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比喻句大全 > 作家诗人的比喻句

作家诗人的比喻句

来源:经典比喻句大全 时间:2018-11-10 21:10:01

作家诗人的比喻句

若言而无义,譬犹立朝夕于员钧之上也;则虽有巧工,必不能得正焉。

《墨子·非命中》:“凡出言谈,由文学之为道也,则不可而不先立义法,若言而无义,譬犹立朝夕于员钧之上也;则虽有巧工,必不能得正焉。”员通“圆”。

以测影器放在制陶器的转盘上,即令有很巧的工人,也就不能得到一个正确的时间的数据,比喻作品不能没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为社会服务。

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椟,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楚王谓田鸠曰:‘墨子者,显学也,其身体则可,其言多不辩,何也?’曰:‘昔泰伯嫁其女于晋公子,为之饰装,从衣女之媵七十人;至晋,晋人爱其妾,而贱公女,此可谓善嫁妾,而未可谓善嫁女也。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椟,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今世之谈也,皆道辩说文辞之言,人主览其文,而忘其用。墨子之说,传先王之道,论圣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辩其辞,则恐人怀其文,忘其用,直以文害用也。此与楚人鬻珠、泰伯嫁女同类,故其言多不辩。”参《尸子》卷下:“楚人卖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椟,薰以桂椒,缀以玫瑰,辑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此可谓善卖椟矣,未可谓善鬻珠也。”

有一个楚国人去郑国卖珍珠,他用木兰作了一个装珍珠的匣子,又用桂椒等各种香料熏得非常香,匣子的外面有珠玉作装饰,并且镶嵌着紫玫瑰和绿翡翠。郑国人买走了他的匣子,却退还了他的珍珠。这可以算是善于卖匣子,却不能算为是善于卖珍珠啊。作家以这个故事比喻世人不能对墨子的学说作出正确的评价,实际上提出了创作文艺的根本性问题,那就是:文学作品贵在对社会起推进作用,而文彩则是第二位的。但是一般人评论作品的优劣,只注重其文彩如何,并不看重其内容怎样,因此,往往本末倒置,轻重不分,就象这个郑国人买珍珠一样。

素车朴船,孰与加漆彩画也!然则鸿笔之人,国之船车彩画也。

(汉)王充《论衡·须颂篇》。

不经过油漆、画彩的车、船,就不会令人赏心悦目,大文豪就好象油漆画彩,能使国家这辆船、车增添光辉。比喻优美的作品,对于宣扬高尚的道德、改造陈规陋习,有很大的作用。

龙无云雨不能参天。鸿笔之人,国之云雨也。

(汉)王充《论衡·须颂篇》。参天:升天。鸿笔:大手笔,文豪。

比喻文豪所创作的杰作,对促进社会有重大的教育启迪作用,国家很需要这样的人,就象龙没有云雨,就不能升天似的。

配霑润于云雨,象变化乎鬼神。被金石而德广,流管弦而日新。

(晋)陆机《文赋》。

文章如雨露般的润人心脾;似鬼神般的变幻无穷。刻在金石上可以传播功德,谱之管弦可以与日俱新、百代流芳。

不能拯风俗之流遁,世途之凌夷,通疑者之路,账贫者之乏,何异春华不为肴粮之用,茝蕙不救冰寒之急!

《抱朴子·辞义》。茝蕙:香草。

比喻作品如果无助于促进改正社会的不良风气,给人以启迪,以精神的食粮,这样的作品就象花朵不能救人们的饥饿,香草无法满足人们急于用来御寒一样。

雕虎画龙难以徵风云。

《抱朴子·应嘲》:“雕虎画龙难以徵风云,空板亿万不能救无钱,孺子之竹马不免于脚剥,土拌之盈案无益于腹虚也。”

比喻赋诗为文如果无补于世,尽管悉心于雕字琢句,也没有任何价值。就象在木板上雕刻龙虎,虽然栩栩如生,也不能呼啸于山林,驾云于碧空。

夫制器者,珍于周急,而不以采饰外形为善;立言者,贵于助教,而不以偶俗集誉为高。

《抱朴子·应嘲》。

比喻写作的目的,在于有助于移风易俗,急社会之所急,而并非求得取悦于人,赚世俗之誉于一身。就象制造器具,是为了解决生活的急需,并非只要求其外貌要上各种彩色。

虑寡和而废白雪之音,嫌难售而贱连城之价,余无取焉!

