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比喻句大全 > 关于诗文的推敲与简炼的比喻句

关于诗文的推敲与简炼的比喻句

来源:经典比喻句大全 时间:2018-11-09 08:10:02

关于诗文的推敲与简炼的比喻句

语约易言,文重难得。玉少石多,多者不为珍。

(汉)王充《论衡·自纪篇》。

比喻文章要多推敲修改,使其简洁明了,臻于纯净。如果文辞芜杂拖沓,就无法突出主题,好比玉璞里含玉的分量越少,这块玉就越不值钱了。

裁则芜秽不生,熔则纲领昭畅,譬绳墨之审分,斧斤之斫削矣。

(南朝·梁)《文心雕龙·熔裁》:“裁则芜秽不生,熔则纲领昭畅,譬绳墨之审分,斧斤之斫削矣。……绳墨以外,美材既斫,故能首尾圆合,条贯统序。”

以木匠用绳墨确定了木材的去取界限之后,再用斧子砍去无用的部分,比喻文章写完之后,要经过裁辞,辞句就不会出现杂乱烦累;经过熔意,文章的纲领便可明白畅通。

骈拇枝指,由侈于性,附赘悬疣,实侈于形。〔二〕一意两出,义之骈枝也;同辞重句,文之疣赘也。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熔裁》。《庄子·骈拇》:“骈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干德,附赘悬疣,出乎形哉,而侈于性。”

以人体上连生的拇指与枝生的小指,以及附生的肉瘤,不仅对人体纯属多余,且不美观,比喻在文章中一个意思及同样的辞句重复出现,会影响文章的质量,应极力删去。

夫美锦制衣,修短有度,虽玩其采,不倍领袖,巧犹难繁,况在乎拙?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熔裁》。

比喻文章以简练为贵,不要因为想出了工巧的文辞之后,而舍不得割爱删削;这正如用华美的绸子制作衣服似的,长短都有一定的尺寸,虽然非常喜爱绸子的花纹,但也不能把领子和袖子增加一倍。

辞如川流,溢则泛滥。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熔裁》。

以河水太满了,会到处泛滥,比喻文章写好后,应把累赘芜杂的辞句删去,这样文章就不会有累赘了。

视布于麻,虽云未〔费〕贵,杼轴献功,焕然乃珍。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神思》:“苦情数诡杂,体变迁贸,拙辞或孕于巧义,庸事或萌于新意;视布于麻,虽云未〔费〕贵,杼轴献功,焕然乃珍。”

以麻未经机杼加工前并不贵重,一旦加工成了布匹之后,便会成为闪光的珍品,比喻当想象力旺盛奔涌之际,难免会产生思想内容诡奇杂乱,体制变化不当,意思巧妙而文辞间或拙劣,新鲜的见解间或寓于平庸的事例之中等现象,这就需要重新修改加工,尚可成为精妙作品。

自然会妙,譬卉木之耀英华;润色取美,譬缯帛之染朱绿。朱绿染缯,深而繁鲜;英华曜树,浅而炜烨。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隐秀》。

以草木上开放的鲜艳花朵,比喻作品的文辞自然达到的妙境;以丝绸上染上红绿颜色,比喻经过修饰加工后,所取得的美好文辞。在这里,作家强调了“自然会妙”,意即:只有当作者受到外物的激发后,不仅产生了淋漓的兴会,同时捕捉到了最能曲曲传情的艺术形象,达到情景交融的境地时,才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地产生隐秀。也就是“才情之嘉会”。但这也并不意味排斥艺术加工。没有艺术加工,也就不会有艺术品。不过艺术加工应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要顺应外物自然的情致而发挥人巧,使人巧合于天工,使艺术体现出自然美,就象树上开放的鲜花那样自然生动;“隐”包含于文辞的内容之中,要在丰富的内容的基础上,对文辞进行修饰和润色,使文章深含而又不晦涩。这种加工犹如在有花纹的缯帛上染朱绿之色,颜色虽深,但花纹仍隐然可见。

