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义士廖有方

义士廖有方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20-06-11 15:19:21

 义士廖有方

 
  唐朝有个人叫廖有方,他曾于宪宗元和十年到京城去应考,结果落了榜。
  考取进士的兴高采烈,落了榜的郁郁寡欢。他的心里不痛快,准备到四川去游历,以此排遣心中的忧愁。
  一天,行至宝鸡西边,夭色已晚,他见路边有个驿站,便到那儿去投宿。
  他刚把一切安顿好,准备躺下休息,忽然听到隔壁有人在呻吟。仔细一听,那人大约痛苦得忍不住了,还在轻轻哭泣。
  “唉,外出生病没人照顾,实在是可怜,”他暗暗地想,“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前去探望探望他。”  他推开隔壁的房门,看到一个脸色腊黄的年轻人,大约疼痛得太厉害了,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眼眶里充满了泪水。
  “仁兄,你病得不轻啊,生的是什么病?”廖有方走到他的床边问道。
  那个年轻人摇了摇头,有气无力他说:“不知道。”  “兄台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  “小弟不辞劳苦地进京赶考,只是没人赏识,又是落第而归。”  廖有方听了他的话,触痛了自己的心病,对他越发同情。
  那个年轻人挣扎着爬起来,给廖有方跪下磕了几个头。廖有方急急将他扶起,说:“仁兄有何吩咐,只管说来,何必行此大礼!”  “我,已是病人膏育,仁兄若是方便,请将我的尸首埋葬。”说完了这句话,他似乎已经用尽了力气,一下子又躺倒在床上,不断地喘息。
  “兄台不可胡恩乱想,哪一个一直无灾无病?我去给你找个医生看看,抓几帖药吃吃,慢慢地就会好的。”廖有方安慰他道。
  那个年轻人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微微地摇摇头。不一会儿,他的腿一蹬便不动了。
  廖有方把手凑近他的鼻孔,发觉已经没了气息。
  “屡试不中,死于他乡,实是可悲,”廖有方想道,“他在这里无亲无故,临终前要我给他办后事,我可不能撒手不管。”  他回到自己的房中,唤来驿站的主人,问道:“这一带可有人要买马?”  “客官莫非要卖马?”  廖有方点了点头。
  “附近村子里有个富翁正好要买,我去给你问问。”驿站的主人说。
  “多谢了。”  “敢问客官,为何要将马匹卖去?是不是缺了盘缠?”  “盘缠倒还有。隔壁的年轻人死了,你可知道?”廖有方道。
  “刚刚知道。”  “我想把马卖了,将那个书生安葬。”  驿站的主人正为此事犯愁,听了廖有方的话,喜出望外,忙问:“客官与他是亲还是友?”  “萍水相逢,素不相识。”  “啊,客官是个大善人!请问客官尊姓大名?”驿站的主人问。
  “鄙人姓廖,名有方。”  “廖先生请稍候,在下马上去给你问问。”说完,他便转身离去。
  村里的那个财主非常吝啬,见廖有方急着要用钱,故意压价。廖有方也
不跟他计较,连马带鞍一起贱价卖给了他。
  他买了口棺材,将隔壁的书生装殓,埋在附近。
  廖有方只知道那年轻人是个书生,遗憾的是不知他的姓名。问问驿站的主人,他也不知道这个书生姓何名谁。
  他对那个书生十分同情,写了篇铭文悼念他。铭文写道:“真是可叹,身后只留下个空口袋,屡次应试,仍然是个穷书生。虽然我们只有半面之交,但我为你哀痛,不知何处是你家乡。”  他给书生办完了丧事,便向驿站主人告辞,继续向四川行去。
 驿站主人对廖有方的义举十分钦佩,常常把这事讲给过往的客人听。客人来自四面八方,这件事很快就传扬了出去。
  廖有方到了四川,探访了亲友,游览了名山大川,然后取川东道返回。
  到了灵龛(kan)驿,他准备投宿。驿站的主人看他像是客人们传说中的模样,笑脸相迎,问道:“客官准备在这里住宿?”  “是。”  “请问尊姓大名?”  “鄙姓廖,名叫有方。”  “哦,原来是廖先生。这里的客房已经注满,我家就在附近,住在我家怎么样?”  廖有方看看天色已暮,不得继续前行,于是向他道谢:“那就多谢您了。”  “无妨,无妨。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廖先生请。”  驿站的主人在前领路,廖有方在后相随,不一会儿便到了他家。
  他的妻子身穿孝服,看到丈夫领着客人来了,连忙上前相迎。
  驿站主人把妻子拉到一旁,悄悄跟她说了几句,她朝廖有方看了几眼,走上前来朝他拜了两拜,随后到厨房里去忙开了。
  “当家的,饭菜准备好了,请客人用餐。”驿站主人的妻子说。
  “廖先生请。”驿站主人说。