《抱朴子·应嘲》:“虑寡和而废白雪之音,嫌难售而贱连城之价,余无取焉!非不能属华艳以取悦,非不知抗直言之多吝,然不能违情曲笔,错滥真伪,欲令心口相契,顾不愧景,冀知音之在后也。”白雪之音、连城之价喻立意高洁、文字优美的杰作。

比喻不能因为害怕为世俗所不容,就要放弃自己的职责,而写出迎合恶俗、无补于世的作品。

说昆山之多玉,不能账原宪之贫;观药藏之簿领,不能治危急之疾。

《抱朴子·应嘲》:“说昆山之多玉,不能账原宪之贫;观药藏之簿领,不能治危急之疾。墨子刻木鸡以厉天,不如三寸之车辖,管青铸于金象,不如驽马之周用,言高秋天而不可施者,丘不与易也。”原宪:又称原思,或曰宋人子思,孔门弟子,清静守节,贫而乐道;簿领又叫簿领书,即文书,《昭明文选·刘桢诗》:“沈迷簿领书。”善注:“簿领,谓文簿而记录之,领:录也。”

比喻如果写作的目的,只是流于玄谈,卖弄文辞,也就无益于改造风俗。就象侈谈昆山有很多玉,但并不能救济原宪的贫穷;让病人看看药书,但无法疗治其危急之病一样。

所谓辞者,犹器之有刻镂绘画也。

(宋)王安石《上人书》:“且所谓文者,务为有补于世而已矣;所谓辞者,犹器之有刻镂绘画也。诚使巧且华,不必适用;诚使适用,亦不必巧且华,要之以适用为本,以刻镂绘画为之容而已。”

所谓修辞,就好象在器具上雕刻绘画一样。比喻文章首先在于合用,有补于社会,它象制造器具的目的是在于有用,而华丽的辞采,只不过作为它的装饰罢了。

文章功夫不经世,何异丝窠缀露珠!

(宋)黄庭坚《戏呈孔毅父》。

比喻赋诗为文如果不对社会产生好的作用,不给人们以补益,这样的作品尽管文词很美,但也只是中看不中用,犹如把露珠缀在丝窠上!

星斗心胸锦繡肠,厌随尘土客,逐炎凉。

(宋)李弥逊《小重山》。

星斗心胸喻光明磊落的情怀;锦绣肠喻诗人、作家文思华灿优美,(唐)柳宗元《河东先生集·乞巧文》:“骈四俪六,锦心绣口。”(五代)王定保《唐摭言》:“谢廷浩以词赋著名,号锦绣堆。”炎凉喻世态多变,(梁)简文帝《倡妇怨情诗》:“含涕坐度日,俄顷变炎凉。”全诗比喻自己胸怀高洁,才华横溢,决不写些迎合世态的作品以媚世,而应独标一格,对社会有所补益。

近日不闻秋鹤唳,乱弹无数噪斜阳。

(宋)戴复古《论诗十绝》之四。

鹤唳:鹤鸣,《晋书·陆机传》:“成都王颖使秀密收机,机与秀相见,神色自若,因与颖牋,词甚凄恻,既而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乱弹,指乌鸦乱叫,暗喻闲情逸趣的作品。意即:近来没有读到格调高昂如秋鹤鸣叫那样清越的作品,而只看到一些只写闲情逸趣的作品,这类作品就象乌鸦在斜阳底下乱叫,于世有什么补益呢?