相门相客应相笑,得句胜于得好官。

(唐)郑谷《静吟》。又(宋)陈人杰《沁园春》:“诗不穷人,人道得诗,胜如得官。”

比喻诗文贵于细心推敲,才能妙语夺人,乐在其中。

愿君此地攻文字,如炼仙家九转丹。

(唐)孟郊《同恭夏日题寻真观李宽中秀才书院》九转丹同九转金丹,道家语,《抱朴子·金丹》:“一转之丹,服之三年得仙;二转之丹,服之二年得仙;三转之丹,服之一年得仙;四转之丹,服之半年得仙;五转之丹,服之百日得仙,六转之丹,服之四十日得仙;七转之丹,服之三十日得仙;八转之丹,服之十日得仙;九转之丹,服之三日得仙。”比喻赋诗为文要多推敲、修改,字斟句酌,才可臻于妙境。古今中外凡是取得成功的作品,除其他的因素暂且不谈外,能否在写成之后加以认真推敲,也是成功的一大要素。就拿这“推敲”二字的来历来说,原来包含着一段很生动有趣的故事呢!《隋唐嘉话》载:贾岛初赴举京师,一日,于马上得句云:“鸟宿池中树,僧敲月下门,”初欲作推字,练之未定,不觉冲尹。时韩吏部权京尹,左右拥至前,岛具告所以,韩立马良久,曰:“作敲字佳矣。”杜甫说:“新诗改罢自长吟。”卢延让说:“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果戈理说:“是的,你若做上一百次,就一定会简洁的呀!”列夫·托尔斯泰说:“不要讨厌修改,而要把同一篇东西改写十遍,二十遍。”总之,写作的艺术就是提炼的艺术”(契诃夫语),也可以说:没有提炼,就好比酒糟和酒在一起,其香味就差远了!

此诗以道家炼丹需经过九转,服后三日便可成仙为例,比喻诗文要不厌推敲修改,才能成为精粹的作品。

鬓丝犹可染,诗病却难医。

(唐)裴说《洛中作》。

比喻诗写完后,要认真推敲,使其臻于精纯,否则,一旦发表之后,就无法挽救了,而不象鬓白了后,还可以将它染黑。

能改则瑕可为瑜,瓦砾可为珠玉。……昔人谓“作诗如食胡桃、宣栗,剥三层皮方有佳味”。作而不改,是食有刺栗与青皮胡桃也。

(唐)李沂《秋星阁诗话》。瑕:玉的污点;喻诗作不纯,有缺陷;瑜:玉的光采,喻精妙的诗作。

比喻诗作要不厌删改,能改,就会使原来不是很好的作品臻于美境。就象古人所讲的那样:“作诗就好比食胡桃、宣州的栗子,要剥掉三层皮之后,放在嘴里才觉得有味”。如若不改,就好象把栗皮上长的细毛和胡桃的青皮也给吞下去了。

貔貅睡稳蛟龙得,犹把烧残朽铁磨。

(唐)司空图《狂题十八首》:“莫恨艰危日日多,诗情其奈幸门何?貔貅睡稳蛟龙得,犹把烧残朽铁磨。”貔貅:猛兽名;蛟龙得:探骊得珠,喻文辛抓住了题中要害,语出《庄子·列御寇》。

全句比喻文章要经过艰苦提炼,反复推敲。

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

(唐)杜甫《戏题王宰画水山图歌》。

比喻精妙的作品都是由于反复构思,精雕细刻,不断推敲才取得的。

犹矿出金,如铅出银,超心炼冶,绝爱缁磷。

(唐)司空图《诗品二十四则·洗炼》。

以含金、铅的矿石要投放在炉子里经过烈火的冶炼,去掉其中的杂质,才能提出真金和白银;比喻作品写完之后,应不厌推敲,反复斟酌,去掉可有可无的字词,便会使作品显得精粹完美。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唐)司空图《诗品二十四则·洗炼》。

