觉啊!” 
  汉强听到妻子说房子里进来一只臭气冲天的大狗,马上警觉起采,突然一惊,一跃而起,扑到墙边,抓起猎枪大声喊道:“秀美!赶快退出来,快快!危险!”
  秀美不知所措,转身刚想走出房间。这时房间里跃起一股旋风,一团毛茸茸的黑影猛扑过来,秀美的肩膀上被狠狠咬了一口鲜血淋漓。她怪叫一声倒在地上。 
  周时,那凶猛的“狗舅”,看见林汉强手里拿着猎抢,就往外拼命逃跑。林汉强手握猎枪在后面紧紧追着,追到墙边,林汉强开枪射击了。混乱中,“狗舅”的一条后腿中了弹,无力蹿上围墙,被追来的人们网入网兜里。这只被裹入网兜又蹦又跳,拼命撕咬,像红了眼的勇士一样。 
  林汉强打亮手电,照在还躺在地上的妻子身上,我的老天,妻子肩膀上豁了一个大口子,一块茶杯粗的鲜红的肌肉,翻了出来挂在肩膀上,血肉模糊。林汉强越想越怕,要不是刚才早一点儿发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他越想越恨,决心要教训教训这条恶棍。 
  第二天,“狗舅”被弄瞎了眼睛,剁去一只前爪,使被松绑放回山了。“妈的!这回你又跛又瞎,看你怎么觅食?不出一个星期,我就会在山上找到你的尸体。”林汉强胸有成竹。 
同归于尽    
  一晃10天过去了,林汉强估摸,林汉强估摸着又跛又瞎的“狗舅”已饿死在山上,便扛上双管猎枪,上山找它的尸体了。他在山里转悠了一个下午,什么也没见着,心想,它又跛又瞎的,长长10天时间,难道它还能活下来? 
  前面是一个光秃秃的山岗,山岗上怪石嶙峋。岗顶上有一块干坦的巨石,林汉强取下脖子上的望远镜向山顶望去。蓦地,他发现山顶那块平坦巨石上,躺着一只皮毛蓬松的动物。仔细一瞅,是一只死了的野兽。它仰面朝天躺着,全身血迹斑斑。它两跟紧闭着,嘴张着,伸出长长的舌头,正如自己想象的一样,狗舅饿死在山上了。林汉强心里一阵痛快,这只专门与自己作对的畜生,终于活活被饿死了,总算泄了自己心中之恨。 
  林汉强心满意足走上山岗,爬到悬顶的巨石边,弯下腰想拾起这只“死狼”。 
  他刚伸出手去,说时迟,那时快,“狗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弹起来。那只锋利的右前爪,向林汉强的面部抓去。林汉强惨叫一声,左眼珠已被它抠了出来,血淋淋地挂在脸上,接着咽喉被它紧紧咬住。这时,人兽在地上滚成一团,草丛晃动,尘土飞扬,“狗舅”死也不松口,渐渐的,一切似乎都静下来了。 
  当人们发现林汉强和和“狗舅”的尸体时,那只临死也要报仇的“狗舅”,牙齿还紧紧咬着仇人的喉咙。 
  报警后,公安人员斟查现场发现,周边一片狼藉,有许多秃鹰的头和毛。侦查人员摔倒测,“狗舅”被弄瞎了眼睛,又被剁去了一只前瓜,它文瞎又跛,当然不会猎到猎了。但是它非常聪明,它是用这种装死的方法来猎取猎物的。桂西北山区有许多秃鹰,它们最喜欢啄食死兽肉。它们在高空盘旋着,发现—只死兽躺在石板上,以为能美食一餐,就越飞越低观察着。秃鹰确信它已经死了,就大胆地停在这只死兽的身边,伸头过去啄食这只死兽。这时,“狗舅”跃身而起,一口准确无误咬住秃鹰的颈,并死死不松口。秃鹰是一种猛禽,它一下失算中了圈套,自然是拼死挣扎,利用自己的利爪乱抓乱钩,但是“狗舅”至死也不松口,这样任凭这秃鹰的利爪如何撕掳它,尽管也弄得它伤痕累累,但直到秃鹰断气,它才猎获得这赖以为生的食物。

上一篇:汪信之一死救全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故事:
声明: 生死搏斗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