谁言嚥月餐云客,中有忧时致主心。

(宋)杨万里《题刘高士看云图》。

咽月餐云,指描写风景的作品,喻不关政事的诗作。这里反喻自己的作品蕴含着关心国家命运的主旨。

绘美人而悬之壁,极窈窕之观矣,而以操井臼,不如黄发之妻。

(明)庄元臣《叔苴子·外篇》卷二:“绘美人而悬之壁,极窈窕之观矣,而以操井臼,不如黄发之妻;按食谱而阅其味,穷珍错之奇矣,而以充口腹,不如粗粝之粟;谈锦绮而状其文,尽元黄之饰矣,而以蔽肩背,不如寻丈之布。天下悦耳目者,胥无当于实用也。今稷下之议,挥座之谈,阳春白雪之词,子虚上林之赋,其于国家,皆悦耳目之具文耳。何若刍荛狂瞽之言,有裨治理哉!”井臼:汲水舂米,比喻能主持家政。

画一个非常美丽的仕女图像挂在墙壁上,虽然令人悦目,但不如一个黄头发、长相丑陋的妻子,能够从事汲水和舂米的事儿呢!比喻不切合实际、对世事无补的言辞或诗文词赋,还不如普通百姓所说的话有用呢!

文章犹舟也。舟之贵贱,不在大小华质,而视其所载者。载君子则贵,载小人则贱;载金玉则贵,载粪土则贱。名理奥义,君子金玉也;俗见曲学,小人粪土也。

(明)庄元臣《叔苴子·内篇》卷五:“文章犹舟也。舟之贵贱,不在大小华质,而视其所载者。载君子则贵,载小人则贱;载金玉则贵,载粪土则贱。名理奥义,君子金玉也;俗见曲学,小人粪土也。今有龙文彩饰锦帆桂楫之舟,而载小人粪土,市人过而不问,非舟不华,所载不称也。若扁舟素舸,而或载高人逸士,名公钜卿,否则西域贾胡,明月夜光在焉,则所至聚观如堵,宾客冠盖,争纵迹攀舷而访求,不重舟而重附于舟者也。今世之儒者,率以鄙夫之见,而被龙虎之文,曰此文不朽之盛业也,是以文舟彩鹢,载小人粪土,招摇而过市中,市人必皆唾而弗顾矣。故寿文章于金石,不如寿诸理,理坚于金石也。借文章于显贵,不如借诸道,道尊于显贵也。”

以一艘船的贵或贱,并不在于它的大小,或者上面的装饰是否华丽,而在于它装的是什么货物,装的是金玉,就显得非常贵重;装的是粪土,就不值钱的例子,比喻一篇文章的好坏,并不在于它的长短,是否文字华丽,而在于是否能够阐明义理,或是只载俗见曲学,如果能载“名理奥义”,就好比船中装有金玉;如若只载有“俗见曲学”,就好象船中装的是粪土。

纵横议论析时事,如医疗疾进药方。

(清)郑板桥《偶然作》:“笔墨之外有主张,纵横议论析时事,如医疗疾进药方。”

比喻赋诗为文,应当对社会、人民有所补益,议论问题,分析时事,要象高明的医生善于对症下药。

蜘蛛虽巧不如蚕。

《西清诗话》。

蜘蛛虽能织出美丽的网来,但无补于世,而蚕吐丝,却可以织成丝绢,有补于人。暗喻作品应有益于社会。

专以口齿利便胜人,雅非贵品。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二十一。

比喻诗文只以美辞取悦于人,而对世事不闻不问,这样的作品并无可取。

夫言所以明理,而文辞则所以载之之器也,虚车徒饰,而主者无闻,故溺于文辞者,不足与言文也。

《文史通义·辨似》。

为文的目的在于阐明大理,文辞好比是运载大理的车辆,如果把一辆空车装饰得再美丽,而未见驾车的主人,这样的文章等于没有写成似的。

文欲其工,犹弓矢欲其良也;弓矢可以御寇,亦可以为寇,非关弓矢之良与不良也。

(清)章学诚《文史通义·言公中》。

比喻为文的目的在于明道,而文辞是为它服务的;美丽的文辞好比精良的弓矢,它可以抵御敌人,也可以为贼作乱,关键的问题不在于文辞是否优美,而在于能否明道,如果叛道,其文辞也就好象“可以为寇”了。

徒善文辞而无当于道,譬彼舟车之良洵便于乘者矣,适燕与粤未可知也。

(清)章学诚《文史通义·言公中》。

比喻如果为文不对社会有所补益,文辞尽管再好,也无济于事,美丽的文辞好比优良的舟车,虽然人们使用它很方便,但是到燕国或者粤国,谁知道呢?