那晶晶的月,清清的水,都是你的化身。以明洁的流水及明月,比喻作品经过推敲已达到纯净的境界。

空潭泻春,古镜照神。

(唐)司空图《诗品二十四则·洗炼》。

以空潭中泻出的纯洁春水以及铜片经过磨制成镜子后,显得非常明净,能照出人的神态为例,比喻作品写成后,要反复斟酌,去掉可有可无的字,才能使作品臻于精纯。

譬之金银铜铁,只是金银铜铁,炼有多少,则器有精粗。

(宋)陈亮《龙川集·与朱元晦秘书》。

以金银铜铁要经过多次冶炼,才能去掉杂质,冶炼次数越多,就变得越精纯,暗喻诗文写好后,要反复推敲,字斟句酌,方能去掉可有可无的字句,使作品臻于简炼精纯。

卒行好步不两得。

(宋)陈师道《句》。卒行:急走。

原喻仓卒办事而又要求好是不可能的;现可比喻草率赋诗为文,而不经过反复推敲,字斟句酌,是很难写出好作品的。

惟诗也,是乾坤清气,造物须悭。

(宋)陈人杰《沁园春》。

比喻诗作要反复推敲,字斟句酌,使其臻于精纯。

运用玉炉火候,鼎中炼就真金。

(宋)萧廷之《西江月》。

现可用来比喻诗文经过锤炼、推敲之后,才能变得更精粹。

识得水中金,锻炼烹煎理更深。

(宋)萧廷之《西江月》。

“锻炼烹煎”喻反复推敲诗文。

“新诗改罢自长吟”,此少陵苦思处,使不得溟渤,焉得骊颔之珠哉!

(明)谢榛《四溟诗话》。溟渤:海。骊颔之珠即探骊得珠,喻文章能抓住主题要害,《庄子·列御寇》:“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

比喻修改作品要有勇气,也只有不断的推敲,才能使诗作除去芜杂,臻于纯真,击中主题。

夫文未有繁而能工者,如煎金锡,粗矿去,然后黑浊之气竭而光润生。

(清)方苞《望溪文集·与程若韩书》卷六。

以矿石要经过烧炼,除去杂质,尚可得其精华,比喻文章必须刊落浮辞,芜辞,才能臻于雅洁简炼。

是乃所以为古文妙镜,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矣。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十七。(晋)刘琨《赠卢谌》:“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以钢要经过多次冶炼,尚可变成最柔软的东西,能缠绕在手指上,比喻文章要经过反复推敲修改,才能臻于佳境。

妆严绝色显,叶割孤花明。

《小苍山房诗集·改诗》卷十五:“改诗难于作,辛苦无定程。万谋箸不下,九转丹难成。游觉后历妙,阵悔前茅轻。抽丝绪益引,吸井泉弥清。妆严绝色显,叶割孤花明。如探海岳胜,人到仙不行。如奏钧天律,鸟哑凤始鸣。脱去旧门户,仍存古典型。……”

比喻诗写完之后,要认真删改,仔细推敲,反复斟酌,这样就能使作品更加简洁,意境格外清朗。好比一位美人经过浓装之后,她就显得格外灿烂;树枝除去绿叶之后,一朵花儿显得尤其明丽。

尽可能地紧密与简缩,——象炸弹用无比坚硬的外壳包住暴躁的炸药。

艾青《诗论·技术》。

比喻内容丰富而文字简炼的作品,便会显得格外有力量。

不要故意铺张,——象那些没有道德的商人,在一磅牛奶里冲进一磅开水。

艾青《诗论·技术》。

比喻作品的内容本来就很淡薄,但又写得累赘拖沓,就显得更加难以卒读了。

物须见少方为贵,诗到能迟转是才。清角声高非易奏,优昙花好不轻开。须知极乐神仙境,修炼多从苦处来。

(清)袁枚《箴作诗者》。

比喻诗文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到达精妙的境界,而这样的境界很不容易实现,就象昙花那样不是轻易就开放的。

