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 汪元量《湖州歌》鉴赏

汪元量《湖州歌》鉴赏

来源: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时间:2019-01-18 20:40:02

汪元量《湖州歌》鉴赏

【原文】:

湖州歌

其一

一匊吴山在眼中,楼台累累间青红。锦飘后夜烟江上,手抱琵琶忆故宫。

其二

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西四百州。

【原文作者】:汪元量

【原文出处】:(据嘉惠堂刊本《武林往哲遗著·水云集》)

【鉴赏】:

汪元量(1241—1317后),字大有,号水云,钱塘人,宋度宗时即以善琴出入宫掖,为宫廷琴师。1276年正月,元大军直入临安(今杭州),二月,进屯湖州,三月,俘宋恭帝赵鵾、皇太后全氏、太皇太后谢氏三宫先后赴大都,汪元量随谢氏北行。亡国去家的惨痛经历给了汪元量巨大的震动与刺激,他用自己的诗来记述当时的史事并抒发自己的感情。《湖州歌》是他为宋宫室被俘北行而作的组诗,共九十八首。诗人以七绝联章的形式依次记述了自己“杭州万里到幽州”的所历所感。这里所选二首是《湖州歌》的第五、第六首。

第一首诗记宋三宫北行船队已启航驶离南宋都城临安。前两句写舟中遥望。河水无情,载船向北,诗人伫立船头,久久顾望。在茫茫的水面上故国家乡渐渐远去,就是钱塘江岸的吴山,在视野中也只剩盈盈一握之迹,远远浮现于水际,而吴山上层叠相连的宫室楼台,只成了一片青红相间、隐约可辨的色彩。数量词“一匊”巧妙地点明,这是诗人于北行船中远眺所见,而就是这“一匊”之吴山,也即将隐去。这里,诗人以精微的体察抓住了船头远眺所见将逝未逝的故都景色特点,构成了一幅静中有动的远眺图。不仅画出了宋国君臣北降、将离故都的景象,写出行程,而且倾注了身为亡国之臣的诗人对于故国的无限眷恋和对于前程的惶忽忧急之情,真可谓景真情挚,情景交融。

后两句紧接前两句,写江夜抒怀。故都离去,船行愈远,夜已入深,在夜雾迷茫的水面上,往日宋家江山概不可见,在黑暗与寂静中诗人痛定思痛,万难成眠,不禁援琴而弹,以宣泄忧愤,聊度长夜。昔日皇家的“锦”(“”同“帆”),今日已满载耻辱。同是一“锦帆”,昔日乘之遨遊,今日坐以北降。作为受知于谢太后的宫廷琴师,诗人用这把琵琶曾弹奏出多少欢悦优雅的乐曲;作为亡国之臣,今天奏出的是凄伤迷茫之音。一个“忆”字,系连全诗,痛切地道出了诗人对故国的思念与今昔对比的哀愁。第四句是诗人自抒胸臆,然而它又同第三句一起构成了一幅烟江夜弹图。夜弹图画中有声,我们似可听到一阵阵如泣如诉,悲怨哽咽的琵琶声似断似续地溢出寂静的画面。

此诗记事抒情,诗人不是直接叙写,而是用含蓄凝练之笔构成远眺图和夜弹图两幅画面,将亡国离家的事与情一齐凝聚于其中,使全诗显得更加婉转深挚。

第二首诗紧接上首,仍是通过诗人北行舟中所见之景以抒胸臆。前两句“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写船队继续行进中诗人放眼北望,是元国遥遥,没有尽头(“燕云”泛指北方,这里借指元国疆域);凝目眼前,却是滔滔江水向东长流。“江”,在古代一般是指长江的专有名词。按《湖州歌》所记行程,俘船应是从临安出发,沿运河北上,此处船离临安未远,尚未到达长江。然而,茫茫北去的河水与去国的悲痛触发了诗人的联想,恍若眼前就是沛然东流的长江。长江,是故国山河的代表,诗人在此所用的,正是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所说的“悄然动容,视通万里”的超越实际空间的艺术构思。这样,燕云与大江形成了令人肠断的对照:异国迢遥,前途未卜;故国渐离,山河依旧。“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是唐代杜甫《登高》诗中千古传颂的名句,写尽了秋景,道尽了秋悲。本诗此二句以“望”字总领,亦可谓写尽了离景,抒尽了离愁。杜甫是面对长江,悲愁如江水滚滚而来,汪元量却是将离长江,怀恋伤痛之情随江水悠悠东流而长相萦牵。杜、汪二位诗人,虽然有近五百年的时代之隔,但他们的诗句却以同样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而前后相为辉映。

后两句“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西四百州”,写诗人黄昏所见所感。夕阳寒鸦,本是萧瑟之景,最宜钩人愁绪。这样的环境气氛,把诗人汹涌的感情推向高潮,他再次回身反顾,长望即将远离的故国土地——东西四百州(宋时并不及四百州,此举成数,指全国)。“目断”与首句“北望”相呼应,如果说“北望”主要表达了诗人对前程的忧虑的话,“目断”所含的感情就更其复杂:故国之恋,亡国之悲,去国之痛,俘降之耻……至此,诗人已是肝肠寸断,而其忧国伤时的自我形象也跃然纸上了。

此诗跟前一首相似,通篇不着一伤痛之字,亦不闻一悲叹之声。诗人以沉着的笔调勾勒出燕云大江、夕阳寒鸦的苍茫寒凉的画面,渲染出悲慨的气氛,从而寄寓自己作为一个亡国之臣的复杂感情,其悲其痛,足以使人回肠荡气。

汪元量的友人李珏跋元量所撰《湖山类稿》,称元量“亡国之戚,去国之苦,间关愁叹之状,备见于诗”,“亦宋亡之诗史”。后人亦多以“诗史”论元量之诗。《湖州歌》是汪元量“诗史”的重要代表作。《湖州歌》九十八首中,有直叙,如第一首:“丙子正月十有三,挝鞭伐鼓下江南。皋亭山下青烟起,宰执相看似醉酣。”有议论,如第七首的“十数年来国事乖,大臣无计逐时挨”。也有第七十首的“皇帝初开第一筵”至第七十九首的“第十琼筵敞禁庭”,对宋三宫抵元后受到元帝室十筵宴请的满含血泪讽刺的铺陈描述。诗人运用了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法。本文所论之第五、六两首,则以沉着含蓄在《湖州歌》中表现出自己的特色。

相关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声明:汪元量《湖州歌》鉴赏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