学问经世,文章垂训;如医师之药石偏枯,亦视世之寡有者而已矣。以学问文章徇世之所尚,是犹既饱而进粱肉,既煖而增狐貂也。

(清)章学诚《文史通义·内篇·说林》:“冯驩问孟尝君,收责反命,何市而归。则曰:'视吾家所寡有者。'学问经世,文章垂训;如医师之药石偏枯,亦视世之寡有者而已矣。以学问文章徇世之所尚,是犹既饱而进粱肉,既煖而增狐貂也。非其所长而强以徇焉,是犹方饱粱肉而进以糠秕,方拥狐貉而进以短褐也。其有暑资裘而寒资葛者,吾见亦罕矣。”

这里用医生应当因病发药,正喻作家创作应有补于世,学问文章能持风尚之偏,然后才有价值。又以“既饱而粱肉,既煖而增狐貂”,反喻随波逐流,徇世俗之所尚的学问文章,对世道毫无用处。其中“亦视世之寡有者而矣”,则是《战国策·齐策四》里孟尝君对冯驩所说的“视吾家所寡有者”的套用,暗喻学问文章的宗旨在于布德行。故事大意是说:孟尝君让冯驩到薛城的地方收租,但他到了彼地之后,却让百姓烧毁地契,一点租也不收,当孟尝君见他空手而归时,自然怒不可遏,把他责难了一通,但他却说:我家有的是金银珠宝,世间奇珍,缺的就是对人民的关怀,高尚的道德,现在我把它收回来了。结果,当孟尝君遭难被贬到薛城时,百姓衷心拥戴。

鸩之毒也,犀可解之;瘴之厉也,槟榔苏之。……学问文章随其风尚所趋,而瘴厉时作者,不可不知槟榔犀角之用也。

(清)章学诚《遗书九》。

鸩酒是很毒的,但犀角可以解毒;瘴气可致人以死命,但槟榔可以破除瘴气,救人的命。……学问文章应当于世有补,起着匡谬扶正的使命,就象槟榔和犀角所起的作用那样。

笔尖刷却世间尘,能使江山面目新。

(清)华岩

比喻赋诗为文的主旨在于:为世间扫荡陈旧的东西,使社会变得面目一新。

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但自然,它也能给人愉快和休息,然而这并不是“小摆设”,更不是抚慰和麻痹,它给人的愉快和休息是休养,是劳作和战斗之前的准备。

鲁迅《小品文的危机》。

以“匕首”、“投枪”比喻作品要为革命的时代服务,起推动社会前进的作用;以“不是小摆设”比喻不是为自我欣赏而写。

我以为根本问题是在作者可是一个“革命人”,……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

鲁迅《而已集·革命文学》。

以喷泉喷出的必定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必定是血,比喻什么样的作家,就写出什么样的作品。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出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灯火。

鲁迅

文学与社会之关系,先是敏感的描写社会,倘有力,便又一转而影响社会,使有变革。这正如芝麻油原从芝麻打出,取以浸芝麻,就使它更油一样。

鲁迅《致徐懋庸信(1933年3月20日)》。

以芝麻油和芝麻的密切关系,比喻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但优秀的文学艺术又对社会起教益作用。喻理深刻、有趣。