阿婆还是初女,头未梳成不许看。

(清)袁枚《遣兴》之五:“爱好由来落笔难,一诗千改心始安。阿婆还是初女,头未梳成不许看。”

比喻诗作不能刚写完就急着拿去发表,就象阿婆还是年轻时那样爱美,头未梳好前,是不许让外人看见的。

糟去酒清,肉去洎馈。

(清)袁枚《续诗品三十二首·澄滓》。洎:肉汁。

以酒里要去掉酒糟,味道才更加纯真;肉渣除去之后,肉汁就格外鲜美,暗喻作品要经过反复推敲,删去多余的字句,尚可臻于美境。

吟诗骨与神仙骨,一样天生换总难。

(清)袁枚《换骨岩》:“每对黄庭眼倦看,有谁能得大还丹。吟诗骨与神仙骨,一样天生换总难。”

暂时染指休言味,镇日淘沙自得金。

(清)袁枚《书香岩诗后》。染指:常指沾取非分利益,现可释为沾手,《左传·宣公四年》:“楚人献鼋于郑灵公,公于宋与子家将见,子公之食指动,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笑。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公而不与也。子公怒,染指于鼎、尝之而出。”淘沙得金亦作披沙拣金,原喻选择,现喻提炼修改,高仲武《中兴间气集》:“崔峒诗文采炳发,意思雅淡,披沙拣金,时时见宝。”《世说新语·文学·孙兴公语》:“陆文若排沙简金,往往见宝。”

比喻诗文贵在不断地推敲、修改,才能臻于完美。

赋诗如开花,开多花必少。

(清)袁枚《笔不老》。

比喻诗句应当反复推敲,精于求精,而不要马虎从事,草草下笔。

下笔如下石,石破天方惊。

(清)袁枚《改诗》:“选调如选将,非胜不用兵。下笔如下石,石破天方惊。”石破天惊:原喻箜篌声音凌厉激越,出人意外,有不可名状之奇,后多用来称赞文字议论超凡脱俗,(唐)李贺《昌谷集·李凭箜篌引》:“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比喻下笔写诗之时,要认真选字遴句,反复推敲,才可写出超凡脱俗的绝妙诗文。

自爱诗如百炼金,多君辛苦赐神针。姓名敢作千秋想,得失先安一寸心。

(清)袁枚《谢苕生校定拙集》。

百炼金喻反复推敲,使文辞除去杂质,臻于完善。

作文如攻玉然,今日攻去石一层,而玉微见,明日又攻去石一层,而玉更见,再攻不已,石尽而三全出矣。

(清)唐彪《学有专攻深造之法》。攻玉同攻错,琢磨玉石。

比喻文章写完之后,要不断修改,推敲,逐渐臻于完美;就象玉匠琢磨玉石,今日去掉石质一层,玉显出来一点,明日再除去石质一点,玉就露出更多的体质,如此琢磨不已,最后石质全部脱去,剩下的是纯玉了。

笑同古炼师,烧丹穷昏昼。一火又一火,层层去粗垢。及夫烧将成,所存仅如豆。

(清)赵翼《删改旧诗作》。

比喻诗作写完之后,要花大力气反复推敲,不惮修改,就象古代的炼丹师那样,白天黑夜不停歇地烧炼,添了一次火又一次火,一层一层除去杂质,最后所剩的丹丸就只有豆粒那样大了。