  廖有方走到桌边一看,顿时呆住了。菜肴摆了一桌子,如同酒席一般。
  “主人家,太客气了。随便烧两样菜就行了,何必如此费心。”廖有方说。
  “哪里,哪里,怠慢之处还请廖先生包涵。”  吃过晚饭,驿站主人夫妇一直陪着他拉家常,如同对待家里人一样。
  “廖先生,您是不是在宝鸡西边的驿站里卖马葬了一个书生?”驿站主人忽然掉转了话题,问起了这件事。
  “是有这么回事。主人何以得知?”  “先生的义举传遍了这一带,驿站里的人更是人人皆知。先生的胸怀不凡,在下敬佩得很。”驿站的主人说。
  “这样的事若是让主人碰上了,您会不会撒手不管?”廖有方反问了一句。
  “不会。”  “那就是了。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不值一提。”廖有方说。
  “廖先生过谦了。请问,那书生临终前的情形如何?”驿站主人的妻子插嘴问。
  廖有方便将当时的情形,详详细细他说给他们听。驿站主人的妻子听了,似乎十分激动,泪水忍不住地纷纷落下。
  时间已晚,大家感叹了一番,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廖有方便向驿站主人告辞。驿站主人道:“廖先生沿途劳顿,何不住下来休息几天?”  “多有打扰,在下心中着实不安。”  “哪里话,哪里话,廖先生若不嫌弃,就请在这里住下。”  主人再三挽留,廖有方也着实有些劳累,答应在这里再住一天。
  吃饭时,又是熊掌,又是虎肉,名贵的菜肴满桌子都是。他的妻子又是劝酒,又是夹菜,招待得非常殷勤。
  “如此有劳主人家,在下十分感激。”吃完饭,廖有方真诚地说。
  “家常便饭,只是表示我们对先生的一点心意。”主人的语气也十分诚恳。
  以后,廖有方每天都要告辞,主人家总是苦苦挽留。这可真是盛情难却,弄得廖有方无法脱身。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廖有方不免犯了疑,主人如此对待自己,莫非有什么用心?他暗暗留了心,心中有所戒备。 
驿站的主人似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廖有方再来告辞,他不再挽留,只是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了声“路上珍重”。
  他的妻子跑了出来,失声痛哭,廖有方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呆呆地站在那里。
  驿站的主人拿出许多上等的丝织品送给他,价值相当于上千两银子。
  “半个月来,承蒙贵伉俪(kangli)盛情招待,在下已是过意不去。如今还要送我这份厚礼,在下实不敢领。”廖有方说。
  驿站主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唉,就对你实说了吧,今年春天你卖马埋葬的那个书生,名叫胡绾(wan),是我妻子的兄弟。”  廖有方听了这话,方才知道那个书生的姓名。他连忙走到驿站主人妻子的面前,表示自己的哀悼,并坚决表示不接受这些礼品。说完之后,他便告辞转身离去。
  驿站主人打马前来送他,走过了一个驿站,还是不肯分手。
  “仁兄,没有不散的筵席,还是请回吧。”廖有方说。
  “好吧,”驿站主人道,“我们就此别过。这些薄礼,只是表示我们夫妇的一点敬意,兄台务必收下。”说完,他放下礼物,打马而回。
  廖有方连声呼喊,见驿站主人不肯回转,也掉头而去。
  驿站主人认为廖有方会拿,廖有方以为驿站主人会取回,结果谁也没拿,任它丢在旷野里。
  这事又成了一件新闻,迅速传遍了附近各地。当地有地位的老者深受感动,将这事报告给州官。州官也受到了感动,把这事上奏给皇帝。
  满朝的文武大臣都知道了这件事,对廖有方的所作所为十分钦佩。大家有心给朝廷选取贤才,于是一齐推荐他。
  第二年,李逢吉主持考试,将廖有方取为进士。廖有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以前的事,于是改名为廖云卿。
  虽然他改了名,但是他的名声依然传遍了五洲四海,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有名的义士。
  那个驿站的主人名叫戴克勤,他的事迹也传遍了中原各地。朝廷发了公文到节度使那里,将戴克勤提拔为当地的大官。
  廖有方与戴克勤,一个仗义疏财,施恩不望报,一个受人之恩,时时不忘报答,一时传为美谈。直至后世,人们还常常说起这事。

上一篇: 金枪杀手 

下一篇: 蛇女的名片

标签:
故事:
声明: 义士廖有方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