艺术是唤醒社会的警钟,是招返迷羊的圣策,是澄清河浊的阿胶,是鼓舞革命的醍醐。

郭沫若

以博喻手法,阐明文学艺术要对社会、对人生发挥美好的作用。

文艺是阶级的勇猛斗士之一,而且是先锋。……它只有镰刀斧头,没有绣花针。

郭沫若

比喻无产阶级的文艺家应当以杰出的作品,为本阶级服务。

艺术家的天职,是把光亮灌注到人心深处。

舒曼

“光亮”喻光明、希望、美好的情感。

珠宝是属于捞珠人的,却被偷窃了,而且被锁在保险箱里,或者挂在因闲空而发胖的女人的项颈上。

艾青《诗到街头》:“让劳动者从墙报上读到自己的名字。诗原是属于他们的,一切艺术原是从劳动开始而又属于劳动的。珠宝是属于捞珠人的,却被偷窃了,而且被锁在保险箱里,或者挂在因闲空而发胖的女人的项颈上。”

以捞珠的人反而得不到珠宝,而被人夺走锁在保险箱里,或者挂在贵夫人的项颈上,比喻诗歌原属于劳动人民所创造的,但在封建社会里反而被反动统治阶级所夺取,好象和劳动人民没有任何关系似的。说明封建社会的贵族文艺不能为劳动人民服务。

让诗和劳动者发生关系,——象银行和食堂同劳动者发生关系一样。

艾青《诗到街头》。

任何作品都不能而且也不应该推辞自己之对于社会的影响,就象任何女人都不能而且也不应该推辞那神圣的繁殖之生育的义务一样。

艾青《诗与宣传》:“一个诗人,无论他装得怎样贞操,或者竭力说他的那种创作精神如何纯洁,当他把他的作品发表了,我们却永远只能从那作品所带给人类社会的影响(也包括那作品之对于全部艺术的影响)去下评判,就象我们看见任何一个已出嫁了的女人之不再是处女一样:任何作品都不能而且也不应该推辞自己之对于社会的影响,就象任何女人都不能而且也不应该推辞那神圣的繁殖之生育的义务一样。”

以一个女人出嫁之后,就不应推辞怀孕、生孩子的神圣的繁殖义务为例,比喻诗人作家要写作,就要对社会负起神圣的使命——影响社会、改造的社会的作用。

我们既被社会指配为“诗人”,就象畜牲之被我们指配为“牛”或“马”一样,该永无止息地为人类开垦智慧的处女地,劳役于艺术形象的生产。

艾青《诗人论》。

以牛、马不辞劳苦地为人类耕田负重为例,比喻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自觉地、乐此不疲地为社会创作优美的作品。

普罗米修斯盗取了火,交给人间;

诗人盗取了那些使宙斯震怒的语言。

艾青《诗人论》。

诗人用古希腊神话普罗米修斯把火种从天上带到人间,造福人类,因而激怒了宙斯,从此被宙斯锁在高加索山头的故事;比喻人民的诗人作家为宣传马克思主义,为推翻旧中国,建立新中国而勇敢献身的精神。

塑成一个雕像,把生命赋给这个雕像,这是美丽的;创造一个有智慧的人,把真理灌输给他,这就更美丽。

(法)雨果《九三年》。

比喻创造作品仅仅达到生动逼真,固然应当称赞,但如果作品中包含了无限的真理,那就对社会更有补益,这样的作品,也就更显得珍贵了。

它是(指诗歌——编者)