清诗要锻炼,方得铅中银。

(清)赵翼《瓯北诗话·引苏轼诗》卷五。

比喻优美精纯的诗作都是经过诗家不厌推敲、修改才取得的,犹如辛勤的冶工从铅矿中提炼白银似的。

所谓无厚者,金之至精,炼之至熟,刃之至神,而厚之至变至化者也。

(清)贺贻孙《诗筏》。

比喻作品要不厌其烦地删去可有可无的字,使其简炼精纯,就象金要不断烧炼,才能变成纯金,刀刃之所以那样锋利,就是由厚厚的钢经过再三提炼锻造才形成的。

廉锷非关上帝才,百年淬厉电光开。

(清)龚自珍《己亥杂诗》:“廉锷非关上帝才,百年淬厉电光开。先生宦后雄谈减,悄向龙泉说一回。”廉锷:兵器的棱角锋刃,暗喻词锋锐利,《文心雕龙》:“义吐光芒,词成廉锷。”

暗喻佳诗妙文并非天生就有的,而要通过反复推敲,琢磨修改才能达到,就象兵器之所以那样寒光闪闪,锐利无比,并非天然就是那样,而是经过长期的淬火锤炼。

诗要避俗,更要避熟;剥去数层方下笔,庶不堕“熟”字界里。

(清)刘熙载《艺概·诗概》。

“剥去数层方下笔”,比喻下笔赋诗前要精心构思,反复炼意,这样才能避免落进俗套,没有创新。

精粗不可不择也,不择则龙蛇蛙蚓相杂矣。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二十一。

比喻诗文要字斟句酌,去其粗,取其精,否则就象龙蛇蛙蚓相杂,显得混乱不纯了。

美玉微瑕,未为全宝。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二十一:“诗有造化。美玉微瑕,未为全宝,是造化未完也。”

以美玉稍有污点,便是美中不足,比喻诗要写得精妙,要靠反复推敲,除去“杂质”。

夫活,亦在乎认取诗眼而已。

(清)刘熙载《艺概》:“炼篇、炼章、炼句、炼字,总之所贵乎炼者,是往活处炼,非往死处炼也。夫活,亦在乎认取诗眼而已。”活:生动、灵活,指诗中形象的生动性,章法的开合变化。

比喻要通过不断锤炼,才能得到诗中最精警传神的词句——“诗眼”。

诗是用精致的手法千锤百炼出来的;大作家的诗好比无价的精金。

《唐·吉诃德》。

有些人粗制滥造,把他们的书象倒垃圾似地倒进世界里来。

《唐·吉诃德》。

诗歌就象一个青春美貌,娇娇滴滴的处女,其他的各种处女,就是说,其他的一切科学,都是用来丰富她,擦亮她,点缀她的,……但是这个处女不容人对她粗手笨脚,不容人把她拖上街头,不容带到市场角落里去抛头露脸,不容贴到宫廷门墙上去做广告招牌。她是由一种极微妙的炼金术做成的,谁要知道怎样运她,就可以把她炼成无价的纯金。

《唐·吉诃德》。

比喻赋诗要反复推敲,千锤百炼,就象道家炼金似的,炼了再炼,才可臻于妙境,含蓄隽永,意境无穷。

在小说里不要有多余的东西。这就如同在战船甲板上一样:那儿多余的东西是一样也没有的——在小说里也应该这样做。

(俄)契诃夫《论文学·劳动——才能的训练者》。

比喻作品应当精炼简洁,不要拖泥带水,这包括小说的不必要的情节在内。因此写完之后要多加推敲,去掉可有可无的东西,使之臻于完美、简洁,就象战船的甲板那样。

简练是才能的姐妹。

(俄)契诃夫《写给亚·巴·契诃夫》。

比喻简练和才能是同样重要的,只有不断认真地推敲提炼,其写作的才能也就培养出来了。

要知道在大理石上刻出人脸来,无非是把这块石头上不是脸的地方都剔掉罢了。

《契诃夫论文学》。

比喻文学作品贵在删掉多余的字、词,使其精炼,突出主题。

炼金的人有点象个诗人。

(法)雨果《海上劳工》。

诗人不断提炼、推敲诗句,逐渐臻于完美,达于精纯,真好象炼金的人辛勤地炼金。

写作时不要赶时间,写得太快:

