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 陆机《猛虎行》鉴赏

陆机《猛虎行》鉴赏

来源: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时间:2019-01-11 16:55:01

陆机《猛虎行》鉴赏

【原文】:

渴不饮盗泉水,热不息恶木阴。恶木岂无枝?志士多苦心。整驾肃时命,杖策将远寻。饥食猛虎窟,寒栖野雀林。日归功未建,时往岁载阴。崇云临岩骇,鸣条随风吟。静言幽谷底,长啸高山岑。急弦无懦响,亮节难为音。人生诚未易,曷云开此衿?眷我耿介怀,俯仰愧古今。

【原文作者】:陆机

【原文出处】:据四部丛刊影印明翻宋本《陆士衡文集》

【鉴赏】:

陆机有强烈的功名思想,孜孜追求建功立业,兼济天下。他到京都洛阳后改事司马氏政权,前几年仕途并不得意。因此,彷徨苦闷。这两首乐府诗都抒写志士功业不就的苦闷。

《猛虎行》本是古乐府曲调名,属《相和歌辞·平调曲》,其古辞至今仍有存者。陆机用乐府旧题写新诗,抒发自己的情怀。

开篇四句,以议论抒感慨。行为正直注重操守的人,即使口渴也不饮盗泉水,热了也不在恶木枝荫下歇息,哪里是恶木没有枝荫呢,是志士用心良苦啊!这四句用意在于强调志士应当重操守。

“整驾肃时命,杖策将远寻”起六句,述说奉命被迫来京后环境艰险,一事无成。敬奉时命整顿车马,执鞭上路远来寻求功名。“饥食猛虎窟,寒栖野雀林”两句,反用《猛虎行》古辞句意,古辞说“饥不从猛虎食,寒不从野雀栖”,原意是君子以操守为重,尽管饥寒,也不与虎、雀同伍并处。陆机则说,他为时势所迫,不能像古代圣贤那样重操守,已经饥不择食,寒不择夜。“日归功未建,时往岁载阴”,古时以春夏为阳月,以秋冬为阴月,岁载阴,即岁末;日子一天天过去,功名没有建立,时光如流又到了年末。诗人是在岁末回顾入洛几年来在虎窟和野雀林中委屈生存,岁月虚度,功业无成,内心痛苦而又无奈。

“崇云临岩骇,鸣条随风吟”起六句又推进一层。前两句写岁暮景色:高高云层临岸而起,枝条随风而吟。“静言幽谷底,长啸高山岑”,在深谷沉思,在高山顶长啸,描写了一个正直独立、不甘流俗的形象。“急弦无懦响,亮节难为音”,这两句以音乐作譬喻,意思是弦急则调高,节操高亮者言必激昂慷慨,好像急弦不会发出懦言,直言又不为时君所喜,所以“难为言”。这里表白自己不愿同流合污而保持高洁的人格,所以难为时人所容,个人抱负也不能实现。

最后四句以感慨收束全诗。世途艰难,行路确实不易,如何才能放宽胸怀呢?想着我光明正直的抱负不能施展,俯仰之间久久有愧于古今志士。

相关古代文学名篇鉴赏

声明:陆机《猛虎行》鉴赏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