对任何人都开着门的房子,

只要是愿意去祷告的人们,

总之:它是教堂,穿破皮鞋的,

甚至于赤脚的,都可以进去。

(匈牙利)裴多菲《诗歌》。

比喻诗歌应当为人民大众服务,诗歌应当成为劳动人民的诗歌。

歌儿飞着,象是离开了枝头的玫瑰花的花瓣,在风中飘荡。

(匈)裴多菲《你们为什么歌唱,好诗人?》。

比喻创作美妙的诗歌,并非为了孤芳自赏,而是要象玫瑰花的花瓣离开了枝头,把她的芬芳传给人民。

现在,上帝又送来了诗人,

也象发光的火柱一般,

让他们领导着大众走去,

离开了沙漠,向着迦南。

(匈牙利)裴多菲《致十九世纪的诗人》。

比喻诗人创作诗歌的目的,在于向人民传播美好的理想,象发光的火柱那样照亮人民走向美好的境界。

那正是真正的诗人,他让他心头的上天的甘露,滴到人民的口中。

(匈牙利)裴多菲《给奥·洛尼·雅诺士》。

比喻诗人赋诗要把最美好的心灵献给人民,给他们以补益。

假如心头只能歌唱着,

自己的悲哀和自己的欢笑,

那么,世界并不需要你,

不如把你的琴一起摔掉。

《裴多菲诗选》。

比喻艺术创作要有补于世,不能只是倾吐自己的哀乐,而应当与人民共命运。

我是严肃的:著书人都是如此。

为什么我不该自成一家学说,

把我的一支烛光贡献给太阳?

(英)拜伦《唐璜》。

比喻诗人作家创作的目的,应当有益于社会,给社会增添美好的东西,就象把一支烛光献给太阳,使世间变得更明亮。

我是这样一个作家,他写书就象为自己的后辈写一篇关于心灵的遗嘱,为的是让他们能理解自己所不理解的东西,并吸收它,从而受益。

(苏)米·普里希文《大地的眼睛》。

比喻作品应有益于世,给人以启迪教育;就象后辈从临终的长者那里读到一篇有益的遗嘱一样,从而扩大眼界,丰富阅历,得到精神上的滋补。

没有粪就种不出玫瑰,但诗人仍然只赞美玫瑰,而不赞美粪,也就是肥料。

(苏)米·普里希文《大地的眼睛·美的诞生》。

比喻生活中的美丑是彼此依存的,美是从丑对比中而现出来的,而丑本身就是催进美产生的动力,但诗人只是歌颂美,为的是给人们展示生活是多么令人留恋,多么值得令人为之奋斗!就象人们看见玫瑰花之时,精神一定会为之陶醉一样。

不知为什么我们好象觉得,如果是鸟,那么它们就多半在飞,如果是扁角鹿或老虎,那么它们就在不停地跑、跳。实际上鸟是停着的时候比飞的时候多,老虎懒得很,扁角鹿常常吃草,只是嘴唇在动。人们也是这样。我们想,人生中充满了爱,而当我们问问自己和别人——谁有多少时候在爱,却原来是那么少!请看,我们也是多么懒惰啊!

(苏)米·普里希文《大地的眼睛·向自己提出的问题》。

比喻诗人作家写作的目的,在于对人民进行美的教育,使人们团结友爱,同心同德。

文学家不是糖果贩子,不是化妆专家,不是给人消愁解闷的。

(俄)契诃夫《1887年写给玛·符·基塞列娃》:“文学家不是糖果贩子,不是化妆专家,不是给人消愁解闷的;他是一个负着责任的人,受自己的责任感和良心的约束;他既然套上了轭索,就不应该说自己不够强壮;不管他觉得怎样难受,他还是要克服自己的嫌恶,用生活中的污秽来玷污自己的想象。……”

比喻写作的目的并非为了骗取财利,不是替丑恶的东西化妆粉饰,而是给世间带来美好的东西,有补于改进社会。

认为文学的职责在于从坏人堆里挖出“珍珠”来,那就等于否定文学本身。

(俄)契诃夫《1887年写给玛·符·基塞列娃》。

比喻文学作品的目的在于,按生活的本来面目来描写生活,而不是为了粉饰。

作家不是唧唧叫的鸟。

(苏)丽·阿·阿维洛娃《在我生活中的安·巴·契诃夫》。

比喻作家要善于观察、思索,随后写出反映生活的真实,并有补于社会。

凡是使我们陶醉的、被我们叫做永久不朽的、或者简单称为优秀的作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标志:他们在往一个甚么地方走去,而且召唤您也往那边走;您呢,不是凭头脑,而是凭整个身心,感觉到他们都有一个甚么目标,就象哈姆雷特的父亲的阴魂也自有他的目标,不是无故光临,来惊扰人的想象力一样。