从从容容写作吧,不管人怎样催逼,

……我宁爱一条小溪流过细软的沙上,

徐徐地蜿蜒流过那开花的草场,

而不爱泛滥的洪流象骤雨一般翻滚,

在泥泞的地面上夹着砂石而奔腾。

(法)布瓦格《诗的艺术》第一章。

比喻作品完稿之后,还要经过反复推敲,字斟句酌,使其臻于精纯境界,就象“一条小溪流过细软的沙上”;而不要勿忙交稿,草率了事,使文句如泛滥的洪流在泥泞的地面上夹着砂石而奔腾。

写一本书好比生一个孩子,总得十月怀胎。

(德)海涅:“写一本书好比生一个孩子,总得十月怀胎。那些在七八天里匆忙写成的书籍,我对它们的作者总是不无偏见。”

比喻写作前要仔细构思,完稿后要反复推敲,没有充足的时间,是无法创作出优秀的作品的。这就象母亲要经过十个月怀胎,才能生出孩子。

读者呢,只要作者写得真实,会强烈地感觉到他们省略的地方,好象作者已经写出来似的。冰山在海里移动很是威严壮观,这是因为它露出水面只有八分之一。

(美)海明威《午后之死》。又同篇:“应该把一切可以抛弃的东西,全都抛弃。凡是抛掉的东西,都进入水下。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冰山坚实牢固。”

比喻文学作品贵在不断推敲,极力压缩,使其臻于精炼完美。文学形象犹如漂浮在大洋上的冰山,形之于文字的比例应是作品看得见的八分之一,而作品中蕴含的内容如同冰山在水下的八分之七。

诗歌的写作——

     如同镭的开采一样。

开采一克镭

     需要终年劳动。

你想把

     一个字安排得妥当,

就需要几千吨

     语言的矿藏。

当这些字句

     快要烧尽的时候,

另一些半生不熟的字句

     在一边

       还没有燃旺。

而这些恰当的字句

     在几千年间

都能使

     亿万人的心灵激荡。

(苏)马雅可夫斯基《和财务检查员谈诗》片断。

此诗以开采镭的例子为喻,说明诗人要想写出精妙的作品,必须掌握非常丰富的语言,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对作品进行反复推敲,选择最恰当的字句,使诗作生辉增色,长期流传。

黄金要经过淘洗才能得到,精辟的、被表达得很好的思想也是这样。

(俄)列夫·托尔斯泰《给戈洛夫娜》(1908年5月)。

以黄金要经过千淘万洗才能得到,比喻杰出的作品要反复推敲,仔细琢磨才得来的。

没有经过多次的涂改,没有(象一座雕象,被雕塑家雕的)磨光了的指甲修正过十次,那你们就要批评它。

(古罗马)贺拉斯《诗艺》。

“磨光了的指甲修正过十次”,比喻对作品的反复斟酌,精心推敲。

德谟克利特相信天才比可怜的艺术要强得多,……因此就好大一部诗人竟然连指甲也不愿意剪了,胡须也不愿意剃了,流连于人迹不到之处,回避着公共浴场。假如他不肯把他那三付安提库拉药剂都治不好的脑袋交给理发匠奇努斯,那肯定他是不会撞上诗人的尊荣和名誉的!

(古罗马)贺拉斯《诗艺》。安提库拉(Anticyra):希腊城名,产一种泻药(ellchorus)。

诗人以不愿剪指甲,不愿剃胡须,不愿意洗澡,不愿意理发等形象,比喻对已写成的诗作如果不精心推敲、润色,就很难成为杰出的作品,也就博取不到尊荣和名誉。

相关经典比喻句大全

声明:关于诗文的推敲与简炼的比喻句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