(苏)萨哈罗娃《安·巴·契诃夫的文学见解·引契诃夫语》。哈姆雷特为莎士比亚的悲剧《哈姆雷特》中的主人公。

比喻优秀的作品能启迪人的心智,开阔人的眼界,给人以鼓舞的力量,而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给人以无意义的刺激或引起别人的惊奇。

只要严格模写现实,一个作家可以成为或多或少忠实的、或多或少成功的、耐心的或勇敢的描绘人类典型的画家、讲述私生活戏剧的人、社会设备的考古学家、职业名册的编纂者、善恶的登记员,……

巴尔扎克《人间喜剧·前言》。

作家采用博喻手法,把作家比喻为……说明作家创作作品要反映生活的真貌。这也是巴尔扎克之所以能创作出千古不朽的作品的经验之谈。

任何诗歌,如果不植根于现代现实,不说明现实,投以一线之光;——那就是有闲者的无聊事情,并以恶意的、但却是空虚的消遣、玩偶和抛筹码的游戏,空虚的人的玩意儿。

(俄)别林斯基《论文学》。

以“玩偶”、“抛筹码的游戏”等形象,比喻无益于世的作品。

别模拟感伤的笛儿,

抛弃掉牧歌式的情调。

要强有力象喇叭,象雷霆,

放出重炮把敌人打得粉碎。

(德)《海涅诗选》。

比喻诗歌应象强有力的喇叭,号召进步力量向恶势力发起进攻:应象雷霆、重炮作为向敌人斗争的强有力的武器。

诗人是捍卫人类天性的磐石,是到处都带着友谊和爱情的支持者和保护者。

(英)华兹华斯

比喻诗人应象磐石那样坚定不移地把美好的东西留给世间。

小说,原来是生命旅途中的一面镜子。

(法)圣瑞尔。参(俄)茹科夫斯基:“诗歌与生活是一体。”(见于《俄国文学史》)。

比喻作品应真实地反映现实,推进社会进步。

人生是个大战场,作家是个随军记者。

(日)岛崎藤村《春》。

比喻作家的作品应反映现实,赞扬扶持美好的事物,揭露批判丑恶的东西。

文人面前的战场不是局部的原野,而是广大的原野。他们到战场上来,不是为了带着功业凯旋,他们是带着必死的信念、立誓化作原野上的一颗露珠走出家门的。

(日)岛崎藤村《春》。

以立誓化作原野上的露珠,比喻作家创作作品应有补于世,要对社会变得更美好起推进作用。

诗人全部的生命——是爱情和歌唱;没有这些,便空虚、苍白而忧郁,象天空中没有云朵,没有星光!

(俄)莱蒙托夫《伊斯梅尔——贝》。

他们需要它(它指艺术),就象需要水和面包,因为那是人类精神上的美酒。

《邓肯自传》。

比喻创作艺术的目的,要给人民以精神的补益和美的享受。

诗人——如果不是能够撼动世代恶势力的大山的巨人,便是在花粉里翻掘的小甲虫。

(俄)皮沙列夫《现实主义者》。

以“在花粉里翻掘的小甲虫”的形象,比喻无补于世的作品,只是玩弄文字的花样罢了。

镜子说出了真理,所以被人憎恨,可是这并不能阻止镜子是有用的。

(法)雨果《致〈悲惨世界〉意大利文译者》:“你说得对,先生,你说《悲惨世界》这本书是为一切民族写的。我不知道是否人人都读这本书,可是我是为每一个人写的。这本书写给英国,也给西班牙,给意大利,也给法兰西;给德国,也给爱尔兰,……

我总结一句。这本《悲惨世界》,既是你们的镜子,也是我们的镜子。……镜子说出了真理,所以被人憎恨,可是这并不能阻止镜子是有用的。”

以“镜子”比喻文学作品是反映现实的,所以才能起作用,因此也不怕别人反对。

……风向不顺着诗歌,并不就是诗歌不展翅高飞的原因。飞鸟和帆船相反,只有逆风才能飞好。诗歌就象飞鸟,正如古人所说:有翅的诗神。

(法)雨果《秋叶集·序》:“……风向不顺着诗歌,并不就是诗歌不展翅高飞的原因。飞鸟和帆船相反,只有逆风才能飞好。诗歌就象飞鸟,正如古人所说:有翅的诗神。诗歌在政治风暴中冒险,正因为如此,它才更美、更强有力。当我们以某种方式来感受诗歌的时候,我们情愿它居于山顶的废墟之上,屹立于雪崩之中,筑巢在风暴里,而不愿它向永恒的春天逃避。我们情愿它是雄鹰而不是燕子。”

以飞鸟只有逆风才能高飞云天,展翅万里,比喻创作诗歌的目的在于:要为正义的事业起战斗、推进的作用,诗歌也只有迎着政治风暴前进,才能成为强有力的作品。

小说常常被比喻为社会的镜子。这种比喻,除了它的外表之外,并不是十分恰当的,它仅仅显示了真理的一部分。镜子只能反映事物的表面景象,而且是原封不动地按照事物在现实中的原来面貌反映出来。……

我们可以把小说比做一种魔镜,这种魔镜不仅能反映出事物的外貌及它为众人所能看到的日常秩序,同样也能表现出事物的最深邃的内容,它们的类别和五光十色,以及它们之中所进行的相斥相引,它们产生的原因及其存在的后果。……

(波兰)奥洛什科娃《论叶什的小说——并泛论一般的小说》(1879)。

象锁与钥一样相依为命的事物,怎样会这样分离开来,甚至似乎没有联合在一起的可能。

(俄)列夫·托尔斯泰《那么我们怎么办》:“……艺术,就自己性质说来,必须让人民接近。……艺术界人士为什么不可以服务于人民呢?要知道:每座农舍里有神像与图画,每个农民与农妇都会歌唱;许多人有手风琴,大家都讲述着故事与民谣;读书的又有许许多多人。这两种象锁与钥一样相依为命的事物,怎样会这样分离开来,甚至似乎没有联合在一起的可能。”

以锁和钥必须相依存的密切关系,比喻艺术作品不能离开人民大众,而应为他们而写作。

人们可能不喜欢腐臭的干酪,霉烂的松鸡以及诸如此类被口味反常的贪口腹者所珍爱的食物,但是面包和水果只有当它们被大家所喜爱时才能说是好的。

(俄)列夫·托尔斯泰《艺术论》:“人们可能不喜欢腐臭的干酪,霉烂的松鸡以及诸如此类被口味反常的贪口腹者所珍爱的食物,但是面包和水果只有当它们被大家所喜爱时才能说是好的。就艺术来说也是如此:反常的艺术可能是人民所不理解的,但是好的艺术永远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的。”

比喻艺术应当被广大群众所理解,而反常的艺术虽然会被少数人所欢迎,就象某些口味反常的人,喜欢腐臭的干酪,霉烂的松鸡,但大多数人是不会欢迎的。

诗是人们心里烧起来的火焰。这种火焰烧着,发出热,发出光。有一种人感到热,另一种人感到温暖,第三种人只看到光,第四种人连光也没看见。至于大多数人——群众——诗人的裁判者,则是感不到热和温暖,而仅仅看到光。于是,他们老是以为,诗的工作,只不过发光而已。这样设想的人,一旦自己当了作家,就打着笼灯走路,来照亮生活(自然,他们觉得,在黑暗和紊乱的地方是更需要光亮的)。另一些人知道,诗的工作在于温暖,他们就人为地烘暖了那乐于烘暖的事物(真正的诗人当他们内心里没有燃烧起火焰时,也常常象前者和后者那样做的)。但是真正的诗人却是身不由己地怀着痛苦去燃烧自己并点燃别人的。诗的工作全部就在于此。

(俄)列夫·托尔斯泰《日记》(1870年10月28日)

相关经典比喻句大全

声明:作家诗人的比喻句 资料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